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69.第1460章 做七(47)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哪里敢犹豫,立马跟了去,嘴里一直喊着,“雨欣,等等我,等等我。 ”

    那谢雨欣跟先前一样,压根不理我,更为怪的是,他走路的方式更为诡异,双手摆动的频率格外怪,浮动特别大,双脚迈开的步子也是特别大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心疑惑的很,记得先前谢雨欣精神出问题时,走路也不是这个样子啊,咋现在变成这般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脚步不由加快了几分,朝谢雨欣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我追到谢雨欣时,她已经出现在稻田内,让我想不明白的是,她居然径直朝间那个法坛走了过去,最后抬眼朝四周瞥了瞥,好似在看什么我,又好似在寻找什么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在她身打量了一眼,发现此时的谢雨欣,眼神涣散,双目无神,整张脸更是一片惨白,我试探地喊了她一声,“雨欣!”

    她缓缓扭过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心里实在是没底,盯着她看了好长一会儿,压根不敢起坛做七,而郑老板媳妇等人显然也是发现那谢雨欣有点不正常,特别是梨花妹,干脆直接跑了过来,问我:“九哥哥,现在咋办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不知道,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离九点的吉时仅剩下五分钟。

    咋办?咋办?

    我也是急了,看这情况,谢雨欣一时半会,肯定好不了,但离吉时仅剩下几分钟,根本没更多的时间去考虑其它问题。

    我愣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,实在是没想出办法,那郑老板媳妇也在田埂喊了一声,“陈九先生,你跟她说了什么,雨欣怎么会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压根不知道怎样回答她的话,干脆也没回答,朝谢雨欣看了过去,双手缓缓朝她手臂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我怪的是,那谢雨欣好似知道我要抓她手臂一般,在我手臂快要接触到她时,她猛地一抬手,直接打开我手臂,紧接着,抬腿是一脚,照着我胸口踹了过来。

    好在我反应还算快,避开了她那一下,否则,我估摸着会被她直接踹飞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要不…算了吧!”那梨花妹好似担心我会受到什么伤害,在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不说话,心里却在琢磨谢雨欣刚才踢我的动作,按照常理来说,她应该不会做出这般动作才对,原因在于,此时的她属于没有精神意识的,如同行尸走肉,不可能会懂得打开我手臂,更不可能踹我。

    那么,只有一个解释,那便是谢雨欣的潜意识,可能还保存着一丝清醒。也是说,她所做出来的动作,很有可能是下意识的反应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连忙再次朝谢雨欣手臂抓了过去,跟先前一样,她先是打开我手臂,后是抬腿踹我。

    我一连试了三次,每次,谢雨欣都是先打开我手臂,后是踹我,好似她脑袋里面设置了某个自动程序一般。

    当下,我试着从后面去抓她手臂,结果还是那样,这让我更加确定了自己想法,让梨花妹先从稻田出去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好似有些不太愿意,嘴里嘀咕了好几句,大致是,她想留下来帮我。

    我白了她一眼,说:“你留下来没用,只会碍手碍脚。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完我的话,嘟着嘴,极不情愿地岸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后,我怔了怔神色,试探性地朝谢雨欣靠了过去,由于有了先前的经验,这次,我是从她背后靠了过去,双手缓缓地抱住她。

    那谢雨欣先是挣扎了几下,后是抬腿踢了几脚,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将头挨紧她耳边,柔声道:“雨欣,我知道你能听到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瞥了瞥她脸色,虽说还是先前那么惨白,但我眼尖的看到她眼瞳好似眨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面色一喜,应该是刚才的话起了作用,又按照先前那样,挨着她耳边继续说:“雨欣,听我说,你其实是郑老板的女儿,只因为你体内阳气过盛,导致你精神出现混乱,而我现在所做的一切,有两个原因,一是替你排除体内的阳气,二是替你赎罪,买通下面的神明,一旦这场做七能成功,你便能变得跟正常一样,你若听到我的话,还请眨眼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立马朝她眼睛看了过去,令我失望的是,她一双眼没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难道不行?

    在我失望之际,那谢雨欣的眼神眨了一下,虽说她眨眼的动作非常轻,倘若不仔细看,很难发现,但还是被我给看到了。

    我面色狂喜,再次柔声道:“接下来我要你替做七,你需要站在现在的位置别动即可,不过,你得注意三点,第一,你不能开口说话,很容易让大自然的阳气入体,从而导致你体内的阳气紊乱,第二,你不能动,一旦动了,你四肢很容易被阳气给伤了,将来可能会出现断肢的情况,第三,等会听到我在你耳边说话时,你必须跪下去,向地下的神明忏悔,特别是第三点,你必须记在心里,否则,整个做七会以失败而告终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顿了顿,继续道:“你若听到我的话,还望你给我眨个眼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谢雨欣也不知道咋回事,猛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一愣,立马明白过来,她应该是记住我刚才的话了,还以为我开口,她要跪下来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敢说话,连忙拉她起来。

    刚把她拉起来,我走到她前面,在她身盯了一会儿,发现她整个人好似没先前那么疯癫,准备伸手替她整理一下衣服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手还没碰到她衣服,她猛地打开我手臂,抬腿朝我踢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让我更加确定,先前的话有了作用,她之所以会踢我,很有可能是下意识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没敢再犹豫,立马朝田埂边喊了一声,“准备好鞭炮,马起坛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先是将谢雨欣面前的法坛的一对红蜡、三柱清香点燃,又烧了一黄纸在桌子下面,后是点燃其它几个方位的蜡烛、清香,只留下最后面那个法坛没点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