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75.第1466章 做七(53)
    一闪过这这念头,我整个人都懵了,血水池。

    怎么会进入血水池?

    要知道阴间惩罚人的地方一般都是以十八层地狱为主,也是无论生前行多大的恶,都是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其一层。

    但,唯有我们这些懂行的人,才知道,在这十八层地狱之下还有一个血水池。

    而这血水池,顾名思义,是由血水所筑成的一个池子,当然这种血水并不是阳间泛指的血水,而是一种接近于硫酸的液体,能腐蚀鬼魂的魂魄,一旦鬼魂进入这血水池,每日每夜都在痛苦的嘶吼度过,最终魂飞魄散,消失在这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我万万没想到,谢雨欣所做的事,居然会被罚到这血水池来,这让我心沉如铁,整个人都变得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据传说,进入血水池,不死都要脱一层皮,还是活生生的用钝刀,一刀一刀地剐。

    当下,伸手朝谢雨欣摸了过去,她身跟先前触摸的一样,浑身黏糊糊的,我摸索着走到她背后,在她耳边轻声嘀咕了一句,“雨欣,跪下,向神明忏悔。”

    那谢雨欣应该是听到我的话了,双腿缓缓地朝地面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在跪到一半时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她并没有跪下来,双腿仅仅是成半弯状态,并没有跪到地面,我急了,再次说了一句,“雨欣,快跪下啊!”

    那谢雨欣再次用力,但,结果跟先前一样,并没能跪下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先前那股血腥味越来越重了,到最后,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好似身处血海之一般,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充斥着鼻子,令我下意识捏住了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,这太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谢雨欣好似动了,我伸手朝她摸了过去,发现她好似离我更近了,虽说我用胶布粘住自己眼睛的,但我能感觉到此时的谢雨欣应该是盯着我的。

    我有点疑惑,她盯着我干吗。

    陡然,我感觉手臂一痛,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,我的第一反应是被谢雨欣给咬了。

    正准备去推她,可怪的是,我明显把谢雨欣推开了,但手头的疼痛感并没有消失,相反,那种疼痛感却愈来愈重。

    玛德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正准备抬手去打掉那东西,在这时,我背后再次一痛,这次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咬我那东西的嘴不大,像是六七岁的小孩子的嘴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怔,难道…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挥动手臂朝背后煽了过去,可,并没有用,那种疼痛感更重了,痛的令我忍不住低声呼了一声,好痛。

    在这时,我浑身下好似被无数东西在撕咬一般。

    当下,我哪里还顾得那么多,一把扯掉黏在眼睛的胶布,也不晓得是粘的太久了,还是咋回事,在扯开胶布的一瞬间,我好似看到我身爬满了六七岁大的小孩,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地张着嘴咬在我身。

    我粗略的数了一下,估摸着得有二十来个。

    我眨了眨眼,瞬间,那些小孩便消失了,入眼是稻田,但身那种被撕咬的疼痛感却还在,是那样深入骨髓,是那样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真正让我恐惧的并不是我身那些小孩,而是谢雨欣的动作,只见,他保持着半跪状,双眼睁得大而圆,脸色呈菜叶青,一只手指着天,一只手指着地,嘴里碎碎地念着一些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起先,我以为自己看错了,死劲擦了擦眼睛,再次朝谢雨欣看了过去,发现她还是保持那种状态,也是说,我现在所看到的是真实的谢雨欣的姿态。

    这让甚是想不明白,她为何会保持这种状态,莫不成是因为先前的话,她想跪下去,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阻止了?

    想通这点,我脚下朝谢雨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发誓的说,我跟谢雨欣当时的距离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,而且间空荡荡的,但我迈开脚步时,却感觉自己好似站在水里一般,根本迈不开步伐,再加鼻子所闻到的那股血腥味,我立马确定,我们必定身处血水池无疑。

    咋办?咋过去?

    我也是急了,哪里还顾得身的疼痛感,奋力提脚,可,脚下好似有千万斤重一般,压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玛德,这是你逼我的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双眼微微闭,嘴里念了几句静心咒,尽量让自己平缓下来。

    待念完静心咒后,我缓缓睁开眼,以手的一对蜡烛为剑,开始舞动起来,一变舞动着,嘴里一边念着,一剑断烦恼,二剑断***,三剑断贪嗔。

    这三句话是纯阳剑法的第六式,也是玉龙抬头风云吼的一个剑法,其作用是镇住一些邪气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会问,纯阳剑法不是攻击四十九式么,为什么不用更高深的剑法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个讲究,其一得有剑,其二得有火龙纯阳剑。

    而目前的情况是,连桃木剑也没有,更别谈火龙纯阳剑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第七式已经是最高层次的一种剑法了,再往不但没效果,甚至会招来反噬。

    待念完这三句话,我将手的蜡烛快速挥动,说不虎虎生风,但由于在次在香港学了四段式的缘故,这一对蜡烛被我挥舞的也算是有几分架子。

    约摸挥动了两分钟的样子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脚下轻了一些,但作用并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沉如铁,本以为这纯阳剑法有用,奈何身旁实在是无可用之剑,倘若有桃木剑在手,至少能将纯阳剑法挥舞到第三十层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看来想要破解目前这种局面,只能整把桃木剑过来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抬头朝田埂看了过去,也不晓得咋回事,抬头所见的地方,仅仅是在稻田内,再远一点的地方,像是被什么浓雾给弥漫了一般,压根看不透。

    更为怪的是,在我抬头的一瞬间,我又好似看到自己并不是在稻田内,而是身处血水池,无边无际的血水侵蚀着我的身体,我身则挂满了孩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,两种不同的景象在我眼帘内不停地变化着,变化着,令我整个人的神志变得迷迷糊糊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