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55章 悬棺(82)
    当我们三走到房门边上时,那青舟子忽然停了下来,也没进去,倾耳朝房门那边听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那青舟子听到什么了,就知道他脸色刷的一下阴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问他怎么了,他罢了罢手说:“情况比贫道想的还要复杂,居然有两伙人比我们先前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两伙人?

    如果说道虚的徒弟是跟玄学协会那些老头是一伙人,那另一个伙人是谁?

    这让我着实想不明白,就说:“要不,我们直接进去?”

    那青舟子直接摇了摇头,说:“不行,万一进去后,他们两伙人合作对付我们,我有能力出去,你们俩可就没那么幸运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这话也有道理,倘若直接进去,万一那俩伙人合作了,我们估计够呛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问他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那青舟子思虑了一番,淡声道:“再等等吧!”

    言毕,青舟子挨着墙壁门口的位置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跟结巴对视一眼,结巴压低声音说:“九哥,刚才念《往生经》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,要是再耽搁下去,估摸着悬棺内的訇气都叫别人抢了去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也有些担心里面的情况,就朝青舟子看了过去,却发现他好似没事人一样,竟然闭目养神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也有些拿不定主意,只好强忍心头的疑惑,就想贴着房门听听里面到底怎么回事,那青舟子应该是看穿了我的打算,淡声道:“心平气和即可,贫道既然已经答应帮你,贫道自然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好吧,道长都发话了,我还能做什么,只好顺着他意思在他边上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结巴见我坐了下去,也顺着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这岩洞有问题,还是咋回事,就在我坐下的一瞬间,我脑子一阵阵刺痛,紧接着眼睛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脑子闪过一副画面。

    画面中,一口悬棺倒吊在半空中,下面是一群人在那吵闹闹。

    陡然,那悬棺毫无征兆地砸了下来,然而悬棺下面那群人却是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渐渐地,那悬棺愈来愈近,愈来愈近。

    当悬棺快靠近地面时,我赫然发现那悬棺要砸中的人居然是‘我’。

    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结巴一把拉住‘我’,猛地朝左边推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听到砰的一声响,悬棺扎实地砸在结巴右臂上。

    顿时,血花四溅,殷红的鲜血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结巴!”我猛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当我睁开眼时,就发现结巴正一脸疑惑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懵了,一把抓住结巴猛地右臂,大口大口地喘气,说:“结巴,你手臂没事吧!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一脸诧异地看着我,问:“九哥,你咋了?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一怔,死劲晃了晃脑袋,又抬手死劲揉了揉脸蛋,奇怪,奇怪,太奇怪了,刚才那一幕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等等,不对!

    自从找到第二口悬棺后,我脑子闪过几次画面,每一次的画面都在现实中得到了验证,就如我看到一座小院子,里面全是鲜花,而院子中一个女人带着孩子。

    现实中我正好遇到那个院子,又在那院子遇到温雪,而温雪也告诉我,她有一个孩子,这说明我所看到的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难道我真有第六感的预知能力了?

    可,还是有点不对,我看到的是温雪在院子跟孩子玩耍,而我所看到的却没出现这一幕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这到底怎么回事呀?

    不管了,至少在现实中遇到了,换而言之,我刚才所看到的事情…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朝结巴看了过去,就发现结巴一脸疑惑地盯着我,又抬手摸了摸我额头,“九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又说:“这么盯着我干吗?”

    我还是直勾勾地盯着他,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怪异地看了我一眼,说:“我去,九哥,你不会看上我了吧?九哥,咱们可得先说好,我仅仅是拿你当兄弟,你可别把我当女人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直未曾开口的青舟子居然来了一句,“真正的兄弟,是在兄弟需要女人时,能变身女人。”

    我没心情跟他们开玩笑,眼睛一直盯着结巴,足足盯了一分钟,盯得结巴有些发慌了,一个劲地说:“九哥,你没事吧,你可别吓我!”

    我咽了咽口水,沉声道:“结巴,我们走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赫然起身,压根顾不上结巴是否同意,一把抓住他就朝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结巴被我这么一拉,他整个人都懵了,不停地问我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说,你别管那么多,跟我走就行了。

    那结巴一把甩开我手臂,沉声道:“九哥,你不会又担心我遇到危险吧!我都说了很多次,就算真有危险,我必须替你找到那訇气。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哭出来,说:“结巴,别说了,快,跟我出去,这訇气我不找了,也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结巴的声音陡然了高了几分,一把摁住我肩膀,说:“我的九哥啊!你到底要怎样啊!如今,我们跟悬棺仅仅是一墙之隔,就这样离开了,你觉得我会同意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又说:“九哥,换位思考一下,假如我遇到危险,你会置身事外吗?”

    我没有任何犹豫,立马说:“我刚才预感到,我们一旦进去,你会断臂!”

    说着,我把刚才所看到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结巴听后,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右臂,旋即,他好似想到什么,罢了罢手,说:“九哥,别闹了,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你肯定是刚才打了一个瞌睡,作了一个奇怪的梦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故作诧异,笑道:“我去,九哥,你居然是这样的人,做梦都梦到我断臂了,这颗不厚道了啊,你这样,我们可无法做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搂着我肩膀,又紧了紧,见我还是没说话,他笑道:“九哥,别瞎想了,我们是兄弟,虽然我说话结巴,但我心里跟明镜似得,我福缘大,怎么可能会断臂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