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86.第1477章 悬棺(4)
    那洛东川显然是看穿了我的想法,也不说话,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笑道:“当真是好茶。 ”

    我…我想弄死他,玛德,我这边急的要命,他倒好,居然还有心情茶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再也忍不了,一掌拍在茶几,厉声道:“洛东川,你够了,我来这不是看你喝茶的,也没心情看你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陈九,我不留你,真心的,你可以走,我绝对不留你。”

    他抬头瞥了我一眼,不咸不淡地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玛德,我多想站起身走,但我不敢。

    他见我没说话,脸色一凝,说:“来到这里,得按我的规矩来办,别拿你抬棺的那一套到我这边下瞎弄,要知道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”

    好吧,你厉害,我认怂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问他:“现在可以说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不急!”他罢了罢手,“师傅说,喝茶能令人心绪安宁,所以,你得学会喝茶,才不会这般心浮气躁。”

    我忍!

    “对了,师傅还说过,喝茶能陶冶情操,像我现在这样,你看看多气定神怡。”

    我继续忍。

    “陈九呐,不是师兄说你,你说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,怎么还这样毛毛躁躁,你看看师兄,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真心忍不了,我很是怀疑这家伙是来消遣我的,正准备发飙,他陡然开口道:“对于你的婚事,师傅他老人家是这样说的,梨花妹是个好姑娘,这个月月底正好是个吉日,你们把婚事定下来吧!”

    这个月月底?

    我有点懵,立马掏出手机看了看,十三号了,也是说还有17天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拒绝,摇头道:“不行,我只是拿她当妹妹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事,我只负责告诉你,对了,忘了告诉你,你父母估计应该也知道这事了,此时的他们估计已经在替你张罗订婚的事了,用不了多久,他们会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那洛东川不缓不慢地说了这么一句话,又抬头瞥了我一眼,见我脸色不对,他递了一杯茶过来,继续道:“陈九,你要知道尊师重道重于一切,倘若连师傅的话,你都不听,你觉得人活于世间还有何意义?”

    我死死地盯着他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又说:“当然,你可以选择不听师傅的话,但我可以告诉你,你之所以还平平安安的活着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是师傅的徒弟,脱掉这层光环,我敢保证,不出三天,你绝对会横尸街头,别忘了你在玄学协会捅出了多大的篓子,那些老东西只是看在师傅的份,才没动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不再说话,抬手敲了敲桌面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他敲桌面的声音,极有节奏,像是根据我心跳频率而敲的一般。

    这样的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他还是没说话,好似在等我的答案,而我脑子则一直在想,师傅为什么会这般安排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分钟的样子,我沉声问了一句,“能告诉我师傅为什么会这样安排?”

    那洛东川摇了摇头,淡声道:“这个你得问师傅,我猜不透他老人家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“倘若我不跟梨花妹订婚呢?”

    “自承后果即可。”他缓缓起身,好似对我挺失望的,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我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怔,在门口的位置停了下来,也没回头,淡声道: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你刚才不是说,还有第三、四件事么?”

    他呵呵一笑,“第二件事都做不到,何来后面的事?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步要走,我有些急了,这特么当真是折磨人,哪有师傅管徒弟婚事的,再说,我压根没想过现在订婚,你说要是跟乔伊丝订婚啥的,我或许不会这么反感,但,这梨花妹,我对她是真心没那种感觉,完完全全的把她当成了自己妹妹。

    一想到要跟自己妹妹订婚,我心里别提多郁闷了。

    至于洛东川的那些后果,说实话,我没怎么放在心,毕竟,如今的我,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刚入行的愣头青,自保应该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可,如果真这样的话,我算是完全的辜负了师傅,若说,仅仅是个挂名师傅,我或许不会有这么重的心里负担,问题在于,他老人家救过我几次,一旦辜负他,那是忘恩负义了。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洛东川推开门,左腿已经迈了出去,我哪里敢犹豫,忙说:“我…我…我答应师傅还不成吗?”

    “真答应了?”那洛东川停下脚步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又说:“你到时候不会跟人说是师兄逼你订婚的吧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不会,自己选择的路,即便是跪着,我也会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他扭过头,冲我一笑,立马将伸出去的脚缩了回来,走到我边,一掌拍在我肩膀,笑道:“这才是师傅的好徒弟嘛!正所谓,一日为师终生为父,说的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我没再说话,主要是不想说话,如果有可能,我宁愿选择不来这里,至少不需要跟跟梨花妹订婚。

    他见我说话,估计是知道我心里不爽,笑了笑,也没再说话,又回到茶几边,或许是水凉了的原因,他皱了皱眉头,径直朝左边走了过去,不一会儿功夫,他提着水壶走了过来,又重新泡了一壶茶水,淡声道:“每个人活在这世间,都想着为自己而活,但又有几个人是真正为自己活的,说难听点,人这辈子是白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打了意思眼神,意思是问我要不要茶,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声不要。

    他说:“既然你刚才答应跟梨花妹月底订婚,这件事我也不想再多说了,接下来该跟你谈谈第三件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洛东川也不晓得咋回事,陡然起身,猛地朝我跪了下来,又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我懵了,完全是束手无措的,什么情况?

    他向我下跪干吗?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拉他起来,说:“师兄,你这是干吗啊,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他望了我一眼,也不晓得咋回事,我忽然看见他眼角掉出几滴泪花,不过,被他很好的掩饰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更加疑惑了,他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以我对洛东川的了解,他绝对不会下跪才对啊。

    可,事实是,他不但下跪了,还是磕头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