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1章 悬棺(8)
    那林村长正准备说话,却被梨花妹给抢了先,那梨花妹说:“九哥哥,咱们就在这住一晚上吧,明天直接去衡阳,你觉得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住一晚上?”我微微一怔,不是很明白她意思,要知道昨天晚上走夜路时,那梨花妹吓得差点尖叫连连,怎么现在又想在这住一晚上了。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“在这住一晚上。”

    我问她原因,她挽住我手臂,撒娇道:“人家就是想在野外住一晚上嘛!”

    我也是醉了,就说:“那随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林村长看了过去,问他有没有办法整点吃点,毕竟,都快两天没吃东西了,再饿下去,我感觉自己会饿昏在这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民以食为天嘛!

    他说:“你们俩在这待着,我去给你们整点吃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林村长径直朝前面走了过去,我想跟上去,但梨花妹却拉住我手臂,说:“九哥哥,让他去嘛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忽然这一切好似是林村长跟梨花妹商量好的一般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连忙叫住已经走了七八步的林村长,淡声道:“林叔,方便告诉我,您跟我师兄是什么关系么?”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朝我望了一眼,笑道:“没什么关系,泛泛之交罢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没再理我,径直朝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心里复杂的要命,总觉得这林村长有点神秘,更为关键的是,他跟林巧儿还是亲戚关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朝梨花妹看了过去,就说:“梨花妹,这个月的30号,咱俩就订婚了,我也不拿你当外人,你跟我说句实话,你跟我订婚的事,是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她面色一变,吱吱唔唔起来,愣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也是急了,又问了一句,她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脸色一变,声音不由高了几分,“梨花妹,咱俩你快订婚了,你连这事都要瞒着我?”

    她吱吱唔唔地说:“九哥哥,我答应过那人不告诉你,这样吧,我告诉你另一个秘密,算是补偿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秘密?”我好奇心大起。

    她朝四周望了望,轻声道:“真正跟八仙之一何仙姑有关的人是我闺蜜。”

    我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地看着她,“你意思毕若彤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对,就是她,你若不信,你见到她时,把那莲花给她,她绝对能还你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我没直接说话,而是想了一会儿,主要是我不敢相信梨花妹的话,要知道就在前段时间,她还告诉我,毕若彤是八仙渡,如今却又说毕若彤跟八仙之一的何仙姑有关,这让我如何相信她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显然是看出我的担忧,轻声道:“九哥哥,这次绝对没骗你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兴致不是很高,就说:“随意吧!倘若她真跟八仙之一的何仙姑有关,我相信她迟早会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她见我兴致不高,也没说话,挨着我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景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小时的样子,天色完全暗了下来,那林村长拎着几份盒饭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盒饭?

    我一愣,怪异的看了看林村长,这荒郊野外,他到哪弄得盒饭?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站了起来,问他:“这盒饭哪来的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也不说话,将手中的盒饭朝我递了过来,转身朝另一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愈发好奇了,这什么情况,荒郊野外却提了几份盒饭回来,难道说附近有镇子?

    不对啊,抬眼望去,除了高山还是高山,压根没任何有镇子的踪迹。

    这让我着实摸不清头脑,但肚子传来一阵咕噜声,令我也没了别的想法,便狼吞虎咽起来了。

    饭后,我直接找到林村长就问他,“叔,你先前那盒饭哪来的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给我递了一根烟,自己又点燃一根烟,抽了起来,笑道:“小伙子,听过蓬莱仙岛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这蓬莱仙岛名气何等大,我自然是听过,就听到他继续说:“那你可曾听过蓬莱仙岛附近有两座山,一座名为八仙山,一座名为仙云山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这两座山好像没听过,等等,不对啊,他怎么忽然提这个了?

    莫不成这附近有蓬莱仙岛?

    不对,不对。

    那蓬莱仙岛在浙江舟山,而这边是梧州,怎么可能会扯到一起,据我所知,蓬莱仙岛、瀛洲、方丈,三处地方被称为三神山,自古便是秦始皇、汉武帝求仙访药之处。

    当下,我忙问他:“叔,你为什么会提起蓬莱仙岛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好似不愿说什么,仅仅是告诉我,我们目前在的地方是八仙山,又让我什么也别多问了,早些休息,明天一大清早便带我离开八仙山。

    他的话让我有些摸不清头脑,但,他都这样说了,我也不好再问下去,总不能把他绑起来,一顿严刑拷打吧!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找了一处还算干净的地方躺了下去,那梨花妹则躺在我边上,至于林叔,他一直坐在我边上,观察着天上的星空,时而摇头,时而叹气。

    我问他咋了,他却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躺了多久,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我醒过来时,天已经大亮,让我惊恐的是,我发现我醒过来的地方居然不是八仙山,而是在一家酒店的床上,梨花妹则衣冠整齐地躺在我边上。

    草!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这是咋回事,只是,睡了一晚上,怎么会出现在酒店内,这特么也太邪乎了吧!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摇醒梨花妹,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问我:“九哥哥,咋了。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酒店,颤着音,说:“我们怎么会出现在这?”

    她被我这么一说,定晴一看,脸色也是大变,支吾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我懵了,彻底懵了,猛地喊了一声,“林叔,林叔。”

    失望的是,我的声音宛如石沉大海,没半点回应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酒店的门陡然开了,开门的是一名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,头发梳的油蜡发亮,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,一见我们,他的反应很是奇怪,尖叫道:“鬼啊!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他扭头就跑,我连忙追了上去,那梨花妹好似还没回过神来,我一把拉住她,就朝先前那中年男子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好在那中年男子跑得速度不是很快,所以,仅仅花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,我便出现在中年男子身前,朝他好奇地问了一句,“大哥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一句话,令我跟梨花妹差点没晕死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