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83章 苏梦珂(1)
    青舟子听着这话,微微颔首,笑道:“万物有因必有果,在进入鬼山的天地二山时,你们所遇到的事,亦真亦假,假的是幻象,真的也仅仅是令你们受点小伤罢了,从未要过你们性命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好像真是这样,就如蒋爷躺在第二口悬棺内,也没性命危险。

    那洛东川跟王木阳好似也想到了什么,他们俩点点头,也没说话,就听到青舟子继续道:“而进入最后一山时,却不受贫道所控了,是死是活,全凭你们自己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们三人面面相觑,谁也没说话,或许就如青舟子所说的那样,重宝不在其形,却在其心,倘若在遇到人命关天之时,能知难而退,或许会对以后生活有所感悟,从而变得更珍惜生命。

    而这所谓的悬棺,压根没任何有形的重宝,说到底,不过是一口考验人心的棺材罢了。

    考验人在遇到巨额财富时,会不会背叛自己所谓的朋友、兄弟、亲人。

    考验人在遇到巨额财富时,会不会迷失自己的本性。

    在这方面,我或许是合格的,又或许不是合格的,不过,我敢确定的是,结巴结对合格了。

    他在遇到巨额财富时,眼里压根没有什么财富,有的只是我的安危。

    有人说,人生朋友很多,真心的却永远只有那么一两个。

    别人我不敢说,至少我敢确定,结巴是我真心朋友,生死相依那种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想起父亲也曾来过这鬼山,不知道他老人家当初是怎样抉择的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一下青舟子,却发现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悬棺。

    “道长,有一件事,我想不明白,如果悬棺仅仅是考验人心罢了,为什么这几十年以来,还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地赶了过来,为之还送了性命?”洛东川在边上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青舟子收回目光,深深地瞥了一眼,又瞥了瞥地面的烟盒,笑道:“世人都知赌博害人,却还有那么多人去赌,世人都知道抽烟有害身体健康,却还有那么多人去抽,这仅仅是因为人心得不到满足,在找另一个层面的心灵宽慰罢了。同样,世人都知这鬼山有性命危险,仍旧前赴后继地赶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青舟子好似不愿意在这事上多说什么,便对洛东川跟王木阳说:“两位,悬棺的事到此为止,现在,贫道想请两位帮个忙,不知道俩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”洛东川跟王木阳同时开口道。

    青舟子望了望他们俩,又望了望我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则在边上问了一句,“道长,我记得您说过,这悬棺讲究缘分,洛东川跟王木阳倘若强行掺合其中,恐怕会有生命,怎么您现在又请他们俩帮忙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青舟子罢了罢手,指了指悬棺上面裂开的一道口子,开口道:“原本的悬棺没任何危险可言,但放入那小姑娘后,再加上贫道的秘法,令这悬棺内产生了一种浊气,一旦有人强行开棺,其棺内的浊气势必在岩洞内横行,而以贫道的手法,仅仅只能保你一人罢了,这才选择打晕洛东川跟王木阳两位小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现在的情况不同,悬棺裂开一道口子,则说明悬棺内的浊气已经被中和,此时开棺,毫无危险可言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想了想,他说的倒也在情理之中,一些棺材内倘若动了一些手脚,其棺内的确会有些浊气,

    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