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65章 悬棺(92)
    我一听,怪异地瞥了王木阳一眼,他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?

    要知道,就在进入这里时,王木阳跟温雪还大闹一场,甚至扬言等这事过后,要找温雪好好算账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说:“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,你能否回答我的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他神色一凝,说:“你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温雪关系怎样?”我连忙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说:“她是我妹,即便不是亲兄妹,但我们俩一起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朝我看了过来,沉声道:“所以,倘若有人敢让她伤心,我势必杀他。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,那王木阳咬字特别重。

    这让不由重新审视王木阳跟温雪的关系,看来,这对兄妹,看似不太和睦,实则彼此还是相互关心着,就如我在进入这里时,那温雪因为我跟王木阳关系不合,有意无意地暗示我,让我跟王木阳成为朋友。

    而现在王木阳露出的杀机,无异于证明他同样关心着温雪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王木阳再次开口道:“现在回答我的问题了么?我让你娶温雪,你会娶她吗?”

    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徐徐开口道:“我还有个问题,我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他打断我的话,说:“别废话,直接说。”

    “温雪的儿子是我的么?”我连忙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是,你当如何?我说不是,你又当如何?”王木阳说了一句模凌两可的话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如果是,那自然…应该结婚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王木阳厉声道:“如果不是呢?”

    我一怔,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,说实话,自从知道程小程身具佛缘后,我对感情的事有些麻木,甚至有种随遇而安的念头,就想着等到了结婚的年龄,找个既不漂亮,也不丑的女人结婚,再生几个小孩,这辈子就这样过了,毕竟,现实中无论是伟大的爱情,还是曲折的爱情,即便最终能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但,代价实在太大了,大到伤害两个家庭,甚至更多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见我没说话,以为我不同意,脸色骤然剧变,一把拽住我衣领,厉声道:“你是不是想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明白过来,温雪的儿子绝对就是我儿子,这让我面色一喜,正准备说话,就听到王木阳说:“陈九,你给老子记住一句话,温雪是我妹,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,你若敢让她伤心,即便豁出性命,我也会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怒气冲冲地松开我衣领,也不再理我。

    我则傻笑一声,看来我真的猜对了,温雪的儿子真是我儿子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见我傻笑,白了我一眼,“笑什么笑,想做我妹夫,先得活着出去,否则,一切都是空谈。”

    好吧,他说的倒是真话,与其空想,倒不如先解决眼前的问题。

    当下,我怔了怔神色,就问王木阳,对这悬棺怎么看。

    估摸着是因为温雪的关系,他抬眼瞥了我一眼,压低声音说:“这悬棺恐怕不简单,我还发现我、你、洛东川,我们三人所看到的景象,恐怕与其他人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他说的这点,我也发现了,就问他:“那现在怎么办?是先替五长老找到那个中心点,还是?”

    他想也没想,说:“目前所有人的目标都是一致,那便是将悬棺弄下来,如果我们这边出现问题,五长老跟曹康必定群起攻之,所以,我们只能先找准那个中心点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他跟我想到一块去了,只能先找准那个点,但我们目前所看到的景象跟别人不一样,想要找准那个点,必须得再找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显然是看出我的担忧,打了一个响指。

    很快,一直跟在王木阳身边的那青年走了过去,那王木阳向我介绍他,说:“陈九,这是我最好的兄弟,姓秦,你叫他老三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陈九。”我朝那阴沉的青年伸出手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跟我握了一下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把你所看到的景象跟我们描述一下!”那王木阳朝那秦老三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秦老三点点头,抬眼朝上望了过去,淡声道:“这悬棺离我们约摸三十米,悬棺正中间的位置,好似吊着一个红色的像漏斗似得东西。”

    红色的漏斗?

    我跟王木阳对视一眼,这不对啊,我们所看到的景象是,悬棺倒吊着,上面除了锁链,什么也没有啊!

    那秦老三应该是看出我的疑惑,凝神朝悬棺看了过去,继续道:“在漏斗的两边,雕刻着两幅画,像是…像是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摇头道:“距离太远,我看的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从兜里摸出一个黑色,拳头大的锥型铁器,放在脚边,手中不停地结印。

    说起来,也是奇怪的很,就在结印的一瞬间,那铁器居然猛地朝左边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更奇怪的事还在后面,随着那铁器倒地,居然在地面砸开一条裂缝来,而那秦老三见地面裂开一条缝隙,伸手朝那缝隙摸了过去,淡声道:“以卜为数,二飞入三宫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在地面捡了几颗小圆石朝那裂缝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邪乎的是,那小圆石仅仅是滚动了两下,立马停了下来,就听到那秦老三说,“二飞入一位,一飞入九位,坎不过离,离宫近坎,坎示天神,故此,我断定那边上的两幅画雕刻的应该是神仙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再次捞了一颗石头朝那裂缝丢了过去,这次,那石头滚动了七八次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秦老三一见这情况,皱眉道:“两幅画共同雕刻出来八位神仙,我猜看似两幅画,实则是一副,要是没猜错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看了过去,淡声道:“应该是八仙过海图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彻底懵了,这秦老三也太厉害了吧,连这个也能算出来,这特么还是人么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