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2章 做七(49)
    那梨花妹见我神神叨叨的,就问我:“九哥哥,你跟谁说话呢?”

    我扭头望了望她,朝地下指了指,也不再开口,她好似明白过来,站在我边上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燃烧中的蜡烛元宝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俩一直站在边上,谁也没说话,而郑老板媳妇跟那些村民则一直站在田埂边上,至于谢雨欣一直站在法坛边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样子,那蜡烛元宝燃烧的挺好,按照我们八仙的话来说,应该是土地大老爷同意了,但我又不敢确定,毕竟,这是别人的地头,不是我们东兴镇。

    当下,我掏出阴阳卦,嘴里念叨了几句,朝地面抛了过去,低头一看,是宝卦。

    这让我松出一口气,捡起阴阳卦,正准备回头,就就听到哐当一声,扭头一看,先前悬浮在半空中的那只鸡公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让我哭笑不得,这土地大老爷太特么现实了吧,也没说话,摇了摇头,就准备朝最后面那个法坛走过去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见我要走,就问了一句,“九哥哥,现在是不是可以正式开始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让她赶紧出去,毕竟,等会过去,就得准备燃放鞭炮了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哦了一声,悻悻地朝田埂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后,我回到最后一个法坛,由于那鸡公掉下来时,正好砸在法坛上,整个法坛显得乱糟糟的,我又花了一些时间将法坛重新整好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我神色一凝,扫视了四周一眼,一切正常,这让我放下心来,朝田埂上的村民喊了一声,“鸣炮,起坛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村民连忙搬了一大卷鞭炮放在田埂上,点燃。

    顿时,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这开坛的鞭炮燃放的时间必须要长,还得闹出最大的动静,说白了,就是用这鞭炮声,去镇住附近的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另一层含义,那就是利用这鞭炮声提醒地下那些神明们,你家要来东西了,让他们准备收东西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两个原因,所以,在燃放鞭炮时,那村民搬了几十桶礼花摆在田埂上,点燃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鞭炮声,礼花声交际在一起,有股说不出来的的热闹。

    但,我的心情并没有因为这热闹气氛而变好,相反,我脸色越陈越深,眼睛一直盯着谢雨欣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谢雨欣就好似一颗定时的炸弹,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发作,我压根没任何把握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这田埂边上的村民逐渐多了起来,都是柳南村周边一些村子的村民,估摸着是过来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待鞭炮声停止后,时间已接近十点,那一条条田埂上挤满了人,争先恐后朝我跟谢雨欣看了过去,时不时会传出几道声音,大致上是问三个问题:

    这是干吗呢?

    那年轻小伙子是谁啊?

    那女人站在那怎么有点像神经病。

    听着这些话,我皱了皱眉头,按照我的意思是,将那些看热闹的赶走,但考虑到人生地不熟的,万一没能将那些村民赶走,搞不好还会招来那些村民的厌恶,甚至会影响到整场做七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假装没看见那些围观的人,我则怔了怔神色,又抖了抖衣服,最后检查了一下五个法坛,又看了看谢雨欣的情况。

    一切皆好!

    我重重地舒出一口气,双手抱拳,高举于顶,扯开嗓门喊了一声,“鈷亟,七起!”

    我喊得这话是做七的开头语,也就是说,当这句话喊出口时,整个做七算是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喊完这四个字后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整个稻田的气温,在这一瞬间降低了,令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连忙朝谢雨欣看了过去,就发现她好似没受到这气温的影响,依旧站在那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我呼出一口气,抬头瞥了地面一眼,也不晓得是我看花眼了,还是咋回事,就感觉地面的泥土好像比先前黑了一些。

    当下,我从法坛捞起一把黄纸朝地面撒了下去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黄纸就好似被控制了一般,竟然不朝地面落去,相反,居然朝空中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怪,更怪的是,田埂上那些围观的村民,还以为我道行高深,一个劲地在边上鼓掌,吆喝着,“好小子,道行真深,这一手天女撒花玩得比那些七八十岁的道士还要厉害。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吐血,我这叫厉害么,明显是地下那些神明不愿意收黄纸,这才将黄纸直接飘到天上去了。

    我当真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黄纸飘到半空中后,居然在半空中凝成了一个人的轮廓,若不仔细看,还以为有人飘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起先,我以为自己看花眼了,死劲擦了擦眼睛,定晴一看,没错,那些黄纸的确凝成了一个人的轮廓,但很是模糊,看不清脸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围观的那些村民沸腾了,一个个往死里鼓掌,一时之间,当真是掌声如雷,“好,这小子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活了这么多年,第一次见到这么有本事的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“太厉害了,莫不成他这一招就是传说中的撒豆成兵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醉的一塌糊涂,特想告诉他们,这不是我的功劳,但目前,这种情况,根本没机会说话,当下,我浑身一怔。

    按照我最初的打算,这做七肯定会遇到诸多阻拦,毕竟,赎罪不是那么好赎的,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才刚开始,就出现这种情况了,接下来的做七,天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啊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将整张法坛掀了过去,指着地面,破口大骂,“你大爷的,给你脸了是吧!你信不信,老子把这块稻田一把火烧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骂着,一边再次撒了一些黄纸,令我松出一口气的是,这次洒出的黄纸,直接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麻蛋,看来这做七不能讲理,只能动粗了,不然,我实在不敢想象做七后面还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我刚生出这个念头,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,差点没吓疯我,而围观的那些村民更是被吓得哭爹喊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