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81章 1与1
    老王见我没说话,皱眉道:“九伢子,问你话勒!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说:“这不是阿拉伯数字1么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说:“的确是阿拉伯数字1,那你现在再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在1字旁边,又写了一个1,不过,值得一提的是,这个1,他写的格外长,比先前那个1,要长了一倍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拿捏不准他的意思,就听到他问我:“你再看看这是数字。”

    我稍微想了想,疑惑道:“还是1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他一笑,满意地在我肩膀拍了拍,笑道:“感觉到没?这便是你跟别人的差别,倘若让一般人来看,只有两种答案,一种是两个1,还有一种便是二,而你却仅仅说了一个1。”

    我彻底懵了,压根听不懂他意思,说来说去,这不还是1吗?就问他:“到底有什么涵义?”

    他抬头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也不说话,抬手将地面的两个字擦掉,又重新写了一个1字,然后隔了约摸三十公分的样子,再写上一个比较长的1字,笑道:“九伢子,凭你第一眼的感觉,你认为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更懵了,就说:“还是1啊!”

    “你看的是哪个1?”老王问。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朝比较长的那个1字指了过去,说:“这个。”

    等等,我忽然有些明白他意思了,他这是暗示我,以一字长蛇阵压过另一个一字长蛇阵,就说:“老王,你确定这办法可行?”

    他一笑,说:“行不行,我不知道,就看你对阵法的领悟了,倘若你能以法布置一字长蛇阵,势必能将另一个一字长蛇阵的气势压过,从而让你的一字长蛇阵主宰这周边的气场,换而言之,只要做成这样,我们想要出去便轻而易举了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般说,但我心里却没一点底子,甚至可以说,我连什么叫以法布阵都不知道,又怎么可能以自己的一字长蛇阵压过另一个一字长蛇阵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说:“老王,我可能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他抬头望了望我,沉声道:“九伢子,我们几条人命都交在你手里了,能不能做到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么?

    若说我精通阵法,倒也好说,可,我对阵法真心就是一知半解的,哪里有这份信心。

    等等,不对啊!

    老王把这阵法说的头头是道,由他来破阵,不是最好的人选吗?

    我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王苦笑一声,说:“九伢子啊,我还是先前那句话,倘若出口是复杂的阵法,以我对阵法的了解,的确能破,可,这布阵的人,可能是考虑到这点,偏偏在出口布置最为简单的一字长蛇阵,这令我毫无办法啊!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相信,就说:“老王,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实属无奈之举,就凭刚才老王跟我说的这番话,足以证明他对阵法肯定是研究的很透彻,不可能破不了一字长蛇阵。

    老王应该是看出我的疑惑,苦笑一声,抬手朝地面的一字看了过去,淡声道:“九伢子,你看着地面的阿拉伯数字1,便是1,可,我却看他像是符号,又像是某种秘法的开头语,更像是一种阵法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呼一声,忙问:“为什么啊!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正所谓懂得越多,考虑的东西也会越复杂,就如你们小时候有了钱,第一想法是买东西吃,随着年龄的增长,等你们有了钱后,便会考虑更多的东西,而我现在的处境就是考虑的东西太多,而你还处于买吃的阶段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隐约有些明白了,但也不敢确定,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是不是只要布置一字长蛇阵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从理论上来说,的确是这样,至于能不能搞定,就要看你对阵法的领悟了,对了,九伢子,忘了告诉你,两阵并存时,会产生两股气场,在这期间,气场很容易伤到人,特别是布阵者,更会被那股气场伤到,所以,你在布阵时,要格外小心,一旦感觉气场不对,便立马停下来。”老王朝我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嗯了一声,就说:“老王,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他疑惑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沉声道:“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老王么?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以前的老王给人一种热心肠的感觉,而现在的老王,虽说也是如此,但,他偶尔流露出来的神色,却有些令我害怕,特别是先前看小青草时的神情,更是令我耿耿于怀,压根不敢相信这人是老王。

    老王一听,笑道:“九伢子啊,无论我本是高低,我只能告诉你,我对你永远就是三年前的老王,这一点始终不会改变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稍微松出一口气,就说:“有你这句话,我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扭头朝小青草看了过去,“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她盯着我看了看,轻声道:“我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虽说我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,不过隐约能猜出来,她应该是让我小心点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再说话,深呼一口气,清空思绪,然后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刚坐在地面,我双眼微微闭上,双手交叉放于大腿两旁,嘴里则开始吟了一段静心咒,其目的是让自己静下心来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主要是老王那句三条人命都压在我身上,令我必须得慎重对待,再有就是,我刚才所做的这番动作,从布阵上来说,算是一个前奏,一来有利于等会布阵,二来能让自己的心思静下来,三来能感应这地方的气场。

    待念完静心咒后,我缓缓睁开眼,仔细感应了一下周围气场。

    这一感应不要紧,差点没吓懵我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我发现这附近的气有股很怪异的感觉,像是有人在锋利的刀子,在半空中一刀又一刀地割空气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拿刀子割空气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当真是玄之又玄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我只觉得背后一凉,冷汗直冒,就连站起身的勇气都没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