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76.第1467章 做七(54)
    我不知道这样持续了多久,知道整个人显得格外疲惫,连抬步的气力都没了,最后更是连呼吸也变得异常紊乱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难道这样被限制在这?

    要知道这走七,仅仅是整个做七的第一步,倘若在这一关给阻挡了,那后续的事情更扯淡了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我心急如焚,但手头却没任何办法,只能任由那两种景象不停地交替。

    在这时,也不晓得是我听错了,还是咋回事,恍惚间,我好似听到了谢雨欣的声音,她说:“九哥哥,咬自己手臂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懵,抬眼朝她看去,发现她依旧保持先前那种状态,嘴巴并没有动。

    难道听错了?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也顾不那么多,缓缓抬起自己手臂,一口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着这么一咬,手臂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,与此同时,整个场面变得玄之又玄,像是虚幻的,又像是真实的,真要说的话,我只能说那场面好似变得亦真亦假,令人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我也是急了,抬起另一只手,缓缓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次,我咬的特别重,所以,手臂传来的疼痛感也先前那一次更重,与此同时,我眼睛所看到的东西,再次变幻起来。

    待景物定下来后,我定晴一看,整个场面变得清晰无,一张法坛摆在我边,而谢雨欣则站在离我约摸一米的位置,呈现半跪之状,至于先前那种被血水束缚的感觉瞬间消失了,连那些小孩咬我的疼痛感,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这让我愣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这一切是咋回事?

    是幻觉?还是我咬了自己,这才破了那个?

    想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我压根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咋回事,不过,好在最终还是从那什么血水池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可,如此以来,一个问题摆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那便是先前那声,‘九哥哥,咬自己手臂’,这话到底是出自谢雨欣的嘴,还是我自己幻听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抬步朝谢雨欣走了过去,伸手放在她肩膀,用力往下压了压,想让她跪下去向神明忏悔,失望的是,她整个身子显得格外僵硬,特别是双腿位置,像是被冻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我蹲下身子,摸了摸她双腿,又拿起手的蜡烛在她双腿边晃动了一下,失望的是,她好似感觉不到蜡烛的热量一般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站起身,贴着她耳朵说了一句,“雨欣,可以跪下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身子微微一颤,但最终还是没能跪下去。

    瞬间,我变得束手无策,抬眼朝四周看了看,发现最后面的法坛有柄桃木剑,按照我的想法是,是直接拿过桃木剑,使用纯阳剑法。

    但,按照走起的规矩,既然已经走到这一关,必须将整个过程走完,否则,一旦回去,前面几个地方算是白走了,甚至会影响到整个做七,最让我担心的是,我怕一旦离开这个位置,那谢雨欣会第一时间暴毙。

    我有此考虑,是因为这走七不同于一般仪式,而是类似于死者临死前的收脚印,其意思是,行至地,踏至天,一行一踏兼天命,天命盛,地命旺,天地二命不可缪,缪一,增其气,缪二,增其神,缪三,增其元,缪四,增其德,缪五,增其福,缪六,增其贵,缪七,增其命。

    这缪七,便是走七的大致意思,但这谢雨欣的情况,不同于常人,并不能缪之七,只能到缪四,也是增其德,而这个德,代表着一个人的德性,德,说穿了,谢雨欣吃了不少人肉,她所犯下罪孽,实在是深重,只能先让其增德,令地下那些神明原谅她。

    至于后面三个,增其福,增其贵,增其命,不可强行加入这走七当,否则,只能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整套仪式,按照规矩来说,要走完整,一旦没走完,那是逗神明玩,一旦怪罪下来,赏个旱天雷劈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肯定有人会问了,谢雨欣不是才走了四个地方么,这与前面要求走完不是相冲突了么?

    我只能说,这个问题问的好,这次的确只走了四个地方,一方面是考虑谢雨欣不能走最后三个地方,另一方面则是每走一个地方,我都会烧些黄纸,问题出在这些黄纸身。

    摆法坛前,我曾经用这些黄纸,沾了一点黑狗血,而这黑狗血前也有提到,是阴阳二界一个颇为重要的媒介,一旦黄纸沾了黑狗血,再烧掉,这意味着,在向神明传达一个意思,那便是,我这人懂礼,但出于无奈,只能借用这次走七,走四个地方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这次走七之前,我心里挺忐忑的,主要是怕这次走七会出问题,谁曾想到走七没出问题,偏偏因为谢雨欣所犯下的罪孽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而目前想要解决眼前这个难题,唯有找柄桃木剑,但碍于我不能离开,我只好将眼神朝田埂抛了过去,发现那梨花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,一脸迷茫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试探性地喊了一句,“梨花妹。”

    她好似没听见,双眼依旧是迷茫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急的啊,又猛地喊了一声,她还是那般,这让我立马想起一个事,开始之前,我招呼过田埂那些人闭眼睛,堵耳朵,当时这梨花妹正在处于昏迷。

    莫不成是,她醒过来后,被稻田内的某种景象给迷惑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急的跟热锅的蚂蚁一样,猛地吼了几嗓门,失望的是,她毫无任何反应,一双眼睛依旧是那般迷茫,像是被什么给吸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难道任其这样?

    不想这个还好,一想这个,我恨不得立马走过去,但,在看到谢雨欣后,我立马打消了念头,只能扯开嗓门继续喊梨花妹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喊了多少声,知道我喉咙都快喊嘶了,一道极微小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陈九先生,您怎么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