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9章 第二白三十四章 悬棺(26)
    那水云真人被我这么一煽,捂着脸,直勾勾地盯着我,冷笑道:“陈九,你真以为我水云真人这么好欺负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就问他:“听你这意思,还有后手不成?”

    陡然,他狂笑起来,说:“陈九,我既然敢在这等你,自然有治你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转身朝身后的房子走了过去,我连忙追了上去,低头一看,不由笑了出来,捣鼓老半天他所谓的后手,就是指这房间十二个黑衣大汉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若说是以前的我,看到这十二名黑衣大汉,肯定有些害怕。毕竟,这些黑衣大汉可是牛高马大的,块头十足,一看就是打手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说:“就凭这十二人?”

    他没理我,而是冲那十二人的其中一人说,“刘胜,这人交给你了,给我弄死他,事后五十万立马送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水云真人立马缩到墙角边上,而那叫刘胜的人则站了起来,恶狠狠地盯着我,说:“兄弟,对不起了,为了钱,只好借你性命一用了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顺手捞起边上一根木棒子,笑道:“没事,小弟的性命就在这,有本事来拿就是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猛地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三分钟后,我径直朝水云真人走了过去,那水云真人则恐慌地盯着我,说:“陈九,你…你…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扭头看了一下躺在地面呻/吟的十二名黑衣大汉,笑道: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不过如此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走到水云真人边上,将他提了起来,冷声道:“倘若你没动过我父母,今日或许仅仅是将你从东兴镇赶出去,绝不会要你性命,你错就错在不该动我父母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将他缓缓放了下来,那水云真人要跑,我捞起木棒子照着他手臂猛地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瞬间,惨叫声从水云真人嘴里叫开。

    我没犹豫,举起木棒子照着他另一只手臂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结巴走了过来,说:“九哥,这事…让我来吧,万一警察追究起来…”

    不待说完,我罢了罢手,也不说话,再次举起木棒子照着那水云真人右腿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陈九,我诅咒你不得好死!”那水云真人狰狞地嘶吼着。

    我也不说话,举起木棒子又在左腿砸了一下,冷声道:“既然做错了,自然得付出代价,这些年你带着一众八仙在东兴镇作威作福,也算是享尽人间富贵,如今也该你还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抬腿死死地踩在他脑袋上,继续道:“你,水云真人死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当下,我举起木棒子就准备照着他脑袋来一下。

    那水云真人估计是看出我的打算了,急的满头大汗,说:“陈九,陈九,我有个秘密,我愿意用这个秘密换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我一怔,停下手头上的动作,冷声道:“那得看你的秘密值不值换你一条命了。”

    他忙说:“悬棺!”

    悬棺?

    这下,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了,就在前段时间,那洛东川还跟我说过悬棺,说这是师傅的意思,让我去捣鼓悬棺,我当时就问他去哪捣鼓悬棺,他仅仅是告诉我,到时候我自然会知道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这悬棺居然从水云真人嘴里说出来了,难道洛东川一早就知道我会来找水云真人报仇?

    想想也对,那洛东川说师傅让我订婚,而订婚自然得回东兴镇,一旦回到东兴镇,我自然得找水云真人报仇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我背后惊出一身冷汗,好精密的算计。

    那水云真人见我没说话,还以为我没兴趣,忙说:“陈九,我听师傅说,这悬棺抬棺匠特别重要,是一场造化,一旦弄好了,你们抬棺匠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他还是不说话,这倒不是我不想说话,而是想让水云真人把他知道的一切悉数说出来,一旦我开口了,这水云真人势必会跟我讲价还价,倒不如不开口,让他摸不准我心理。

    事实就如我所预料的那般,那水云真人见我还是不开口,立马说:“陈九,你懂什么叫悬棺么?在玄学协会里面一直流传着一句话,悬棺出,钝棺显,八仙抖一抖。”

    我淡声说了一句,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那水云真人见我说话,面色一松,忙说:“以前的确跟你没关系,但现在跟你绝对有关系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就问他:“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他笑了一声,脑袋动了动,意思是让我放开他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立马松开脚,就听到他说:“因为这悬棺关乎到你能不能救出老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说法?”我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也不再说话,意思是很明显,让我放了他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想多,就说:“行,可以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他一听,脸色狂喜,也顾不上浑身上下的疼痛,忙说:“据说这悬棺下面,连接着一个巨大的地下世界,而在这地下世界里面又分很多水域,与老王所在的那个地下世界,如出一辙,只要你弄懂了悬棺,想要救老二就会变得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冷声道:“你这是逗我玩呢,悬棺是悬在半山腰,甚至是山顶,这与地下世界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他好似听怕我,忙说:“再高的山峰,也是从地面而起,只要接触地面,为什么不能有地下世界,陈九,你可得考虑清楚,那悬棺的所在之处,唯有我一个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急了,立马说:“我没骗你,世间悬棺很多,但能连通地下世界的悬棺却是少之又少,唯独江西鹰潭市那边有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冷笑一声,这与洛东川所说的地点也对上了,当初洛东川也说过江西鹰潭市,说是那边有悬棺。

    这令我松了一口气,既然这水云真人说的悬棺跟洛东川是同一个地方,那说明这水云真人留着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我脸色一沉,捞起木棒子,就准备照着水云真人头上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水云真人脸色大变,嘶吼道:“我还有个关于你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秘密?”我一怔,问了一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