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0章 悬棺(17)
    那结巴见我下跪了,一把拉起我,说:“九哥,不是我不想教你,只是…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他支吾了一会儿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就问他:“是不是考虑到你师傅,他不让你外传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九哥,你知道当初师傅为什么会看中我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当年他师傅好像说他有道根,适合学道。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解释道:“师傅他老人家是看中我双眼,他老人家说,我这双眼睛一旦习道,能开天眼,识世间万物。”

    我不太懂他的意思,就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结巴应该是看出我的疑惑了,继续说:“九哥,是这样的,师傅说,这世间能开天眼之人,不超过五人,但凡说自己开了天眼的,都是一些沽名钓誉之辈,就连师傅他老人家都没能开天眼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咯噔一下,双腿一软,猛地坐在地面,他这话的意思太明显了,就是说我不能开天眼,一旦不能开天眼,压根就看不见一直跟在我身边的苏梦珂。

    想想也对,天眼本来就是传说中的东西,哪能是个人就能开天眼,就能识世间万物,那这天眼也不叫天眼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我整个人的精气神在这一瞬间,好似被抽空了一般,嘴里一直呢喃着一个名字,苏梦珂,苏梦珂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结巴走了过来,陪我坐在地面,缓缓开口道:“想见到你身后那人一眼,还有一种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他深深地望了我一眼,说:“传闻蓬莱仙岛上有一种植物,名唤幻心草,据说此草是极阴之物,阳人一旦食用,便可识世间万物,只是这种幻心草药力极其有限,仅仅只能维持一个时辰,一个时辰后,食用者会全身筋脉抽搐,每逢寒冬的十五,更会神智不清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立马问:“你确定蓬莱仙岛真有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听师傅说,蓬莱仙岛上应该有这种幻心草,但,此草极为珍贵,想要找到它必须得费一番功夫。”

    我立马站了起来,一把拽住结巴,说:“走,我们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别急啊!”他连忙拉住我,“这种幻心草,别的时候去摘没用,必须得九九重阳节摘下方可,另外,你知道蓬莱仙岛在哪?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连忙说:“浙江舟山。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那仅仅是蓬莱岛,蓬莱仙岛却在这蓬莱岛之上,具体上山的路,恐怕世间少有人知道,所以,这幻心草也成了传说中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,无疑是给我泼了一盆冷水,我也不再说话,双眼空洞地盯着门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阿大走了过来,说:“小九啊,你也别灰心,以前蒋爷曾说过,世间万物,本是寻道而行,既然结巴能告诉你幻心草的事,这说明你跟幻心草有缘,而你又正好需要幻心草,你不觉得这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了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又说:“我倒不是担心你找不到幻心草,我更担心食用幻心草后的效果,为了那短暂的一个时辰,而付出这么大代价,值吗?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缓缓说:“纵然筋脉寸断,为了见她,值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想过没,一旦你食用了幻心草,你身体势必出现问题,跟你订婚那姑娘怎么办?”阿大在边上说。

    他这话令我浑身一怔,也不再说话,主要是不知道说啥,一方面是曾经深爱的女人,另一方面却是要跟自己订婚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阿大见我没说话,在我肩膀拍了拍,说::“小九,万事都有双面性,你也别急着下决定,再者,那人跟在你身边也不是一两天了,等将来有机会找到幻心草,又找到药能压制幻心草的后遗症,岂不是美哉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九哥,幻心草的事,急不来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忽然出现在你眼前了。”结巴在边上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何尝不懂他们说的,但心中对苏梦珂的愧疚却是随着日子的推移,逐渐加深,演变到现在,只要提到苏梦珂,我整个人都会变得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那阿大跟结巴在边上劝了我好几句,这让令我心情逐渐平复下来,不过,每每想到苏梦珂就跟在我边上,我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的样子,我问结巴,“苏梦珂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你身后很干净。”

    这让我神色一萎,就说:“她要是回来,你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九哥,你别把事情想的太乐观,像你身后那人,并不像是普通的魂魄,而是一种气场,也就是说,她之所以一直跟在你身边,凭借的是一股执念,一旦她那股执念消散,那个人也将不复存在,就连坠入轮回之道的机会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执念?

    即便苏梦珂仙逝了,但她的执念却一直跟着我,这是要何等感情,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不想这个还好,一想这个,我心情瞬间低落下去了,直到中午时,这才好转点,在这期间,我不知道问了多少次苏梦珂有没有回来,但结巴给我的说法一直是,没回来。

    中午,结巴说他得回家去搀扶他母亲回家,跟我们简单的说了几句,便匆匆离开了,离开之前,他对我说,说是忙完家中的事,他会第一时间赶回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倒是很想跟他在一起,毕竟,我们已经分别很久了,但想到我接下来要办得事,就告诉他,这段时间我可能会出去一趟,要等月底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那结巴也没说啥,便走了。

    至于我订婚的事,他没问,我也没说,不过,以我们俩的关系,有些事情已经完全没必要说出来了,大家都是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阿大问我:“小九,你为什么要说这段时间会离开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这是我的私事,我不想牵扯他进来,万一那水云真人把他师傅给弄过来了,我恐怕无法摆平,到时候会牵扯到结巴,我不想打扰到他娘俩的生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