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5章 悬棺(22)
    听着高佬的话,我也算是放下心了,说了一句,让他们路上注意点,到了东兴镇后,直接来墓碑店就行了,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也是奇怪的很,例如,你闲的时候,能闲出人命,忙的时候,偏偏什么事都会找上来。

    这不,我刚挂断电话,结巴走了进来,一见我,先是一怔,后是在边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盯着他,问他:“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他抬头望了望我,说:“九哥,你不拿我当兄弟了吗?”

    我很是疑惑,就问他怎么了,他说:“你要是拿我当兄弟,为什么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我懂了,他估摸着是看到镇上警察太多了,再联想到我回来了,便猜出我是找水云真人报仇的,这才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说:“结巴,你懂我的,我对这件事没啥把握,怕连累到你。”

    他神色一萎,说:“九哥,还记得当年你我初相识时,郭胖子曾说过一句话,他说,兄弟是啥,兄弟就是在关键时候拉你一把,如今,你要找水云真人报仇,找了阿大,又找了刘所长,却偏偏不找我,我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直接站了起来,说:“九哥,无论你说啥,今天这事,我帮定了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还想说点啥,不过,看到他表情,也不好说什么,估摸着我无论说啥,结巴都不会走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点头道:“你母亲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已经托付给我婶子了,她能照顾好我母亲,这点九哥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子上了,我还能说啥,只好点点头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在墓碑店大约等了一个小时的样子,门外响动愈来愈大,我抱着好奇心朝外面瞄了瞄,令我没想到的是,按照李兵的说法,仅仅是控制住那些地痞流氓,可,事实却是我看到不少地痞流氓被直接带上警车了。

    这是咋回事?

    莫不成刘颀是打算把东兴镇的地痞流氓一网打尽?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对,这些年东兴镇的确挺乱的,如今被刘颀一网打尽也算是好事一件,估摸着东兴镇不少百姓都得拍掌称快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九伢子!”

    顺着声源看去,就发现说话那人是高佬,此时的高佬与几年前相比,苍老了不少,脸上更是有了些许褶子,他身后站着四道熟悉的身影,瘦猴、马佬…等。

    不过,我想不明白的是,他们几人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,特别脚上,更是沾了不少泥土,想必是昨天夜里连衣服都没换便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高佬!”我冲着他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很快,那高佬小跑过来,眼睛有些湿润,说:“九伢子,我们可是有段时间没见面了,没想到不但我老了,就连你白头都白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咋听咋怪异,不过,我也没细想,毕恭毕敬地喊了他们几个一声,而瘦猴他们看到我也是兴奋的很,一个个说着:

    “九伢子,几年不见,成熟了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还真别说,九伢子这脑白发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这话说的,咱们家九伢子本来就是坳子村最帅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几个一把年纪了,评论长相干吗,怎么滴,要把闺女嫁给九伢子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话,我心里暖暖的,要知道当年刚入抬棺匠,这些可以说全是我的前辈,特别是高佬,对我更是关照的很。

    说话间,我们几人进了墓碑店,高佬他们一见结巴,自然也少不了一番寒暄,毕竟,大家都是老相识了。

    大概说了七八分钟的话,那高佬忽然问了一句,“九伢子,老王的事怎样了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所有人脸色都沉了下去,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,老王可以说是我们这群人的主心骨,即便我后来成长了,但我潜意识里,一直认为老王才我们这群八仙的一块中坚石,唯有他才能令我们所有人凝到一块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诸位叔叔们,不要担心,最多两个月,老王绝对会生龙活虎地出现在你们面前,到时候我们所有人找个馆子聚一聚,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瘦猴他们附言道。

    唯独高佬一脸忧愁地看着我,说:“九伢子,你没骗我?当年高佬在遛马村…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高佬,这事我有分寸,我既然敢说这话,自然是有把握,对了,你们几个既然来了,咱们也别耽搁时间了,直接去找水云真人,前些年受的气,也是时候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玛德,一想到那水云真人,老子就一肚子火,去年回家过年时,那老东西一个劲地讥笑,老子当时就想揍他了。”瘦猴在边上忿忿不平地说。

    “行了,就你那小身板,还不够水云真人一拳。”另一名八仙打趣道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说话,我格外享受这种气氛,但眼前有正事,也不好再耽搁下去,万一让水云真人跑了,这不是白搭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领着结巴、高佬他们几个直接去了镇子西边。

    据阿大所说,这些年以来,水云真人他们在镇子西边的一座山边,建了一栋别墅,平日里八仙们都跟水云真人在那个地方碰面。

    路上,由于是去报仇的,我们所有人脸色都是凝重的很,特别是高佬,一路上不知问了我多少次,大致上是问我,有没有把握,又说水云真人那人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对于水云真人的底子,我摸得很清楚,在高佬他们看来或许是深不可测,在我看来却是不值得一提,我唯一担心的是,水云真人的那个瞎子师傅。

    那老东西要是在的话,整件事会变得棘手,不过,事已至此,就算那罗瞎子在这,这仇也得报,大不了跟玄学协会闹掰,我就不信玄学协会为了一个水云真人,会千里迢迢从京都赶到东兴镇这边来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二十来分钟的路,一座别墅出现在我们眼前,离我们的距离大概只有100米的样子,从外观看,那别墅煞是好看,琼楼玉宇、雕栏玉砌的,很有气势,估摸着比我们镇上的镇政府弄得还好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阿大从侧边走了过来,我问他,水云真人在里面没?

    他的一句话,令我脸色沉了下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