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6章 悬棺(33)
    我没敢犹豫犹豫,跟高佬他们冲冲地告了一个别,连忙跑回村子,找到正在忙碌的母亲,正准备说话,母亲的一句话,令我愣在原地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。

    她说:“九伢子,这事就这么定了,即便是这天塌下来了,这场订婚也得进行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我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母亲放下手头上的扫帚,问我:“梨花妹漂亮吗?”

    “漂亮。”我如实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你喜欢她吗?”她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拿她当妹妹!”我说了一句实在话。

    母亲微微一笑,说:“自古以来,夫妻相处之道本身就如兄妹一般相处,唯有这样婚姻才能长久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哭笑不得,就说:“母亲,这场订婚是不是有着不同的意义在里面?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怔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徐徐开口道:“九伢子,你觉得我会害你吗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不会!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会,你难道就不能相信我?”母亲语气中尽是责备之意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话,就说:“妈,老王他们做了一个梦,梦见半空中悬着一口棺材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母亲立马打断了我的话,说: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不吉啊!”我急了,声音不由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说: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我是真心急了,母亲绝对知道这场订婚不同于一般的订婚,否则,她老人家不会是这般态度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在房内久待,立马找到父亲,又把同样的话说了出来,父亲给我的答案是,“九伢子,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,你只需记住一点,你妈不会害你,我不会害你,同样,你未婚妻梨花妹也不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父亲罢了罢手,示意我离开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告别父亲,又找到了梨花妹。

    我找到梨花妹时,她正跟毕若彤在说着什么,也不晓得是我眼花了,还是咋回事,我好似看到梨花妹眼角挂着泪珠,见我进来,她不动声息地抹掉眼泪,冲我一笑,说:“九哥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进来看看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在她俩边上坐了下去,又问:“对了,你们俩聊啥呢,怎么好像看到梨花妹刚才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哥,你看花眼了,明天就是我们俩的好事,我怎么可能会哭,那是幸福的眼泪。”那梨花妹笑着说。

    我能看出来她笑的很勉强,就朝毕若彤看了过去,她见我望了过来,立马将头扭到一边去了,看那架势是不打算理我。

    我也没再说什么,简简单单的跟梨花妹聊了几句,在这期间,我不停地朝毕若彤打眼色,意思是有话出去说。

    那毕若彤应该是看出我意思了,起先,愣是没啥反应,直到我快离开时,那毕若彤总算同意下来了。

    见此,我立马起身离开,就朝后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后山等了接近半小时的样子,那毕若彤出现了。

    一见她,我忙说:“你应该知道梨花妹为什么要跟我订婚吧?”

    她神色一萎,说:“你真想知道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这不是废话么,我要是不想知道,至于花这么多功夫么,就问她:“到底咋回事。”

    她饶有深意地看了看我,说:“陈九,我也不想跟你虚伪,直白地告诉你,你配不上梨花妹,就连替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尴尬的笑了笑,也不说话,主要是我感觉她说的挺对的,这梨花妹有身材,有相貌,有学历,想娶她的男人,估计排队能从衡阳排到广州。

    而我不过是一名低微的抬棺匠,即便学了纯阳剑法,但终究还是一名抬棺匠。我跟梨花妹的差别,无异于癞蛤蟆跟天鹅,哪怕到了现在,也不过是披着衣服的癞蛤蟆,改变不了这个本质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身份的定位,我一直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那毕若彤见我没说话,就说:“陈九,我真的不明白梨花妹为什么会看上你,竟然不惜牺牲自己也要救你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一把抓住她手臂,颤着音说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,“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?”

    我也是醉了,忙说:“当然是不知道啊,你刚才梨花妹牺牲自己救我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打量了我一眼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也是急了,死死地拽住她手臂,声音不由高了几分,“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她柳眉微蹙,喝斥道:“你弄痛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我连忙道歉,又问她:“你倒是说啊,梨花妹为什么要牺牲自己来救我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那毕若彤估计也是怒了,就说:“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快死了吗?”

    我快死了?

    扯犊子吧!

    就我这身体,怎么可能快死了,甚至可以说,近段时间以来,我身体比以往还要好,浑身上下更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爽快感。

    当下,眉头皱了下来,就说:“有话好好说,别乱诅咒人!”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,“陈九,你觉得我有心情诅咒你吗?你难道忘了那次在八仙山的事?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当初梨花妹跟林叔走后,经历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瞬间,我浑身宛如被雷电击中一般,犹记得当初梨花妹跟林叔回来时,神色疲惫的很,我当时就问她怎么了,她仅仅是说,没啥。

    我那个时候也没深问下去,而现在听毕若彤这么一说,我立马感觉到这事有猫腻,就问她:“她经历了什么?”

    那毕若彤也没隐瞒,就说:“她当时面临两个选择,一个是从此以后彻底失去你,一个是短暂的拥有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啊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她说:“具体事情梨花妹没跟我说,不过,隐约跟你身体有关。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她如果不跟你订婚,便会彻底失去你,唯有跟你订婚才能救下你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彻底懵了,就觉得这事太怪异了,哪有这样的选择,再说,我身体是真没问题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跟毕若彤聊了一会儿,令我失望的是,她知道的事甚少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出来,不过,她的一句话提醒了我,说是,这订婚解决不能订,一旦订婚了,梨花妹很有可能会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