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95.第1486章 悬棺(13)
    当下,我哪里敢犹豫,连忙追着父亲的脚步准备出去,母亲一把拉住我,说:“九伢子,你这是干吗去啊!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父亲的背影,说:“我想追去看看。 ”

    “别追了,他是去把先前的干柴弄到柴房去。”母亲一边说着,一边拉着我走到梨花妹边,说:“九伢子,你不给为娘介绍一番?”

    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,眼睛却一直盯着父亲离开的地方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感觉父亲的突然离开,绝对不是去捣鼓干柴了。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母亲已经放开我手臂,热乎地拽着梨花妹问长问短的,在知道梨花妹是清华大学大二的学生时,母亲的表情出的怪异,她先是惊叫一声,后是朝我看了过来,问:“九伢子,你不是对她下了迷药吧!”

    我也是醉了,遥记得当初乔伊丝第一次来我家时,父亲也曾说过类似的话,父亲当时是说,“九伢子,你在哪拐来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当真是应了一句话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正准备解释,梨花妹在边说,“阿姨,我跟九哥哥认识很久了,我是自愿当她…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最后三个字,她吐字特别轻。

    母亲听着这话,下意识掐了我一下,意思是,你小子有两下啊!

    我很无语,也不好解释,让她跟梨花妹休息,我则准备出去,母亲问我去干嘛,我说,去老秀才坟头看看。

    母亲一听我要去老秀才坟头,给我整了一对白酒,一些黄纸、蜡烛、清香以及一些祭,说是让我去老秀才坟头久待一会儿。

    我懂她意思,当年我们家迁坟,是老秀才救了我一命,甚至可以说,老秀才完全是因为而死。

    告别母亲,我提着一些东西,径直朝老秀才坟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想法是,先去看看父亲在干什么,但想到提着祭,去找父亲的话,有点不吉利,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来到老秀才坟头,发现这坟头长满了青草,边更是生出了几株小树苗,由于我们这边的习俗是不到清明,不能乱动坟头的东西,我也不好弄掉那些青草,只好将手的祭摆在坟头,又掏出一瓶白酒,倒在坟头,我则顺势挨着坟头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老秀才啊,你这走了,倒是轻松了,却留我在这世间受尽磨难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着,一边起开白酒盖子,猛地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当年你要是不跳进坟头,指不定现在还活着,指不定刘寡妇都让你给睡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当年,老秀才没事老爱调戏刘寡妇,这是我们村子众人皆知的秘密,不过,碍于老秀才了年纪,也没人敢打趣他。

    我那个时候,没少拿这事打趣他,而老秀才则会笑着骂我,“九伢子,你pi眼子是不是痒了,老夫家还有根烧火棍,你要不要试试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过往的那些事,我眼睛变得有些湿润,举起酒瓶,敲了一下坟头,说:“老秀才,你在黄泉路等我几十年,下辈子我俩做兄弟,那样畅意,我定给你介绍个好妹纸,让你有个子嗣传宗接代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猛地灌了一口酒,两行热泪簌簌而下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老秀才这辈子活的当真是不值当,也没留下个一儿半女,欠他的人情,算想还,也没那个机会。

    或许,人生这样,有太多无奈跟不可避免的遗憾。

    “老秀才!你知不知道,我多想在听听你的声音,多想听你再教训我。”我嘀咕一句,又端起白酒瓶子,准备喝酒。

    忽然,一只手伸了过来,一把抓住酒瓶,扭头一看,是父亲,他说:“酒不是好东西,伤身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挨着我坐了下来,又递给我递了一支烟,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“烟也伤身。”

    父亲瞪了我一眼,说:“抽烟不是想抽,是太无奈了,唯有靠香烟才能解愁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接过烟,点燃,深吸一口气,问:“父亲,你先前看到梨花妹,怎么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他罢了罢手,说:“莫在坟头言女人,是对死者不尊重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我们这边的确有这种说法,说是在坟头言女人是诅咒死者下辈子娶不着媳妇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轻轻地在嘴煽了两下,又对着坟头说了一番歉意的话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说完,父亲叹了一口气,说:“九伢子啊,出去那么多年了,你这点毛病还是没变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说:“干一行爱一行,或许这辈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父亲没再说话,抽了一口烟,又在坟头插了一根烟,点燃,说:“老秀才啊,你可知道,我们一家人都欠着你一条命呐!”

    说罢,父亲深叹一口气,抬手拍了拍坟头,继续道:“如果有可能,当年我希望是我跳进去,而是坑了你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只二指大的黑色蛾子扑腾着翅膀朝我们飞了过来,那蛾子先是停在坟头我倒酒的地方,后是径直朝我肩膀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跟父亲对视一眼,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父亲开口道:“九伢子,我心里有个想法,希望你能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爸,您说。”我毕恭毕敬道。

    父亲瞥了我一眼,缓缓开口道:“是这样的,我跟你母亲这些天一直想琢磨这个事,打算让你结婚后,多生几个儿子,将来过继一个儿子给老秀才,让老秀才也好有个后人,我们也好还清这份人情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紧紧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立马同意下来,说:“可,我们都不知道老秀才姓什么啊,算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父亲缓缓起身,说:“我打听过他消息,要是没错的话,他老人家应该是姓蒋,将来等你生儿子,头个儿子姓蒋吧!”

    “蒋?”我一怔,脑子立马想起蒋爷,这是巧合还是?

    父亲见我疑惑地盯着他,问我:“怎么,你有想法?”

    我连忙罢手道: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老秀才的姓跟蒋爷一样,也不知道他们俩会不会有啥关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