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92.第1483章 悬棺(10)
    被那毕若彤这么一盯,也不晓得为什么,我心里居然有些发毛,吱吱唔唔了老半天,也没说出来个啥。 ( . v o dtw . )

    “九哥哥!”那毕若彤叫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听到她说:“你别怪我说话难听,我感觉你若跟梨花妹订婚,可能是被某些人给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利用?”我不懂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仔细想想,倘若你师傅真要让你跟梨花妹在一起,也不在乎再等两年吧?”

    我懂她意思,两年后梨花妹毕业了,那时候订婚应该是最佳时间,嗯了一声,示意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她抬头瞥了我一眼,问:“你没想过,你师傅为什么会这么急着让你跟梨花妹订婚?”

    自从知道这个消息后,我脑子一直是懵的,哪里有时间去想,问她:“那你意思是?”

    她沉声道:“事出反常必有妖,而你们的婚事也太急了一点吧,梨花妹跟我说,她要跟你订婚时,我第一反应是不信,直到她说了好几次,我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所以,我敢断定,你们这次的订婚,很有可能是一场阴谋,具体是啥阴谋,我却是猜不透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饶有深意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作为梨花妹的闺蜜,我有必要提醒你,如果不爱她,不要跟订婚,如果跟她订了婚,我希望你一心一意待她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掏出手机,翻出一些照片给我看了看,继续道:“这些照片是梨花妹在学校时拍的,每次谈到你,她都是一脸幸福的表情,她曾经跟我说过,她这辈子眼里只有一个人,你是她的全部,如若有一天,你离她而去,她的人生全毁了。”

    我大致看了看她手机那些照片,每一张照片,梨花妹脸都洋溢着一种幸福的表情,特别是最后一张照片,她脸的笑容看起来是那样幸福,那样满足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!”那毕若彤又叫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收回目光,望了她一眼,问她:“怎么?”

    她神色一怔,说:“我希望你答应我,照顾好她,别让她伤心,别让她难过,你要百分之百相信她,我甚至可以告诉你,这个世间任何人都可能会骗你,包括你的父母,唯独她不会。倘若有一天,她真的骗了你,那也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问她:“你为什么能如此肯定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因为我是她闺蜜,我知道她对你的感情是怎样的,说实话,你配不她,她随便找一个男人都会你强一百倍,一千倍。但,她却一如既往地爱着你,爱着一个一无是处的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好似还想说啥,却看到梨花妹朝我们走了过来,她立马没再说话,脸挂着一抹微笑,朝梨花妹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欢悦一声,在我边坐了下来,说:“搞定了,终于可以轻轻松松的玩一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三人又聊了一会儿,都是一些没营养的话,当天晚的八点半,我们三人了火车,直奔衡阳。

    当火车到达衡阳时,已经是第二天的午,我们三人匆匆地下了火车,按照我的意思是,先去一趟刘颀家,但,梨花妹却说,她想在衡阳租个房子待半个月,等28号再回坳子村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她意思,按说都要订婚了,应该第一时间赶回去准备才对嘛,问她原因,她说,“九哥哥,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,还没好好的出去玩过,你不能陪人家玩半个月嘛!人家半个月后可是你未婚妻呢!”

    起先,我是不愿意的,但梨花妹一直在边念叨着,说是从未来衡阳这边玩过,必须的好好玩。

    最后,实在是没办法了,我答应她,只能在衡阳玩一周,剩下的时间必须去东兴镇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倘若真回去订婚,有些事情必须得提前回去解决,例如,东兴镇的水云真人。

    当初,我离开东兴镇可是被那水云真人给赶出去的,还有是东兴镇的那些八仙,这些年也不知道他们把东兴镇的丧事弄成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,我一直在衡阳陪着梨花妹跟毕若彤,游遍了衡阳的各大名胜古迹,像南岳衡山、罗荣桓元帅的故居、罗荣桓元帅纪念馆、石鼓院、珠晖塔等等。

    在这一周时间里,是我入抬棺匠以来,最轻松的一周,好似忘却了所有的烦恼,心里有的只是游山玩水。

    一周过后,我们三人买了三张从衡阳到东兴镇的大巴票,在买票期间,发生了一件很是怪的事,那梨花妹居然把她的银行卡交到我手里,说了一句很是怪的话,她说:“九哥哥,这是我的银行卡,里面还有一万七千多块钱,以后归你了,密码是你生日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懵,她这是要干嘛,说:“你干嘛呢,你自己的钱你自己保管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神色一萎,嘀咕了一句什么话,我听的不是很清楚,仅仅是听到最后几个字,好像是什么用不着了,我实在是不明白的很,听到她说:“九哥哥,咱们不是快订婚了么,以后我的钱是你的钱,你的钱是我的钱,还分这么清楚干吗?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词,倒是毕若彤在边对梨花妹说了一句,“你啊你,这才是订婚对九哥哥这么好了,将来真要结婚了,还不得对他掏心掏肺啊!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。”她俏皮地冲毕若彤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三人了大巴,一路颠沛流离,总算到了阔别多年的东兴镇,看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汽车站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苦涩的很,差点掉下泪来,好在忍住了,个辛酸,当真是不足为外人道矣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我们是直接去你老家,还是?”梨花妹问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先买点东西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道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,一见那身影,我紧了紧拳头,立马走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