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53章 悬棺(80)
    a ,最快更新抬棺匠最新章节!

    那青舟子听我这么一问,笑了笑,说“是与不是,重要吗?就算是又如何,也不过是世间万物的其中一角罢了,就算不是,也仅仅是少了世间万物的其中一角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哈哈一笑,抬步朝前走,一边走着,一边说“万物皆有定数,是你的永远是你的,不是你的,就算巧取豪夺,到头来是福还是祸却难料的很,倒不如随缘而遇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跟结巴对视一眼,结巴说“九哥,大师兄的话有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静静地盯着那青舟子的背影,直觉告诉我,这青舟子必定是鬼山的主人,原因有二,一,他是十世善人,二,他是青玄子的师兄,而我手中的这枚主令人正是出自青玄子的手。

    考虑到这两点,我连忙追了上去,结巴也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当我追到青舟子时,也没犹豫,立马把主人令朝他递了过去,笑道“道长,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那青舟子停下脚步,也没接,反倒瞥了我一眼,笑道“怎么?这主人令不好?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“终究是别人的东西,哪能强行占有!”

    “哦!”他微微一怔,盯着我说“听说,拥有主人令的人,能在这鬼山穿行自如,完全不需要担心这鬼山的机关,甚至还能到守山匠那换取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挠了挠后脑勺,笑道“再好的东西,是别人的,就如道长所说的那般,是你的就是你的,不是你的,就算巧取豪夺,最终也是福祸难料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把主人令塞在他手里,说“道长,收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接过主人令,仔细瞄了一眼,又将主人令还给我了,笑道“这东西你拿着吧,算是贫道送给你的一样小礼物,还是先前那句话,贫道师弟青玄子的事,还望你能多费点心。”

    拿着这主人令,我有点摸不透他的意思,正准备说话,就听到青舟子说“行了,别作姑娘态,这主人令是我赠送给你的,你放心拿着即可,换而言之,没这主人令,你永远取不了訇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陡然哈哈大笑起来,说“赤诚之人,倒也值得获取訇气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已经完全确定了青舟子便是鬼山的主人,不过,既然青舟子不愿承认,我也不说破,倒不如让彼此之间保持着一种神秘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我没再说话,便跟在青舟子后边,朝前面的阶梯爬了过去,而结巴则一直跟在我边上。

    或许爬得阶梯实在太多了,我们三人一直闷着头走路,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半小时,那青舟子陡然停了下来,我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 他说“快到了,对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结巴看了过去,满意的点了点头,又朝我看了过来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淡声道“你没学过道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“没有!”

    他眉头一皱,“没学过道来这可不好弄,要知道能来这的人,或多或少都学了一点道,像你这种完全没学道的人,你是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最后从身上掏出一枚紫金色的符箓朝我递了过来,说“这个你拿着,记住,一旦取了訇气,无论发生什么事,你必须第一时间离开,否则,即便是贫道也保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递过来的紫金色符箓很是亮眼,特别是符箓上的图形,画的更是传神的很,乍一看,就好似能把人的眼神完全吸引了一般。

    结巴一看紫金色符箓,双眼都直了,不可思议地盯着青舟子,颤音道“大师兄,你已经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那青舟子罢了罢手,笑道“没什么,一点小把戏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朝前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结巴则拉了我一下,压低声音说“九哥,这符箓可是好东西,你一定得好好守着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实话,我见过不少符箓,但这种紫金色的符箓却是第一次,就问结巴,“这符箓有啥讲究?”

    他解释道“我们道家的符箓分了七种颜色,最普通的为黄se、往上依次是蓝色、黑色、红色、橙色以及紫金色。”

    我数了数,这不是才六种颜色么,就问他最后一种颜色是什么。

    那结巴盯着我,一字一句地说“无色。”

    “无色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说“我们道家的最高境界是手中无符却有有符,换而言之,也就是在空中画符即可,已经脱离了俗世中的纸张,根本不需要用什么纸张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压低声音说“听师傅说,八仙抬钝棺时,便需要用到无色符箓,否则,那棺材肯定抬不动,甚至连抬棺的八仙都会被棺材的煞气给伤了,轻则毙命,重则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这让我疑惑的很,轻则毙命?

    这也太扯蛋了吧!

    人都死了,还有什么比死还要惨烈的?

    我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,结巴摇了摇头,说“九哥,有些事情不能说,一旦说出来会遭报应,等你有机会抬钝棺时,你就知道钝棺的厉害之处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他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什么,只好哦了一声,朝青舟子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追上青舟子的一瞬间,那青舟子忽然蹲了下去,我定晴一看,就发现他蹲下的位置,那阶梯比一般的阶梯要矮一些,且还要短一些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问“道长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皱眉道“奇怪了,居然有人赶在贫道前面去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先去了?

    不对啊!

    按说我们是第一时间到达才对啊!

    等等,难道是蒋爷?

    我这样想,是因为自从第一口悬棺后,蒋爷便没再出现,还有就是道虚的大徒弟以及玄学协会那些老家伙也没出现。

    难道赶在我们前面会是他们那群人?

    我把这一想法对青舟子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皱,问我“你意思是玄学协会也有人来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