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04章 营救老王(7)
    那苏梦珂见我发愣,就问了我一句,“九哥哥,这些狗是?”

    她不开口还好,这一开口,那些狗,吠的更狠了,有几条狗冲着苏梦珂不停地吠,差点没扑上来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沉如铁,死死地盯着苏梦珂,又朝那些狗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狗鼻子格外灵敏,对一些气味有着近乎变态的敏锐,更有人把狗当成阳间与阴间的灵媒。

    所以,在看到那些狗对苏梦珂不停地吠时,我脑子生出一个想法,莫不成是这些狗看出了苏梦珂是借尸还魂的?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声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是你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我一听,扭头朝后看去,就发现父亲提着手电筒正朝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见父亲,我面色一喜,连忙喊了一声:“爸!”

    父亲微微颔首,也不说话,仅仅是提着手电筒在我们所有人身上扫视了一眼,最后将目光停在苏梦珂身上,深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忙问:“爸,你这是?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双眼一凝,缓缓抬起手脚,猛地跺在地面,朝那些狗喝斥道:“孽畜,休要胡闹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些狗也不知道咋回事,立马停歇了,垂着头朝各自家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的我眼花撩乱,咋回事?

    仅仅是一脚就这么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父亲好似发现了我眼神,笑道:“别愣着了,赶紧带你朋友回家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父亲走在前头,我们一众人跟在父亲身后。

    令我郁闷无比的是,还没进家门口,那梨花妹跟她闺蜜毕若彤走了出来,一见我,那梨花妹欢雀一声,正欲朝我走过来,在见到我边上的温雪跟苏梦珂后,她脸色刷的一下变了,死死地盯着她们俩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那毕若彤更夸张,抬手推了我一下,怒道:“陈九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心里那个郁闷啊,在路上就想到了这一幕,本想着解决几句,但此时压根不知道怎么解释,只好傻笑一声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而父亲一见这情况,摇了摇头,立马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想进去,但那毕若彤拦在门口处,愣是不让进,说是,不把温雪跟苏梦珂的事解释清楚,别想进门。

    对此,我郁闷的很,就说:“先让他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朝梨花妹看了过去,淡声道:“你跟来!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好似不信我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也不晓得是想通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脚下缓步朝我这边移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她走到我边上的一瞬间,我只觉腰间一痛,要是没猜错应该是温雪。

    虽说痛,但我也不敢喊出来,装作若无其事地对苏梦珂说了一句,“这是我表妹,你先进去,我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那苏梦珂疑惑地打量了我一眼,又看了看边上的梨花妹,最终点点头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令我头痛的是,那温雪也不知道哪个神经不对,竟然说:“九哥哥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见此,我瞪了她一眼,但也不好拒绝,便领着梨花妹跟温雪朝隔壁老王家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然,去老王家并不是单纯为了苏梦珂的事,主要还是想跟老王媳妇通通气,毕竟,明天得去救老王了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我抬手敲了敲门,不到几秒钟时间,门开口了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老王媳妇,一见我,那老王媳妇面色一喜,开口就是一句,“九伢子,是不是老王回来了?”

    我面色一萎,吱吱唔唔地说了一句,“王婶,先进去说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进去,我心里不由一酸,但见,这房间显得有几分破落,几张破烂不堪的木凳子随意地摆在边上,靠近左边的位置坐着两人,一男一女,男的约摸十**岁的年龄,女的约摸二十一二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俩人是老王的一对儿女,男的叫王一鸣,女的叫王一秀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好似正在争吵着什么。

    见我进来,那王一鸣一个箭步走了过来,一把拽住我衣领,激动道:“九伢子,镇上不少人说是你害了我爸,到底是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一鸣,别闹,九伢子怎么可能害咱爸。”王一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姐,你去镇上打听一下,不少人都这么说的。”那王一鸣脸色一横,大有一股,不把老王找回来,就跟我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我盯着看了他几眼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坦诚而言,这王一鸣小时候经常跟在我屁股后面混,后来我去当抬棺匠了,跟他的交际也少了,特别是近几年,更是连照面都没打过了。

    那王一鸣见我不说话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好在老王媳妇走了过来,一把抓住他手臂,怒喝道:“做什么,我还活着勒,别人说什么,你就信什么,你跟九伢子一块长大的,他什么人,你还能不清楚,他怎么可能害你爸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王一鸣也不说话,抓住我衣领的手缓缓松开,气呼呼地朝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尴尬的笑了笑,先是跟梨花妹说了几句悄悄话,大致上是告诉她苏梦珂的情况,后是让梨花妹先回家,主要是怕她闺蜜乱说什么,唯有让梨花妹回去,才能震得住她闺蜜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一听苏梦珂的事,二话没说,转身朝门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梨花妹离开后,我顺便找了一条木凳子坐了下来,而温雪则站在我边上,老王媳妇一家三口则在对面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次,我也没隐瞒,把老王的事如实地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最先开口的是老王媳妇,她盯着我说:“九伢子,你意思是明天去救老王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王婶,您放心,这次,我一定把老王给您完完整整地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九伢子,我…我…我是个妇道人家,也不知道跟你说什么,你看这样成不,你把我家闺女带上,到时候帮你打打下手也好。”老王媳妇一脸紧张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这不是瞎闹么,本来下地下世界,我就没任何把握,要是还带个普通人下去,那不是没事找事么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