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78.第1469章 做七(56)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头皮一麻,世怎会有如此怪之事,明显有心跳,却没有鼻息,这…这到底是人还是鬼?

    若说是人,怎会没鼻息?

    若说是鬼,怎会有心跳?

    这令我在原地愣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压根想不明白咋回事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甚至想过放弃,此结束做七,但想到谢雨欣还有心跳,我只好强忍心头那股疑惑感,再次探了一下她的脉搏,令我松出一口气的是,她脉搏虽说微弱,但还是能感觉到跳动。

    顾不那么多了,只能先施纯阳剑法了,镇住她周边的邪气。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紧了紧手头桃木剑,先是深呼一口气,后是掂了掂桃木剑,虽说学这纯阳剑法有些时候了,但却是第一次在这种场合施展,这让不由有些紧张,手心冒不了不少汗水。

    当下,我怔了怔神色,双眼紧盯前方的法坛,手的桃木剑,开始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由于这次是为了镇邪,我在舞动桃木剑时,是从第一式开始,缓慢挑起桃木剑,手头不温不火地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第一次的缘故,在挥舞桃木剑时,仅仅是挥舞到第十式,便已经力不从心了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这样,刚才那十式挥舞出来,也算是飞云流水,穿连不断,这其更夹杂了撩、点、挂、穿、扫、截、抽、格等姿势。

    而当初教我纯阳剑法的韩金贵说过,这每一个动作看似花俏无用,但对一些邪物却是有着极强的克制效果,若是配火龙纯阳剑,甚至能百鬼莫侵。

    但,眼前这情况,我有点懵,不过,话又说回来,我之所以会选择在这个时候使用纯阳剑法,实在是病急乱投医了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在我施完十式后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整个法坛四周的空气变得无清晰,好似置身于大自然一般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头大喜,一般空气新鲜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那便是周遭的浊气、邪气什么的被驱除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跑过去检查了一下谢雨欣的情况,让我头痛无的是,她还是先前那样,只有心跳,脉搏,却没得气息,但脸色却先前好了些许。

    我不敢确定是否是纯阳剑法的缘故,可,目前除了纯阳剑法,我没别的办法了,只好硬着头皮,再次挥舞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在挥舞第十一式时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这桃木剑有点不对劲,具体怎么个不对劲法,我却是说不出来,真要说的话,我只能说,手的桃木剑好似在这一瞬间变得沉重无了。

    起先,我以为是自己体力不支,毕竟,挥舞纯阳剑法,看似不需要什么气力,实则需要精气神三者合一,方才能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一旦精气神合一了,会给身体增加沉重的负担,从而导致体力不支。

    但,在快要将十一式挥舞完毕时,我陡然感觉背后一凉,好似有人出现在我背后一般,令我浑身不由自主地麻了一下。

    再后来,手头的那柄桃木剑变得愈来愈重,演变至最后,我只觉得手里拿的不是桃木剑,而是一柄千斤重的铅剑。

    玛德,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桃木剑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在我疑惑这会功夫,我忽然觉得手头一痛,低头一看,我手臂多出一个手掌心,像是有人拍在我手臂一般,紧接着,手的桃木剑应声落地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说起来,也是怪的很,那桃木剑落地的声音格外玄乎,像是某个浓重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大致分析了一下,那浓重的声音,像是在说两个字,不配。

    这让我着实想不明白了,我用桃木剑挥舞纯阳剑法了,哪有什么配不配的?

    不对,一听是幻听了。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便弯腰捡剑,令我没想到的是,我手指刚碰到那桃木剑,觉得这剑身寒意彻骨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想捡起那柄桃木剑,令我失望的是,无论我如何使力,那桃木剑愣是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在这时,那梨花妹应该是看出我这边的窘境了,在边喊了一句,“九哥哥,是不是因为纯阳剑法是至阳的剑法,这才出现这种情况?”

    她这话到提醒了我,这纯阳剑法的真意是祛邪避崇,而这谢雨欣的情况是体内阳气过盛,这才导致她精神紊乱。

    若是用纯阳剑法在谢雨欣身边使用,难免会对其体内的阳气起到一个牵引的作用,从而导致其体内阳气更甚,一个不小心会暴毙而亡。

    理虽是这个理,但我刚才在施展前十式,已经尽量在避开阳气,而是利用剑气将其四周的邪气驱散。

    再者说,这桃木剑提不起来,不像是纯阳剑法的事,相反,我倒是觉得有其它原因,特别是先不配那两个字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,要理解起来也不难,是我不配用这剑?还是谢雨欣不配用纯阳剑法去帮她?

    这两种想法,在我脑子徘徊了一会儿,最终,我感觉第二个可能性较靠谱点。

    原因有二,其一,如先前所说,纯阳剑法乃至阳剑法,代表的是皓月当空,天地正气,其二,谢雨欣吃过不少人肉,用纯阳剑法去救她,有种拿黄金挑牛粪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我立马顿悟过来,也绝了这个念头,不过,让我无郁闷的是,使用纯阳剑法居然还有这个讲究,当初韩金贵教我时,也没说过这话啊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悻悻地站了起来,也没再管什么桃木剑,而是径直走到谢雨欣边,试探性地喊了她几句。

    她好似没听到一般,躺在地面一动不动,我也顾不那么多了,先是将她扶了起来,后是让她趴在法坛,最后又将她一双腿跪在地面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整个人便呈现一种下跪的姿态。

    我没敢再耽搁,嘴里念了几句词,又在法坛下去捞了一些黄纸,心里只有一个打算,先不论谢雨欣是死还是活,这走七必须先弄完整。

    如果说,这走七弄完,谢雨欣还是这个姿态,估摸着后面的做七也没必要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