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87.第1478章 悬棺(5)
    “师兄,赶紧起来,我哪里承受的起你这么一跪啊!”我死死地拉住洛东川,可,不知道咋回事,他愣是不起来,好似定在地一般,这让我郁闷的很,说了一大堆话,他才缓缓起身。(@¥)

    令我郁闷无的是,他起身后,宛如变了一个人似得,连刚才下跪的事,也好似被他忘的一干二净,整个人又恢复到先前那般模样,一边捣鼓着茶具,一边淡声道:“陈九,这第三件事,也是八仙渡的事,想必你应该听说过了吧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的确听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我本来想问他跟谢雨欣是啥关系,但看他这表情,我也没了问下去的兴趣,我在等,等他主动提,只有他主动提,我才有机会借着这事要求他干点事,不然,老是被他牵着鼻子走,太郁闷了。

    那洛东川显然是看出我的意思了,也不说话,静静地捣鼓茶具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我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样的过了七八分钟时间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,整间茅草屋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师兄,既然没事,那我先走了,毕竟,师傅不是让我跟梨花妹订婚么,我得去准备一番。”我望着他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说完,我缓缓起身,故作离开的样子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我崩溃的是,我特么都走到门口时,那洛东川居然跟没见着一样,坐在那一动不动,宛如老僧入定一般。

    草!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停了下来,再次开口道:“师兄,我真走了啊!”

    他缓缓扭过头,望了我一眼,淡声道:“走吧,师弟订婚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我…我…我有种想杀人的冲动,也顾不那么多了,大步跨出门口,又缓缓将门关。

    出了门,我在门口驻留了一会儿,主要是觉得洛东川应该会追出来,毕竟,他说的第三件事,很有可能是他跟谢雨欣的关系,而看他先前的动作,显然是他对不起过谢雨欣过,否则,以他的性子,怎么可能对着我下跪。

    可,在门口等了十来分钟的时间,那洛东川愣是没半点动静,这让我有些受不了,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,发现那洛东川还是先前那般,坐在茶几边捣鼓茶具,见我进来,他仅仅是微微地瞥了我一眼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急了,在他对面坐了下去,“行了,你赢了,你可以说说你跟谢雨欣是什么关系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她么?”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继续道:“她是我高同学,高三那年转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同学?”我有点懵,“那谢雨欣跟梨花妹是同学,怎么可能会是你同学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陈九,你知道你跟我最大的差别在哪么?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是用眼睛看人,我是用心看人,那谢雨欣看去的确跟梨花妹大小差不多,但你别忘了,一个大学生怎么可能会有那么深的心计,又怎么可能布一个局,连你都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我一想,他说的挺对,那谢雨欣看去的确挺年轻的,但她所做出来的一切,半点都不像大学生,相反,倒挺像在社会打拼多时的老油条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问她:“你意思是我前段时间所经历的一切,其实都是她的局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可以这么说吧,但也不算是她一个人所布置的局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说:“她身边是不是有几个小女生,看去也是20岁出头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难道他意思是指梨花妹那几个同学,等等,既然那谢雨欣不是梨花妹同学,那剩下几个人很有可能也不是。

    我连连点头,说:“的确有那么几个。”

    那洛东川笑了笑,叹声道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还是那种性格,喜欢组团行骗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差点没笑出来,组团行骗?问他:“具体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淡声道:“过去的事,不提也罢,倒是你,这次被谢雨欣骗的很惨吧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忙说:“不算惨吧!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问我:“你跟她认识也有段时间,对她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直接说:“城府很深。”

    他点头道:“不错,她城府很深,否则,也不会发生当年那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我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洛东川好似没了说下去的兴致,从茶几下面掏出鲁班尺捣鼓了一下,又找了一块抹布,在鲁班尺擦拭了一会儿,说:“行了,别提她了,说说八仙渡吧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哪里肯放过这事,要知道那谢雨欣可是带着不少秘密的,说:“师兄,她真是吃人肉长大的?”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那洛东川好似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,一口茶喷了出来,好在我躲得快,否则,绝对会被喷个落汤鸡,听到他说,“谢雨欣跟你说,她吃人肉长大的?”

    玛德,听着这话,我哪能不明白,看样式这事是谢雨欣杜撰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,如果真是杜撰的,郑老板家地下室,那棺材,那工具,分明是平常用来屠宰的,问他:“那郑老板是她父亲么?”

    “郑老板?哪个郑老板?”他疑惑道。

    我忙说:“郑有钱。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“那郑有钱啊,我跟他也算是老相识了,此人运气极佳,只可惜多行不义,干过不少缺德事,他跟谢雨欣没任何关系,不过,你既然提到了郑老板,想必是谢雨欣用某件事要挟他了吧!”

    好吧,那谢雨欣嘴里没一个实话。

    那洛东川应该是看出我表情不对,淡声道:“陈九,你也不用这副表情,那谢雨欣虽说心计多,但本性不坏,这次倒是我要好好感谢你,感谢你用做七救了她一条命,否则,我真的不敢想象她以后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站起身,朝我鞠了一个躬,“陈九,谢谢你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