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96.第1487章 悬棺(14)
    话音刚落,父亲瞪了我一眼,说:“瞎说什么,老秀才怎么可能跟蒋爷有关。 ”

    见父亲语气不善,我也不敢再问下去,仅仅是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父亲在坟头扯了一些事,都是关于老秀才的事,说到最后,父亲朝老秀才跪了下去,我问他这是干吗呢,他说这是跪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起先,我以为父亲说的是,我们家迁坟那次的事,但看到父亲的态度,我忽然觉得父亲并不是指这个事,因为,父亲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格外怪异,像是在倾诉,又像是解脱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父亲具体原因,但父亲并没有跟我说话的意思,而是站起身,领着我直接朝家走。

    路,我把先前看到梨花妹的事,再次提了出来,父亲给我的答案很简单,他说:“以后好生待梨花妹,若她有半点不开心,我会打残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语气格外重,我懂他意思,他并不是跟我说笑。

    这让我实在不明白的很,问他:“爸,你觉得梨花妹好,还是乔伊丝好。”

    他说了一句很怪的话,他说:“一个能拿生命爱你的人跟一个萍水相逢的人,能对吗?”

    我不懂他意思,问再问,却听到父亲说,“行了,既然回来了,好好整整东兴镇的丧事,别让外人骑到我们头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看向父亲的眼神变了,他这是暗示我去找水云真人麻烦啊!

    这不对啊!

    父亲一直给我的印象是,与世无争,这次,怎么会主动让我跟水云真人去争。

    更为怪的是,他下一句话更是令我懵了,他说:“单凭你一个人肯定不行,得多找点人过来,而惩治水云真人那类人,不可讲理,只能找些地痞流氓过来,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。”

    听听,这还是我父亲么,居然让我找地痞流氓去打架。

    父亲好似发现我异样的眼神了,一边走着,一边说,“行了,别看了,这事你赶紧办了,这样吧,我明天跟你母亲说,让你去镇买点订婚的东西,你顺便把水云真人的事给解决了,记住,我只能帮你隐瞒五天,五天后你必须出现在坳子村,否则,你母亲又该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回到家里,母亲正在做饭,梨花妹跟毕若彤给母亲打下手,由于我们家的厨房格外小,她们三人站在厨房时,显得有些拥挤。

    我走了进去,顺手捞了一块红烧肉往嘴里塞了进去,惹得母亲笑骂道:“九伢子,你啊你,都二十几岁的人了,还跟小孩似得,赶紧去洗洗碗筷,准备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我连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从厨房内出来,在这一刻,我内心是幸福的,特别是看到母亲脸的笑容,我整个人差点没飞起来,或许这是家的味道。

    在外面颠沛流离了好几年时间,难得享受这片刻的宁静。

    一顿简便的家常饭后,母亲拉着梨花妹跟毕若彤去串门了,说是要让同村人看看我们家的儿媳妇多漂亮,而父亲则一直坐在门口抽着烟。

    我闲的无聊,在房内捣鼓了一番,也跟着父亲坐在门口抽烟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由于我们家床铺不多,母亲跟梨花妹、毕若彤挤一张床,我跟父亲则一人一张床。

    这看似枯燥无味的生活,于那时候的我来说,却是享受的很。

    至少,在这一刻,我内心没任何想法,有得只是在这好好过生活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翌日,早八点的样子,母亲敲开我房门,问我:“九伢子,这是我跟你父亲这些年攒的一些钱,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她,疑惑道:“妈,您这是干吗呢,我有钱!”

    她白了我一眼,“我还能不知道你,次你往家里打的几十万,我跟你父亲都没敢动,我们想着,等你结婚后,给你到衡阳市买套房子,将来子子孙孙也不用在乡下受苦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把手的钱给我塞了过来,我大致捏了捏,估计有八千左右,正准备还回去,听到母亲继续说,“行了,你父亲说你今天得去镇买点订婚用的东西,还得去衡阳买一些礼,这些钱你拿着防身。对了,别让你父亲知道了,这是为娘的私房钱,免得让你父亲知道,又该说我不给他钱买好烟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想笑,但最终还是没笑出来,说:“您拿着,我真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有没有钱,这是为娘的心意,你拿着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母亲转身朝外面走了过去,大概走了三四步的样子,她停了下来,也没回头,淡声道:“九伢子,出门在外,注意安全,遇事别浮躁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先是一愣,后是立马明白过来,母亲估计是知道我并不是出去买东西,我本来想着告诉她,但怕她老人家担心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匆匆地吃了一顿早饭,又跟梨花妹她们简单的说了一下,便直接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刚出家门,父亲走了过来,给我递了一根烟,沉声道:“九伢子,我这辈子不想再看到水云真人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狂震,父亲这是动了杀心啊!

    说实话,我原本的打算是将水云真人赶出东兴镇行了,但现在父亲这么一说,我隐约感觉我不在家这些年,家里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,否则,以父亲的性格,决计不会说出如此动了杀心的话。

    我想问原因,父亲却朝我罢了罢手,说:“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转身进了门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久而不语,缓缓转过身朝村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到村口,那刘寡妇居然追了来,她一把拉住我,又瞄了瞄四周,压低声音说:“九伢子,给婶个红包,婶告诉你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有点懵,说:“婶,咱俩都这关系了,还要红包啊!”

    她眉毛一挑,“咋滴,你回来时,也没给婶带点礼啥的,婶现在要告诉你一个秘密,还不能问你要个红包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她说的有道理,可,让我这样给她红包,却有些不心甘情愿,说:“那得看是什么秘密了。”

    她脸色一沉,低声道:“是关于你家跟水云真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哪里敢犹豫,连忙给她掏了一百块钱,急道:“婶,红包给了,您赶紧说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