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77.第1468章 做七(55)
    听着这声音,我差点没跳起来,当真是久旱逢甘霖,连忙朝郑老板媳妇看了过去,发现她正好倾着耳朵朝我这边,我立马说:“帮我煽梨花妹几个耳光。(&¥)”

    她惊呼一声,问我原因。

    我说:“那梨花妹已经陷入幻觉当,给她煽几个耳光,能让她快速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由于那郑老板媳妇是瞎子,根本不知道梨花妹在哪个位置,我只好把梨花妹的位置告诉她,让她摸索着走过去。

    要说一些人眼睛不方便,其听力或者其它方面,当真是常人要好数倍,这不,郑老板媳妇一听我的话,连忙朝梨花妹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仅仅是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她便摸到了梨花妹,二话没说,扬起手臂是两记响亮的耳光煽了下去,连我都能听到那声音,足见郑老板媳妇手下手有多重。

    不过,下手虽然重了点,但效果格外明显,那梨花妹一瞬间醒了过来,她先是缓缓地睁开眼,在身盯了一会儿,后是朝边的郑老板媳妇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好似她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,还是咋回事,她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整个人也开始颤抖,好似看到什么格外恐怖的东西一般。

    这让我着实想不明白,顺着她眼神望去,发现那郑老板媳妇没任何变化啊,而梨花妹的眼神,却显得那么惊恐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实在是不明白的很,朝梨花妹喊了好几声,她方才回过神,撒开步子想下稻田,我连忙出声制止她,又让她给我找柄桃木剑扔过来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想了一会儿,好似想说什么,在看到边的郑老板媳妇后,也不说话,闷着头在田埂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约摸找了几分钟的样子,那梨花妹面色一喜,说:“九哥哥,我知道哪有桃木剑,你等我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径直跑了出去,大约等了五六分钟时间,她回来了,这次,她手多了几把桃木剑,值得一提的是,她找到桃木剑,不像是我们平常见到的桃木剑,而是浑身呈黑亮黑亮色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桃木剑,我面色一沉,“哪找来的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在这柳南村的堂屋啊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柳南村的堂屋有桃木剑?这不对啊,一般桃木剑,只有那些个道士才有,平常百姓家里,谁没事会收藏桃木剑,更为怪异的是,这桃木剑还是放在堂屋内?

    这于情于理都不符合啊!

    那梨花妹见我没说话,问我:“九哥哥,还要不要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目前这情况,我特想要那些桃木剑,但这桃木剑来源不明,我怕用了这桃木剑后,会让整件事变得更为棘手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罢了罢手,说:“不用了,对了,你帮我去车看看,看看有没有桃木剑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我记得车之前见到那车有把桃木剑,只是,我不敢确定,那桃木剑是否已经被人拿走了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我这么一说,立马朝郑老板的司机走了过去,在他身摸出钥匙,径直走了。

    当她回来时,我眼神被她手里的桃木剑给吸引了,那是一柄浑身泛着殷红的桃木剑,严格来说,这种桃木剑的用材极其讲究,应该是桃木王的树杆,甚至可能是树杆最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种桃木对一切邪物有些很强的克制,甚至可以说,倘若用这柄桃木剑来使纯阳剑法,效果应该还不错。

    当下,我忙喊:“朝我丢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怕她贸然丢过来,连忙问了一句,“梨花妹,有没有信心把桃木剑丢到我手里来?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我跟梨花妹有约摸十米的距离,单凭臂力,这样丢过来,肯定丢不到的,毕竟,那桃木剑本身不重,甚至会在丢的过程产生偏移。

    一旦丢入稻田,却没能到我手里,事情变得大条了,一来,我此时不敢随意走动,自然不可能去捡那桃木剑,二来,整场做七已经开始了,梨花妹又不能下稻田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我这么一说,想了想,冲我吐了吐舌头,说:“九哥哥,我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找了一条麻绳,将桃木剑绑在麻绳的一端,由于担心桃木剑重力不够,她又在面绑了一块极小的石头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那梨花妹一手拽住麻绳,一手握住桃木剑,试了试力度,说:“九哥哥,准备好接剑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把桃木剑猛地朝我这边丢了过来,失望的是,她这次并没有丢到我所在的位置,而是丢在离我三米开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见没丢准,拉了拉手的麻绳,又将桃木剑拉了回去,再次丢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连试了十几次,没一次成功的,好这让那梨花妹满脸疑惑地说:“九哥哥,你那边位置好怪,好似有什么东西挡住一般,根本丢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稍微想了想,面色一沉,立马说:“你找点鸡血抹在桃木剑,再丢过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她应了一声,在田埂瞄了瞄,想要找些鸡血,陡然,她面色一喜,拿起手的桃木剑,朝田埂戳了过去,我一看,不由苦笑一声,她戳的那个位置有些许鸡血,是我先前敬神时,撒在那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让她这样去找鸡血,的确难找。而在地面捣鼓点鸡血在桃木剑,也算是可行之法。

    待抹了点鸡血后,那梨花妹问我:“九哥哥,还需要弄什么吗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让她把桃木剑扔过来。

    这次,那梨花妹鼓足气,将手的桃木剑猛地朝我这边丢了过来。

    要说啊,这鸡血还是有用的,这不,梨花妹这么一丢,那桃木剑径直朝我这个方向极速射了过来,待快到眼前时,我也顾不那么多,双脚一蹬,跃身而起,一把抓住桃木剑。

    然而,在我抓住桃木剑的一瞬间,那谢雨欣也不知道咋回事,陡然直挺挺地倒了下去,吓得我连忙凑了过去,伸手朝她鼻息叹了过去,我整个人都懵了,居然…居然…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玛德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也顾不什么男女有别,伸手朝她胸/口探了过去,令我没想到的是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怎么会这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