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8章 悬棺(25)
    那人一见我走了过来,下意识朝后推了过去,我没给他这个机会,脚下不由快了几分,一把拽住他手臂,抬手就是两记耳光煽了下去,厉声道“听陈九说,当年你跟老王有点事什么事,等老王出来再跟你慢慢算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一把松开那人,也没啥兴趣打他,毕竟,这人以前跟老王混八仙的,等老王出来,由老王去处置好了。

    而我这次来这边的目的很简单,找水云真人报仇。

    那八仙见我松开他,唯唯诺诺地退到一边了,也不敢说话,至于其他那些八仙,有些人恐慌地盯着我,有些人则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,看那架势是想找我切磋两下。

    我直接无视他们,朝阿大他们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这些人交给他,我则领着结巴、老王一众八仙朝二楼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楼梯时,身后传来一阵惨叫声,扭头一看,是小贵子跟另外一名小弟,抬着刘凯的轮椅在那荡秋千,我本来想着制止,但想到刘凯这些年作恶多端,也没阻止,仅仅是说了一句,别闹出人命案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径直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二楼被水云真人弄得富丽堂皇的,特别是墙壁,愣是被那家伙弄成了金色,乍一看,刺眼的很。

    “都是搜刮民脂民膏而获得。”高佬在边上骂了一句,“这种人早晚叫老天收了去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冲喊了一声,“水云真人,还要让我请你出来么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水云真人从偏房走了出来,他边上则站着一名瞎子,那瞎子我认得,正是当年在曲阳见过的罗瞎子。

    一见那罗瞎子,我假装不认识他,直接对水云真人说“哟,这位就是水云真人吧!”

    那水云真人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,也没开口,倒是那罗瞎子开口道“你就是洛东川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看来不需要我解释了,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,那洛东川在玄学协会好似挺有名的,特别是前些年在京都时,跟王木阳闹出来的那一幕,令玄学协会不少人都知道这么一号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哪位?”我故作疑惑道。

    他说“敝人罗天道,或许你不记得,但我师兄是九长老,你应该知道吧,还望你给我几分薄面,当年劣徒欺负你弟弟的事,就此揭过,作为补偿,我会让劣徒,给你们一笔金钱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“我给你一笔钱,买条这条老命这样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罗瞎子脸色一沉,就说“洛东川,凡事适可而止,一旦闹大了,你将面对整个玄学协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我面色一沉,抬步走到离罗瞎子半米的距离,一字一句地说“有些事情用钱是无法解决的,就如水云真人当年打陈九父母一般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冷眼瞥了水云真人一眼,厉声道“水云真人,你觉得呢!”

    他支吾一句,也不说话,倒是他边上的罗瞎子开口了,他说“洛东川,得饶人处且饶人,别忘了我们背后是整个玄学协会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冷笑一声,“抱歉,我如今已经加入第八办了,玄学协会那些规矩对我而言,如同狗屁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抬腿照着水云真人就是一脚下去。

    那水云真人好似练过,猛地朝左边退了过去,避开了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“有两下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猛地朝他伸出手,朝他手臂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那水云真人反应挺快的,立马朝后退去。

    但,我没给他这个机会,若说以前,我或许打不过水云真人,但现在么,自从练了纯阳剑法的四段式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手头上的功夫比普通人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变抓为拳,照着水云真人腹部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水云真人挨了一下后,整个人朝后退了过去,而罗瞎子则在边上说,“洛东川,你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特想煽这死老头两个耳光,考虑到他上了年纪,这才忍了下来,对高佬说“把那死瞎子给我弄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那水云真人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如今他最大的凭仗就罗瞎子。

    “试试就知道敢不敢了。”说完,我朝高佬打了一个眼色,高佬好像有些不忍心,毕竟,那罗瞎子已经上了年纪,就这样扔出去,肯定有些不人道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说“别看这罗瞎子上了年纪,当年可没少干缺德事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高佬有精神洁癖,一听这话,哪有半点犹豫,招呼几名八仙走了过去,一人拽着罗瞎子一只手臂就往楼下抬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们走到楼梯时,我招呼了一句,“把这死瞎子扔出去后,让小贵子看着楼梯口,没让人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高佬应该是懂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了,点点头,抬着罗瞎子就往下走,那罗瞎子则歇斯底地喊了几声,“洛东川,你个挨千刀的,我定会上报玄学协会,你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像罗瞎子这类人,虽说懂点玄学上的东西,但这些人在外面混,基本上靠着脸上那点面子了,再有就是靠着玄学协会那颗大树了,典型的狐假虎威。

    我曾问过蒋爷,罗瞎子有啥真本事没?

    他告诉我,说是罗瞎子这类人本事平平,但关系多,玄学协会不少高层都跟罗瞎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    也正是考虑到这点,我才会借用洛东川的身份来办这事。

    待高佬他们抬着罗瞎子走后,整个房间就剩下我、结巴以及水云真人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那罗瞎子走了,我也懒得再装下去了,就用衡阳话说“水云真人,多年前,你可能没想过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吧!”

    他一听我的声音,脸色一下子阴了下去,厉声道“我就知道是你这杂碎在这装神弄鬼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抬手就是一记耳光煽了下去。

    瞬间,五条鲜红的指印在他脸上显了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