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9章 悬棺(36)
    父亲的话,无疑是给我浇了一盆冷水,甚至让我生出一个怪念头,他好像不在乎我的生死?

    当然,这想法仅仅是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因为,我太明白父亲了,估摸着是有难言之隐,否则,他不可能会这般说。

    对于那难言之隐我却是好奇的很,但也不敢问。

    翌日,天还没亮透,我便收拾几样东西,早早地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我出来时,父亲他们还在熟睡,主要是我不想见到母亲跟梨花妹哭泣的样子。

    出了村子,我正准备朝前头,身后传来一道声音,“九伢子,这个东西你拿着,关键时候指不定能帮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也没接他递过来的东西,而是诧异道:“爸,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“你那点小九九,我能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把那东西朝我塞了过来,我接过来一看,他给我的是一把鲁班尺,但这鲁班尺同于一般的鲁班尺,而是红色,鲜血欲滴,一看就不是常物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问他:“这鲁班尺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他说:“遇棺打三下,一下打在棺材头,二下打在棺材尾,三下打在棺材中,打完棺材后,方可开棺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给我掏了一包烟,说:“这烟你带在身上,找到悬棺后,就抽这个烟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烟,看了看,这是普通的那种软装白沙,就说:“爸,我有烟。”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说:“我这烟不是普通的烟,你到时候抽就知道了,对了,还有这个你也带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手朝背后摸了过去,掏出一个木人偶朝我递了过来,说:“打开棺材后,倘若棺材内有人,就把那人弄出来,再在这木人偶的背后写上你的名字,生辰八字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木人偶看了看,不得不说,父亲手艺不错,雕刻出来的木人偶无论从选材还是手工来说,都是一流。

    当下,我对父亲说: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谢你大爷!”父亲居然爆了一句粗口。

    这让我哭笑不得,也不好说什么,又跟父亲说了几句,便抬步朝村子外面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三四米的样子,父亲陡然开口叫住我,“九伢子。”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问他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说:“即便这次订婚没办成,但梨花妹是你未婚妻的事,已是既定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让我跟梨花妹结婚啥的,我没说话,主要是心里还有感情债没放下,就说:“到时候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人,要懂得感恩!”

    父亲丢下这话,扭过头,朝村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父亲的背影,我心里奇怪的很,总感觉不简单,不像是普通的木匠,主要是他懂得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直到父亲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茫茫夜色中,我才收回目光,看着父亲给的这三样东西,我苦笑一声,将其装进行李箱,便抬步继续朝前头。

    由于天色还没大亮,马路上去镇子的车子少的可怜,足足等到大天亮时,才等来一辆摩托车。

    到了镇子,我先是去了一趟阿大的墓碑店,又将墓碑店的东西清理了一番,这才关上墓碑店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自从阿大走后,这墓碑店一直空着,估摸着只有等蒋爷回来,才能开店了。

    从墓碑店出来后,按照我的意思是直接去汽车站,就在这时候,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,是结巴,他穿着休闲装,背后是一个旅行袋,站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就问他:“结巴,你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说:“跟九哥去找悬棺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呼一声,“你怎么知道悬棺?”

    他说:“那天你母亲给我打电话,让我参加你的订婚宴,昨天夜里你母亲又给我打电话,说是订婚宴取消了,我就想到你可能出事了,再联想到水云真人临死前,提到了悬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当时你听到悬棺时,脸色有点不对劲,再联想到你母亲两个莫名其妙的电影,就算我再傻,也能猜到你可能要去找悬棺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傻笑一声,说:“所以,我昨天夜里就在这守着了,因为我知道九哥离开前,肯定会来这里看看,事实证明,我对了哈!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有点懵,这结巴啥时候变这么聪明了,以前我认识结巴,可不是这样的,就说:“你知道也没用,这事我没打算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这次的事太危险了,一旦你去了,我怕顾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他白了我一眼,“九哥,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,现在的我已经开了天眼,还懂道术,带我在身边,绝对是你的助力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笃定道:“不行,这事没得商量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推了他一下,意思是让他回去,可,结巴死活不走,我走到哪,他就跟到哪,说是做兄弟的,有今生没来世,如今兄弟遇难了,他自然得护我周全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结巴差点没跪下来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同意下来,就说:“结巴,你得答应一点,无论遇到什么事,你的首要目标是保护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说:“九哥,你放心,我有能力自保!”

    见此,我也不好说什么,就领着他在镇上随意的吃了一顿早餐,便直接去了汽车站。

    在吃早餐期间,结巴问我,老王的事咋办,我说,不管这次去多久,但阴历七月十五日之前必须得赶回东兴镇,否则,老王恐怕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一路颠沛,大概是上午十点到的衡阳,我们在衡阳没敢久留,直接买了去从衡阳到鹰潭的车票,或许是我们运气好,我们买车票时,刚好只剩两张火车票座位票,是下午14点35的票。

    在火车等了一会儿,下午2点多,我们上了火车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刚上火车,我心里隐约觉得这次会有大事发生,最为怪异的是,就连结巴也有这种感觉,这让我们俩在火车上闷闷不乐的,就连火车开动了都浑然不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