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73.第1464章 做七(51)
    当我走完七步后,也不晓得是我感觉出错了,还是咋回事,觉得边的气温好似低了一些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手臂起了一层很薄的冰渣子。

    伸手一摸,我整条手臂格外冰冷,好似从冰柜拿出来一般,最为怪异的是,我一双腿好似变得格外僵硬,微微弯腰摸了一下,很凉,但没手臂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到阴间了?”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心里不敢确定,便抬手放在嘴边,哈了一口气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呼出的气,也变得格外冷。

    这让我脸色一沉,按照做七的规矩,走完这七步,铁定是到了阴间,值得一提的是,这种阴间,并不是传说的阴间,而是一种特定的气场,类似人的第六感,看不见,摸不着,唯有身心全部融入其,方才能感悟到这一切,而这种地方称为,伪阴间。

    一般道士说下阴间办什么事,其实是走进这伪阴间。

    当然,说是伪阴间,其实跟阴间差不多,唯一的差别在于,伪阴间是完全由气场构造而成,没有真正的阴间那么凶险。

    我没敢大意,凭着这种感觉,伸手朝法坛摸了过去,打算摸一对蜡烛,点燃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点蜡,其实是一种较迷信的说法,大致意思是,蜡烛在一些仪式,属于人的心眼,点亮一对蜡烛,相当于打开人的一对心眼。

    当然,说是这样说,其实还是什么看不见,但这个是规矩,必须得点。

    当我摸摸索索的点燃一对蜡烛时,跟我预想的一想,什么也看不见,只能感觉到眼前有一对蜡烛在跳动,我没敢久留,凭着先前的记忆,迈开步子朝左边那个法坛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从做七这个仪式来说,左边那个法坛代表着阴间的第一站,也是当地的土地庙,而之所以来这个法坛,是想稍一点黄纸、蜡烛、元宝给这些土地大老爷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这种烧黄纸、蜡烛元宝与做七前烧的黄纸不同,先前烧是让土地爷同意借地,也是烧给正土地大老爷。

    现在烧的东西,并不是给那种土地大老爷,而是正元土地大老爷,所说只差了一个字,但这两个土地爷的体系,却是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正土地大老爷,一般是管地,例如,建房、建寺庙,一般都得先拜土地大老爷,得让土地大老爷同意,方才能建房子。

    而这正元土地大老爷,是管理着人死后的生魂,有个俗话是这样说的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一方土地保一方人,说的便是正元土地大老爷。

    别看这正元土地大老爷官职不高,却是家喻户晓的正神,更是阳间跟阴间的一个重要使者,无论办啥跟死者有关的仪式,一般都要给正元土地大老爷烧东西。

    用我们阳间的话来说,这个官职是个香饽饽,有油水可捞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个原因,做七时,烧黄纸的数量,在这个位置是最多的,原因很简单,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。

    待摸到那个法坛时,我跪了下来,将事先准备在桌下的黄纸、蜡烛、元宝点燃,嘴里又说了一大段好话。

    约摸等了十分钟的样子,我抬手摸了摸另外手的蜡烛,按照做七的规矩,烧完黄纸后,如果蜡烛熄灭了,则证明正元土地大老爷不放行,如果没熄灭,则可以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我摸过去时,能感觉到蜡烛的热量,这让我心头一喜,应该是同意,立马朝右边的法坛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右边的法坛,代表着阴间的第二站,黄泉路。

    俗话有说,黄泉路不好走,黄泉路无老少,在黄泉路看不到日月星辰,看不到土地尘埃,看不到阳关大道,有得只是一条虚无缥缈且迷雾重重的小道。

    而在整个做七过程,这黄泉路也难走,说白了,在这边所烧的黄纸、蜡烛、元宝等东西,都是烧给那些压着鬼魂的鬼差的,其实是收买这些阴差。

    但这间有个难题,黄泉路孤魂野鬼多。

    不对,严格来说,在黄泉路的生魂,还算不鬼,唯有到了酆都城,才能算的鬼魂,这路的只能叫半生魂半鬼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个原因,这黄泉路才难走,因为那些半生魂半鬼会成为绊脚石,如民间常说的,鬼拖脚、鬼打墙。

    这种鬼拖脚、鬼打墙其实是一个人在一个特定的场合走了七步,误入到伪阴间的黄泉路,之所以会觉得脚下无力、或者前头无路,完全是那些半生魂半鬼在作怪。

    所以,当我出现在这法坛时,我压根不敢大意,每一个动作都尽量保持的绝对标准,先是摸了摸法坛的台面,从面摸了三柱清香,值得注意的是,这三柱清香代表着人肩膀三把火,不能落地,一旦落地,代表着肩膀三把火熄灭了。

    倘若三把火熄灭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当下,我死死地抓紧三柱清香,又摸摸索索地朝法坛下面摸了过去,令我郁闷无的是,这法坛下面居然没黄纸、蜡烛、元宝等东西。

    这不对啊,先前摆法坛时,我明显在这下面放了不少黄纸等东西,怎么会不见了?

    我再次摸了过去,入手冷冰冰的,但是没黄纸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难道这个时候,还有人跟开玩笑不成?

    当下,我沉声喊了一句,“哪个不开眼的,敢拿本尊打趣,信不信本尊一个掌心雷劈了你。”

    骂完这话,我深呼一口气,再次朝法坛下面摸了过去,怪的是,我这次一摸,立马摸到了黄纸,当真怪哉的很。

    但我没敢往深处想,因为在这种地方,一旦乱想,很有可能会被周遭的气场影响到自己的想法,从而陷入无止境的幻境当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立马抓起黄纸等东西,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说起来也是古怪的很,我这边点燃黄纸,却愣是没感觉到有热量传过来,要知道先前少黄纸时,我能明显到烧黄纸的能量。

    但,这次愣是没有。

    这让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