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82.第1473章 做七(终章·下)
    我不知道在大雨走了多久,知道梨花妹一直跟在我身后,我走一步,她便走一步,我退一步,她便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!”那梨花妹追了来,一把拽住我手臂。

    我没回头,淡声道: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她嘀咕了一句,由于雨声太大,我没听见,说:“既然没事,让我一个人静静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缓缓松开拉住我的手臂,伫在原地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深呼一口气,擦了擦眼角的雨水,径直朝柳南村走了过去,令我松口气的是,那梨花妹也没跟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要是再跟来,我真心不知道怎么面对她。

    回到柳南村时,我找了一名八十来岁的老翁稍微打听了一下林巧儿的坟头在哪,那老翁二话没说,立马告诉我林巧儿的坟头在哪。

    不过,令我怪的是,我这边正准备走,那老翁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他说,让我赶紧走,别在这村子再待下去。

    我想问他原因时,却发现那老翁满眼恐慌的盯着我,好似见鬼了一般,这让我甚是不解,定晴一看,那老翁看的不是我,而是我边,扭头一看,那谢雨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边,正冲我微笑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回了一个微笑,也不说话,打算去林巧儿的坟头,毕竟,当初在香港时,我说过,有时间必须得去看看林巧儿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我刚迈开步伐,她凑了过来,在我身打量了一会儿,笑道:“九哥哥,看你表情,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呵呵一笑,“既然知道了,你为什么会这般反应,按照常规来说,此时的你,应该暴跳如雷才对呀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淡声道,也不想再理她,主要是她把话已经说到这份了,无异于是告诉我,她根本不是什么八仙,而是八仙渡。用梨花妹的话来说,这什么八仙渡是八仙天生的敌人,只是,碍于我目前跟她并没有什么直接冲突,所以,先前在稻田内,我才会选择直接漠视她。

    虽说在做七快结束时,我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,但此时她亲口说出来了,我还是忍不住在她身久盯了一会儿,问她:“雨欣,看在我救你的份,能不能问你个事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“九哥哥,请问。”

    “从梨花妹对你的态度,我能看出来你们俩关系并不是特别好,我很是疑惑,她为什么会帮着你?”

    说着,我陡然想起,之所以来梧州是因为梨花妹说,这边有个人知道我跟洛东川身世。

    等等…

    一念至此,我猛地想起,一个事,那便是刚来梧州之时,有个年男子给我打过电话,说是让我等几天,而那年男子声音好似跟林村长的声音极像,难道…。

    不想这个还好,一想到这个,我直勾勾地盯着谢雨欣,听到她说:“梨花妹为什么会帮我,说来也简单,你父母不是坳子村么,派几个人过去,拍几张照片给梨花妹看看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淡然一笑,抬手摘掉眼镜,又将原本扎在身后的头发捋了下来,朝我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她问:“你觉得我漂亮么?”

    我瞥了她一眼,还真别说,这谢雨欣戴着眼镜,扎着马尾辫,整个人看去清清纯纯的,但摘掉眼镜,放下头发后,却给人一种异样的抚媚感。

    她见我没说话,笑了笑,又说:“九哥哥,你也别怪梨花妹,她这么做,完全是怕我伤害你父母,至于我么,虽说我不相信什么天生的敌人,但我们八仙渡跟你们八仙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隔阂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顿了顿,抬眼望了我一眼,“所以,我对你并没有好感,这才用了一点小手段。”

    我懂她意思,深深地望了她一眼,也不再说话,准备走,因为我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,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在这时,那谢雨欣的手机响了起来,她掏出手机瞥了一眼,对我抚媚一笑,说:“九哥哥,你放心,我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,你既然救了我,我自然也不会为难你父母,这让他们都撤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算是明白过来,打电话过来之人,估计是她拍去坳子村的人,这让神色一紧,连忙停下脚步,但她下一句话,却令我眉头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听见她对电话说了一句,“什么,所有人全消失了,剩下你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,听她继续说:“让你带句话,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,你回来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挂断电话,在我身盯了好一会儿,方才缓缓开口道:“九哥哥,没看出来啊,真人不露相,露相不真人呐!”

    我不懂她意思,不过,从刚才这电话我却是听出一点有用信息,那便是她派去坳子村的人,全部消失了,至于怎么消失的,我也不知道,但我隐约觉得这事或许跟父亲有关。

    那谢雨欣见我没说话,笑了笑,走了过来,在离我三公分的位置停了下来,我甚至能清晰的嗅到她身的体香,听到她说:“陈九,但愿你我没有冲突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她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柳眉微蹙,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对于这种心计颇重的女人,我实在是没任何好感,更反感这种拿父母威胁人的女人,也没理她,径直绕过她,朝边走了过去,身后传来谢雨欣的声音,她说:“九哥哥,你替我转告那洛东川,他躲得了一时,躲不了一世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也没回头,抬步朝林巧儿坟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,我心里大致捋了捋整件事,有几件事始终解释不通,一是,郑老板跟谢雨欣的关系真是父女吗?二是,整个戏班消失的事,三是,谢雨欣为什么会找我,四是,谢雨欣跟洛东川有着什么关系?五既然谢雨欣跟八仙之一的何仙姑没有关系,她家为什么会有荷花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一个脑袋两个大,只觉得这做七不像是结束,相反却是某件事的源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