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74.第1465章 做七(52)
    我试探性朝地面的黄纸摸了过去,待摸到黄纸时,手指头传来一阵疼痛感,吓得我连忙缩回手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这黄纸明显是燃着的啊,但愣是没感觉到黄纸所散发的热量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当真是怪哉的很,我又摸了一次,跟先前一样,没感受到热量。

    咋回事?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莫不成这黄泉路有东西在捣乱?

    一念至此,我猛地想起一个事,那便是传说的黄泉路,崎岖颠簸,各种魂魄哭嚎着不肯前往,有的满嘴花言巧语讨好阴兵,有得迷迷糊糊的一路直走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我贸然闯入,很容易让周遭一些魂魄捣乱。

    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,我想睁开眼直接去看,毕竟,有些东西,唯有用眼睛方才能达到最直观的效果,但想到会陷入幻境,我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跪了下去,嘴里碎碎念地说:“各位大佬们,小子陈九受人所托,来此处烧点东西便走,还望诸位大佬们给小子行个方便,待事成之后,小子定烧一刀黄纸感谢各位大佬们的提携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磕了三个头,紧接着,便能感觉到微微热量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股热量愈来愈强,不到片刻时间,燃烧黄纸所散发的热量便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这让我松出一口气,心里也是郁闷的无,没想到只是阴兵鬼差,也懂得要黄纸,当真是应了那句话,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话,我仅仅是心里嘀咕了一番,没敢说出来,便抬步朝最前面那张法坛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最前面的一张法坛,是阴间的第三站,也是恶狗岭,懂行的人都知道,狗和鸡是阴阳两间沟通的两个重要媒介,而狗可以看到阴间的灵魂发出叫声,金鸡报晓鬼魂必须避让阳光,以免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而细心的人甚至会发现,老牙狗永远不会睡在惹炕头,金鸡永远不会趴着睡觉,如道家的一句话所说的那样,万物生灵都有自己的规律和法则。

    而这恶狗岭,在阴间算是一种惩罚的地方,一般生肖属狗跟鸡的人,过这恶狗岭如履平地,一路向前即可,生前害狗、杀狗、吃狗的人过这恶狗岭,则会魂飞魄散,特别是屠狗之人过这恶狗岭,十之**会被这群恶狗给吃的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也不是没办法破,例如入殓时,会在棺材内放入一些稻谷的灰尘,那些灰尘实则是魂魄过这恶狗岭所用。

    好在我这辈子也没做啥得罪狗的事,所以,对这恶狗岭我不是很紧张,按照我的想法,肯定是轻而易举地能过了。

    但,我却忘了,我这双手不知道杀了多少只鸡,这不,我刚到恶狗岭,正准备伸手去摸法坛下面的黄纸,觉得手背的位置,好似被什么东西给啄了一下,吓得我连忙将手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在做七开始之前,我考虑到了这恶狗岭,但我被这名字给迷惑了,只记得狗,却忘了这恶狗岭,除了狗,还有鸡。

    玛德,咋办?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愣在原地没敢乱动。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脚下来传来一阵疼痛感,好似被无数只鸡在啄一般,那种疼痛,特别钻心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咋办?

    难道任由那些鸡公啄我?

    我想过伸手去赶跑那些鸡,但入手却是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,可,那种被鸡啄的感觉,却是一次一次强烈。

    玛德,我堂堂一个八仙,本来是靠杀鸡敬神的,莫不成到了这恶狗岭,还能被这些鸡欺负不成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用力跺了跺脚,可,那种感觉还在,且先前更为疼痛了,甚至可以说,这种疼痛已经钻入心扉。

    擦!

    我怒骂一句,伸手在法坛摸了摸,摸到一个竹筒,我记得这竹筒里面放了一点米,是用来插蜡的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头一喜,连忙从竹筒里摸了一些米,撒在地面,故作恶人,沉声道:“你们这群畜生,今天敢阻挡我,信不信,我回去后,让你们绝了种。”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我的话起了作用,还是撒在地面那些米起了作用,那种钻心的疼痛感瞬间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值提一提的是,入殓时,在棺材内放的米,也是在这恶狗岭使用的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松出一口气,哪里敢犹豫,立马摸出法坛下面的黄纸,点燃。

    待黄纸烧的差不多,我立马朝最间的法坛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间的法坛,是阴间的第四站,也是酆都城,传闻,这酆都城里面有两道城门,在二道门和头道门之间,有两种灯火悬空漂浮,一盏光亮无,一盏昏暗黑沉。

    光亮的那盏灯代表善良,昏暗黑沉那盏灯代表邪恶。

    若生前为善良,死后,走到这里则从光亮那盏灯进入阴曹地府,等待轮回转世,若生前为邪恶,死后,走到这里则从昏暗黑沉的灯进入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按照我最初的想法是,谢雨欣生前吃了那么多人肉,在走到这个位置,肯定是进入十八层地狱,只要能从十八层地狱走出来,便可以回到最后一张法坛,开始起阵做仪式。

    但,让我没想到的是,当我出现在第四张法坛时,我整个人好似失去控制一般,四肢压根不受自己控制,知道四肢在拼命走路,但却感觉不到身子在动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当真是怪异的很,待我回过神来时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,这血腥味并不像平常那种血腥味,而是夹杂了种种恶臭在里面,令人闻了想吐。

    我伸手朝前面摸了过去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前面是个人的轮廓,但我不敢认的是,这人浑身粘乎乎的,像是被鲜血淋过一般。

    我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,站在这个位置的应该是谢雨欣才对,而当时谢雨欣身干燥的很,怎么会变得粘乎乎的。

    等等…。

    难道…我们进入了血水池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