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4章 悬棺(21)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翌日,大概是早上六点的样子,我当时睡的正香,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我立马爬了起来,打开门一看,来人是小贵子,他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,身后还跟着五六名青年,头发染得五颜六色,身上穿的衣物也是漏洞百出,嘴角的位置,还吊着一个钢镚圈,与时下流行的非主流特别像。

    一看到他们,我的第一反应是,这么一群人有工地愿意请么?

    倒是小贵子穿的还算正常,一身灰色的白色的运动装,一见我,立马冲了过来,笑道:“九哥,好久不见,小弟想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一把抱住我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尴尬的要命,主要是跟他不太熟,不过,还是跟他抱了一下,就听到他说:“咦,九哥啥时候走非主流路线了,把头发染得白白的,煞是好看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也没解决,就请他们几个进来,又给他们腾出一些空地方,让他们坐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阿大睁开朦胧的双眼,站了起来,问我:“小九,这些小喽啰是谁啊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暗道一声不好,跟游天鸣混久了,我懂一些道上的规矩,像小贵子这种在外面混的,最忌讳别人说自己是小喽喽,一旦说了,估摸着会干起来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道上的人都讲究一个面子。

    但令我大跌眼镜的是,那小贵子不但没生气,相反,却双眼死死地盯着阿大,颤音道:“你是…七…七…七战神的老大?”

    我有点懵,什么七战神啊,就问小贵子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那小贵子咽了咽口水,忙说:“九哥,你不是道上的人,当然不明白这七…战神,他们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那阿大脸色一沉,厉声道:“小子,再瞎说,信不信老子扔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小贵子哪里还敢说话,伫在原地,也不说话,一双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阿大,就连他身边那几名小弟也是如此,几个人盯着阿大,好似生怕错过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这令我心中大为疑惑,就问阿大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说:“别听几个小孩在这瞎扯。”

    好吧,他不愿意说,我也不想再问下去,毕竟,谁人没点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小贵子的到来,整个墓碑店显得有些拥挤,一众人坐着聊了一会儿,或许是因为小贵子在这的原因,聊天的内容很黄,大致上聊哪里的妹纸好,说娶媳妇得娶江浙一带的女人,那里的女人温柔似水,又说千万不能娶湖南的妹纸,太泼辣了。

    我也是醉了,这几个人就不看看他们脚下这片土地属于哪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那小贵子更是拉着我,语重心长地说:“九哥,以后你娶媳妇得娶江浙一带的,只要你娶了那里的妹纸,我保证你以后的生活绝对其乐融融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就在说话这会功夫,门口再次进来几个人,举头一看,是阿大的那几个兄弟,他们一见我,笑着跟我打了一声招呼,便朝阿大那边走了过去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那小贵子一见他们,心中狂喜,一个劲地朝他们问好,奈何那些人压根不鸟他,无奈之下,那家伙只好问我,咋认识他们的。

    坦诚而言,我跟他们不太熟,仅仅是阿大一个人比较熟罢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又聊了一会儿,大概是七点半的样子,门外传来一阵噪杂声,隐隐约约伴随着警车的鸣笛声,我跟阿大对视一眼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李所长到市局领着警察来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们俩立马走了出去,那小贵子等人也要跟着出来,却被阿大一个眼神给吓到了,坐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出了门,我有点懵,入眼全是身穿制服的警察,粗略的数了一下,估摸着得有两百多人,领头的却是我意想不到的人,是刘颀。

    不过,转念一想,也对,那刘颀已经被调到市局了,由他领队再正常不对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整件事会变得更加轻松了,正所谓熟人好办事嘛!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刘颀走了过去,令我想不明白的是,那刘颀朝我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让我别过去。

    起先,我还在纳闷为什么,但一看这场面,我立马明白过来,他这是怕人说闲话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立马停下脚步,站在门口的位置,冲他笑了笑,而他也朝我挤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,你想干吗去就是了,剩下的事,他给我搞定。

    我也没再说话,立马退回墓碑店。

    刚到墓碑店,那阿大开口道:“如今,领队那人也是自己人,这次,想要弄死水云真人,倒也少了一些手脚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事实就如阿大说的那样,若是由别人领队,有点摸不清那人的路人,但如今领队是刘颀,整件事的确会变得轻松无比,而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,找个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,找水云真人慢慢算账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想立马就去找水云真人,但想到他身边有些八仙是旧相识,单凭我一个人恐怕无法让那些八仙从水云真人身边离开,唯有等高佬他们回来,方才好办一点,毕竟,高佬在东兴镇抬了几十年的棺材,人脉广,再加上那些八仙跟高佬混的比较熟,高佬的话,能更令他们信服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万一那水云真人见情况不对,跑了,这一切便是白忙活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对阿大说,让他领着他的兄弟,盯着水云真人,别让他跑了。

    那阿大二话没说,领着他的几个兄弟,出了门。

    临出门时,那阿大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愣是把小贵子跟他的小弟给带走了,我问他原因,他说,这几个小喽啰,既然来了,别让他们在这待着,得让他们去干点事。

    好吧!我也没说啥,任由阿大领着他们出去了。

    待他们走后,整个墓碑店就剩下我一人,我也没闲着,给高佬打了一个电话,问他到哪了,他说,他昨天夜里挂断电话,立马奔火车站了,目前已经到了衡阳,一个小时后能到东兴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