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2章 悬棺(19)
    我盯着那人看了老半天,差点没跳起来,而阿大看着那人,脸色也是骤然巨变,不可思议地盯着那人,反倒是李兵看上去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笑道:“两位,很惊讶?”

    我想打人,特想,也没说话,而阿大则冷声道:“李所长,你这事干的可不厚道啊!”

    那李兵呵呵一笑,顺势坐了下去,朝他边上那人笑了笑,说:“水云真人,我只能帮你到这了,剩下的事,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没错,跟着李兵跟来的人,正是水云真人。

    这让我着实不明白的很,以李兵的为人不应该带水云真人过来才对,但,事实却是他偏偏带着水云真人来了,更为郁闷的是,听他这说话的语气,好似跟水云真人还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这令我着实气的很,也不好发出来,就说:“本以为李所长是性情中人,没想到您当真是出于污泥而不染呐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我咬字特别重,个中讽刺之意,估摸着李所长能听出来。

    那李所长一听,也不生气,笑道:“人嘛,活在这社会,谁不想生活好点,而想要生活好点,总得有钱作为支撑,如今在这东兴镇,还有何人赚钱的速度比水云真人快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水云真人笑道:“李所长缪赞了,小道仅仅是为东兴镇贡献了自己的绵薄之力,不值得说道,倒是这位陈九小兄弟,多年不见,没想到如今却回来的巧呐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水云真人朝我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我没理他,眼睛却盯着他瞥了几眼,一身白色的休闲装,脚下是一双运动鞋,看上去倒有几分城里人的感觉,就说:“水云真人这话说的倒是真的,东兴镇能有这么好的经济,全仰仗了您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跟我虚伪了几句。

    约摸聊了半小时的样子,我们几人都是虚伪的很,笑着脸,说着违心的话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水云真人跟我们虚伪了几句后,笑道:“小道还有事,便不打扰几位的雅兴了,来日方长,日后再叙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起身朝门口走了过去,那李所长也跟着站了起来,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后,我跟阿大面面相觑,谁也没说话,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阿大说,“玛德,本以为这李所长是个好警察,没想到居然是个伪君子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说实话,在李所长带水云真人进来时,我也曾是这般想法,认为李所长跟水云真人是一伙的,但一番聊天下来,我却发现情况好像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特别是他个水云真人对话时,看上去客客气气的,但个中火药味却是十足。

    当下,我罢了罢手,说:“阿大,你先去休息,我在这等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等谁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等一个该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那阿大听我这么一讲,就说:“都啥时候,哪有什么心情睡觉,这样吧,我陪着你在这等等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凑了过来,又问了一句,“小九,到底等谁啊?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双眼一直紧盯着门口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约摸两小时的样子,门口传来一阵响动,我定晴一看,是他,果真是他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头一松,总算赌对了,否则,我是真心不知道怎样面对接下来的事。

    这不,那人走到门口时,先是左右环视了一眼,见没人,从门缝里挤了进来,一见我,就说:“小兄弟,先前真心对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说:“李所长您这话说的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那阿大一见来人是李所长,不可思议地盯着李所长,支吾了好长一会儿,也没憋出来个话,倒是李所长笑道:“怎么,不欢迎我?”

    不待阿大开口,我抢先道:“李所长,来,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顺势坐在我边上,而阿大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李所长看,好似在疑惑李所长为什么会选在这个时候再过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隐约有些明白李所长的用意,但不敢确定,也朝李所长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李所长见我们都盯着他,笑道:“小兄弟,你可曾想过我为什么要叫水云真人一起过来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说来也是惭愧的很,小兄弟刚回东兴镇时,那水云真人便知道你回来了,而白天我俩见面时,碰巧又让水云真人的人给撞见了,倘若不叫上他,恐怕今日来的就不是我们俩了,而是一大群地痞流氓了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以水云真人的为人,估摸着能干出这事,就说:“李所长现在返回来,可安全?”

    他笑道:“这个你放心,我既然敢来,心里自然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笑道:“小兄弟,要是李某人没猜错,你请我过来,应该是为了商量水云真人的事吧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隐瞒,直接说:“我想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李所长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而阿大则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,责备道:“小九,你说什么瞎话呢,杀人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怪我在李所长面前说杀人的事,我笑了笑,朝李所长看了过去,“不知李所长有啥看法?”

    他没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反倒问了一个问题,“小兄弟,听说你前所长很熟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就问他:“不知道李所长说的前所长姓什么?”

    我这样问,是因为在他之前有个所长,具体姓什么,我也忘了,而郎高则算前前所长了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我心里其实清楚的很,他说的应该就是郎高。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问我:“南烟你记得吧?”

    我一怔,南烟?

    好熟悉的名字。

    等等,我记得郎高暗恋的对象好像是南烟吧!

    莫不成这李兵跟南烟有啥关系不成?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说:“跟她有过几面之缘,不知李所长忽然提她干吗?”

    他面色一沉,说:“你替我转告郎高那个二货,这次他赢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