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6章 悬棺(23)
    那阿大说:“小九,这事恐怕有点棘手,我先前看到水云真人毕恭毕敬地请了一个瞎子进去,应该是你所说的罗瞎子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望了望那别墅,也不说话,阿大又问:“小九,现在咋办,照你所说那罗瞎子是玄学协会的人,一旦动了他,我估计…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没说话,脑子则一直在想咋办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怪笑一声,那阿大问我笑什么,我说:“你们等会记住一件事,叫我洛东川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阿大一脸疑惑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说:“有个人跟我长的一样,那罗瞎子也见过,我们俩的相貌,相似度90%以上,那洛东川仅仅是比我大一点罢了,而水云真人昨天夜里见过我,我是一头白头发,只要将这头发染黑,估计水云真人也会纳闷,一旦他纳闷了,罗瞎子绝对会想到我不是我,而是洛东川,只要你们在边上叫我洛东川,足矣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让阿大继续盯着,我则跟结巴直接回到镇上,由于担心到时候暴露,我没敢去买染发剂,而是让结巴去买的。

    结巴办事效果挺高的,不到三分钟时间便回来了,手里还多了一瓶染发剂。

    这头发染黑挺简单的,随便的糊了一下,原本苍白的头发,立马黑了,有些不得不说一句,随着高科技的高速发展,的确便民了不少。

    待头发染黑后,我给阿大打了一个电话,大致上是问他,有没有比较正式的衣服,最好是黑色西装,原因在于,我见洛东川时,那家伙好几次都是这样穿的。

    这次,既然扮他,自然得扮的像一些,更为关键的一点,以洛东川的身份去,就算出了事,也是由洛东川背黑锅。

    那阿大吱吱唔唔了老半天,说是墓碑店有套黑色西服,只是,那衣服是他准备结婚时再穿,这些年一直没舍得穿。

    这让我甚是尴尬,但情况紧急,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便把他那套西服整了出来,换上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西服挺合适的,整个人也变得精神多了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我又把发型稍微弄了弄,大致上跟洛东川差不多后,这才对结巴说:“记住,从这一刻开始,叫我川子。”

    “川子?”他一愣,“这不好吧,我还是叫川哥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也没反对,便领着他再次找到阿大。

    阿大他们一见我,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也没说话,就连高佬跟瘦猴他们也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,说是不但形象变了,就连整个人的气质也变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再次招呼他们,等会一定得叫我川子,千万别穿了帮,阿大他们倒还好说,应该不会出啥乱子,问题出在高佬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高佬他们常年喊我九伢子,一下子让他们改口甚是不习惯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让他们尽量少开口,尽量少喊我名字。

    商定好这一切,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别墅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我让阿大他们多喊几声川子,让我适应这个身份,不然,我怕他们喊我时,我会穿帮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几人到了别墅边上,不得不说这水云真人真会享受,把这别墅弄得跟古时候的衙门一样,门口还安排了两个人守门。

    守门的那俩人我认识,以前跟我干过八仙。

    当下,我装作不认识他们,走了过去,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:“让你们主子出来。”

    为了让我声音变得跟以前不一样,我尽量把自己的声音压得特别低沉。

    那俩人盯着我们看了一会儿,好似在疑惑我怎么跟他们讲普通话,就用衡阳说:“九伢子,你咯家徕几有病吧!是不是来咯里找死了?”(你这人有病,是不是来这里找死。)

    我故作疑惑,假装听不懂他们的话,就用普通话问高佬,这俩人是谁,高佬挺上道的,立马用普通话说:“川子,这俩人是以前跟九伢子当抬棺匠的八仙。”

    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走了上去,抬手就是两记耳光煽了下去,冷声道:“滚!把你们主子叫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们俩好似没想到我一言不合就开打,一脸诧异地盯着我,待他们回过神时,猛地朝我冲了过来,看那架势是想打我。

    阿大他们想冲过来帮我,我冷笑一声,朝他们罢了罢手,示意他们不要上来,我则深深地朝别墅的二楼看了过去,要是没猜错,门口发出这么大的响动,那水云真人跟罗瞎子估摸着早就知道了,只是碍于什么事并没出来,指不定就站在二楼正盯着我们看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想看,我自然会让他们过足眼瘾。

    当下,我一把抓住那俩人手臂,再次抬手,又是两记耳光煽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次,我煽他们不像上次,而是卯足了劲道,其中更夹杂了一些纯阳剑法的暗劲。

    两记耳光下去,那俩人愣是掉了两颗门牙,嘴里不停地溢血出来,死死地捂住嘴巴,双眼惊恐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们,大步走了过去,一把拽住其中一人的衣领,愣是将那人举了起来,猛地朝地面摔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听见砰的一声响,那人应声落地,在地面痛苦的呻/吟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一见这情况,哪里敢犹豫,撒腿朝别墅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脚下一动,瞬间,便出现在那人面前,抬腿就是一脚踹在他腹部,这一脚我卯足了劲道。

    所以,一脚下去,那人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,双手死死地捂住肚子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水云真人,你给老子滚出来!”我压低声音朝别墅内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那水云真人压根不出声,我也是真火了,就说:“给我把这大门砸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小贵子几人哪里会耽搁,在附近找了一些砖头、石块,朝门口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到三分钟时间,原本还算豪气的大门,已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那水云真人还是没出来,这令我有些摸不透了,以水云真人那性子应该出来才对啊。毕竟,房屋大门相当于水云真人的脸面,砸了大门,就等于打了水云真人的脸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