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3章 做七(50)
    但见,那原本悬浮在半空的黄纸,陡然朝我袭了过来,一张、一张又一张,朝我脚下袭了过去,更为奇怪的是,那些原本放在田埂边上的黄纸,也朝这边袭了过来。

    真正令我恐惧的是,这稻田内压根没任何风,就连常见的微风也没有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我整个人已经被黄纸掩盖了一大半,而边上那些围观的村民,早已跑得没了踪迹,唯独郑老板媳妇、梨花妹以及柳南村几个村民伫在那。

    肯定有人会问,陈九,你咋那么2,黄纸来了,你咋不跑。

    我只能说,我倒是想跑,问题是脚下好似被什么东西给定住了一般,压根迈不开步伐,只能直愣愣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又过了约摸三分钟的样子,那些黄纸已经掩盖到我脖子处,我抬眼朝田埂边上看了过去,松了一口气,那地方的黄纸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而那梨花妹看着这一切,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,就像下稻田,被我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怔了怔神色,就准备伸手去打掉那些黄纸,奇怪的是,无论我怎么使力,那黄纸像是被502胶水黏住一般,压根掰不动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再次使力,跟先前一样,掰不动。

    我也是急了,难道就这样被黄纸给困住了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神色一怔,双手鼓足力气,想挣脱出去,奇怪的是,我刚使力,从黄纸外边传来一股气力,像是七八个成人在边上死死地抱住黄纸一般,令我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难道真被黄纸给困死了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梨花妹好像发现了这一情况,撒开腿就朝稻田这边跑了过去,一边跑着,一边喊,“九哥哥,我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我猛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但,为时已晚,那梨花妹已经下了稻田,就在她下稻田的一瞬间,也不晓得咋回事,我身体四周陡然传来一阵轻松感,低头一看,我身边哪有什么黄纸,除了空气,还是空气,就连先前被我掀翻在地的法坛,也完好无损地摆在那。

    再朝田埂看上,那堆黄纸完整无缺地留在那。

    幻觉,幻觉!

    刚才那一切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我暗道一声,抬头朝梨花妹看了过去,就发现她的动作停了下来,整个人呈现跑步的姿势,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白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哪里还顾得上其它东西,猛地朝她跑了过去,一把抱起她,就朝田埂上送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整个人的神色好似变得有些不清晰了,眼神迷离地看着我,虚弱道:“九哥哥,答应我,无论遇到什么事,保命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让她别说话,又将她交给郑老板媳妇,由于做七已经开始了,我也不敢走出稻田,仅仅是站在稻田边上将梨花妹交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媳妇好似对梨花妹的伤不太在意,就问我:“陈九先生,这做七能弄下去么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不说话,便招呼她照顾梨花妹,再次回到法坛边上。

    有了先前的经验,这次,我没乱敢撒黄纸,主要是弄不清楚,地下那些神明到底是什么打算,便站在法坛边上愣了好长一会儿,最终决定先念几次静心咒,先让自己保持在空冥境界。

    当下,我席地而坐,双眼微闭,开始念静心咒。

    待念完几次静心咒后,我呼出一口气,没敢睁开眼,正所谓,眼睛所看到的,未必就是真的,唯有看不见,方才是可取之道,也只能这样,才能避开那所谓的幻觉。

    毕竟,眼睛都看不见了,还有什么原因能陷入幻境当中。

    打定这个主意,我朝围在田埂上的那些人喊了一声,“大家都闭上眼睛,无论发生什么事,切莫下稻田,一旦下了稻田,梨花妹就是个例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想了一下,这幻觉一般是从两个方面来,要么幻听,要么幻见,光闭眼睛估计还不行,得将耳朵堵上才行。

    但,如果连耳朵也堵上的话,外界发生什么事,我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后,我打算连耳朵也堵上,但我有两个担心,一个是田埂上那些人会下稻田,二是怕谢雨欣出事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我愣了一会儿,最后心头一狠,朝田埂上再次喊了一句,“大家切记一句话,千千万万别睁眼,也千千万万别下稻田,如果有可能,还希望你们能把自己耳朵堵上。”

    令我郁闷无比的是,其他都说了好,唯独那郑老板媳妇好似没听见一般。

    我朝她喊了一声,“老板娘,不知道能否请你将自己耳朵堵上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陈九先生,实在不好意思,我本是失明人,若是堵上自己的耳朵,我怕跟这个世间失去联系。”

    我还想说点什么,但想到那郑老板媳妇的确是这样,也不好再说什么,就让她一定不要下稻田,即便听到谢雨欣在呼救,也不能下稻田。

    她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我松出一口气,也没再说话,先是找了两块黄纸,揉成一团,后是塞进自己耳朵,最后盯着稻田看了一会儿,大致上把所有方位方位记了下来,又将法坛以及法坛上面一些东西的摆放位置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记好这一切,我缓缓闭上眼,我怕自己会忍不住睁开眼睛,特意找了两条胶布,黏住眼睛,这才彻底放下来。

    “呼!希望老天保佑!”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手头上朝法坛上摸了过去,摸了一些黄纸,又从口袋掏出打火机,最后朝退了三步,滑燃打火机,点燃黄纸,烧在面前,嘴里嘀咕了几句,大致上是,希望老天爷保佑这次做七顺顺利利。

    待烧完黄纸后,我朝东方作揖三次,又朝西方掰了掰,最后神色一怔,立马站了起来,嘴里念了好长一段词,脚下踏着三进二的步伐,在法坛边上走了七次。

    这个七次,在我们八仙眼里称作,走七,其意思是从阳间走到阴间,根据传闻而言,阳间与阴间的距离,仅仅隔了七步之邀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七步,并不是说,随意的走上七步便到了阴间,而是在特定的场合,走上特殊的步伐,方才可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