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8章 悬棺(35)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父亲缓缓收回眼神,扭头望了我一眼,淡声道:“第二个办法是关于到一口棺材。”

    “悬棺?”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头道:“不错,的确是悬棺!”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纳闷了,只是一口棺材罢了,至于这么沉重么,甚至不惜让梨花妹跟我订婚,也让我别碰那种悬棺。

    我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父亲掏出烟,点燃,吸了一口,久而不语,我又问了一句,他才缓缓开口道:“这口悬棺,不同于普通的棺材,甚至不同于一般的悬棺,谁也说不清楚它是哪个年代的棺材了,仅仅知道那悬棺内有一口訇气,而想要救你,唯有让你吸下那口訇气,方才能保命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只是一口年代久远的棺材罢了,不至于这么紧张吧,就说:“爸,我能搞定。”

    他望着我,淡声道:“那棺材是木头做的。”

    起先,我不懂他这话的意思,棺材不都是木做的么,旋即,我立马想到一点,颤着音说:“真是木头做的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真是木头做的。”

    这让我立马懵了,按说由木头做成的棺材,其保存年代有限,好一些的木材,顶多也就保存个上百年的样子,而听父亲的语气,那口棺材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,又是用木头做的,这…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问:“那悬棺保存的怎样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说:“二十多年前,我曾远远地望着一眼,那悬棺宛如新打出来的一般,色泽亮丽,足见保存的很完整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正所谓,事出反常必有妖,那悬棺既然能保存这么久,要说这里面没邪门的东西,谁不信。

    父亲见我没说话,又说:“这些年不少人在打那口悬棺的主意,去的人没一个人能活着回来,即便能回来,不出三天,便发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父亲深深地望了我一眼,“九伢子,你确定宁可去弄悬棺,也不愿跟梨花妹订婚,需知这一切梨花妹都是心甘情愿的,没有人去逼她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说,说:“爸,倘若让梨花妹救我,你觉得我这辈子能安心吗?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抬手重重地拍在我肩膀,“这才我的儿子,就你订婚这事,我一直不同意,但碍于你母亲,我一直不好说,如今你烧了订婚的那些东西,也算出了一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我重重地嗯了一声,就问父亲有没有更多关于悬棺的消息,他摇了摇头,说:“老一辈的人都知道悬棺,但真正看到悬棺的人,却是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深叹一口气,“九伢子,你这次去了一定要主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我说了一句好,就问他:“爸,那悬棺内是谁在里面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我比较重视,毕竟,关乎到我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他摇头道:“说来惭愧的很,对于悬棺里面的人,众说纷纭,有人说那悬棺是一口空棺,也有人说悬棺里面躺的是一名绝世美女,其肉身到现在也没腐化,更有人说,悬棺里面可能是某种神兽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好吧,他这说了等于没说,估摸着只有等我去了才知道结果,就问他:“那悬棺是否在江西鹰潭市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说:“应该属于鹰潭地界,具体位置,还得靠你自己去寻找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父亲好似不愿多说,大致上是告诉我,这次去找悬棺,不能相信任何人,说是在重宝面前,再好的朋友也会出卖我,又说,这世上能有几人在面对重宝的诱惑,还能坚持本心。

    对于父亲的话,我不敢苟同,不说别的,就拿结巴来说,他绝对值得相信,但我却不想带他去,主要是父亲把那悬棺说的太邪乎了,光凭木棺能保存至今,就足够邪门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问了一下父亲,问他那訇气应该怎样取,他告诉我,只要打开悬棺即可。

    在知道这一消息后,我们父子俩在后山也没久待,便回了家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还没进房门,就听到梨花妹哭哭啼啼的声音传了过来,我哪能不知道她在哭啥,就走了进去,大致上安慰她,让她别担心,我自然有办法活下来。

    我不说还好,我一说,她死死地抱着我,一边抽泣,一边说:“可…林叔说…你能活下来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,唯有跟我订婚,让我替你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,他那是逗你玩的,我福大命大死不了,倒是你,照顾好自己就行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我心里苦涩的很,虽说我一直明白梨花妹对我有异样感,却从未想过,她会愿意以命换命。

    要说不感动,那是骗人的,人非草木孰能无情。

    她说:“可…可…可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她说完,我直勾勾地看着她,沉声道:“你信我么?”

    她木讷地点了点头,“信!”

    “信我就行了,你放心,我绝对死不了,别忘了我还是你监护人,还得看着你毕业,怎么可能轻易死去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拍了拍她脑袋,“行了,老大不小了,别老是哭鼻子,要是让你爸看见这一幕,指不定又该说我欺负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!”她面色一红,嗔道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梨花妹大致上聊了一会儿,都是一些关于去鹰潭市的内容,那梨花妹死活要跟我去,我没敢同意,但那梨花妹不依,最后父亲出面了,梨花妹才妥协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我们一家人围着八仙桌唠了好长一会儿,直到下半夜才睡去。

    在聊天期间,母亲的话颇多,不过,都是一些关于悬棺的事,让我一定要注意安全啥的,说到最后更是让父亲陪着我去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有点想让父亲陪着我去,主要是父亲原本就是木匠,对棺材了解也多,更为重要的是,父亲曾看过那一口棺材,有他在,我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底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父亲居然一口给拒绝了,理由更是牵强的很,说是他已经金盆洗手了,不再碰棺材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