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9章 做七(46)
    ..,抬棺匠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找了一个还算干净的地方,离那稻田估计得有几十米。

    我先是掏出烟,点燃,抽了一口,后是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去,又擦了擦我边上的空地,示意谢雨欣坐下。

    她好似不明白我的动作,不过,还是在我边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吸了一口烟,淡声道:“雨欣,你对郑老板媳妇了解多么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“不是很多,就知道她是郑老板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她家有几个儿女么?”我轻声问了一句,我怕她想歪,又连忙补充了一句,“你别想歪了,我就是跟你随意聊聊。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“九哥哥,没事的,你想问啥,直接问就行了,至于你说的她家儿女,好像有六七个,不对,应该有**个,还是不对,应该说她们家有好多,我每次过去,看到的都是不同的小孩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看来她是真的完全不知道郑老板就是她父亲,郑老板媳妇是母亲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再次吸了一口烟,笑道:“雨欣,你可能看错了,郑老板媳妇没有那么多儿女,据我所知,他们家只有一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女儿?”她疑惑地看着我,说:“不对,不对,他们家有好多小孩的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不知道她所看到的是幻觉,还是其它脏东西,估摸着想让她相信我的话,还得费一番功夫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深呼一口气,问道:“雨欣,你觉得我对你怎样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她神色一紧,忙说:“九哥哥,不可以的,我很脏的,再说,你有梨花妹了,不能追我的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这什么跟什么啊。

    瞬间,我立马明白过来,她这是误以为我要追她,我…我…我真的无语了。

    好吧,一般男的向女的表白之前,都会问上一句,你觉得我对你怎样。

    我连忙跟她解释道:“雨欣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意思是站在朋友的角度来看,你觉得我对你怎样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谢雨欣显然也是知道自己误会我了,面色一红,将头埋得很低,支吾道:“九哥哥…我…我,哎,我不知道杂说了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就说:“没啥的了,人嘛,难免会领悟错意思,对了,说真的,你觉得我对你怎样?”

    她抬头瞥了我一眼,很快又低了下去,说:“很好,以前还没见你时,就天天听梨花妹念叨你,说你如何有底线,心肠如何好,又说你手可断,原则不可废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捣鼓老半天,我在梨花妹眼里还有这么多优点啊,不过,这也是意料之zhong的事,情人眼里出西施嘛!

    虽说我跟梨花妹目前不是那种关系,但我好歹也算是梨花妹的监护人。

    “先不说梨花妹怎么看我,就说说你是怎么看我的?”我朝谢雨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考虑了一下,说:“很快,你没嫌弃我,还跟我做朋友,在我遇到危险时,你还帮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这个人可信吗?”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“当然可信啦,九哥哥是好人,不相信你,还能相信谁呢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本来想抬手摸摸她脑袋,但一想到我自己比她大不了多少,立马缩回手,心里不由尴尬的要命,我潜意识zhong一直认为她跟梨花妹一样,都是小朋友来着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我出社会早,都快成老油条了,而看待梨花妹跟她的同学,完全是拿她们当小朋友来看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尴尬的笑了笑,就说:“那我的话,你信么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连忙说:“那我告诉你,郑老板家只有一个女儿,并没有其他子女,你所看到的很有可能是脏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谢雨欣脸色明显一变,整个人轻微抖了一下,吓得我连忙闭嘴,好在仅仅是一瞬间,那谢雨欣就说:“九哥哥,真的吗?你没骗我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尽量让自己声音变得平缓一些,“你觉得我会骗你吗?”

    她盯着我眼睛看了一会儿,摇头道:“不会!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觉得郑老板家有几个子女?”我试探性地问了一下,我怕她的精神会混乱,眼睛一直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好在她好似没啥反应,就听到她说:“很…不对,就一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松出一口气,说了老半天,就是想慢慢疏通她,在她精神稳定的状态下告诉她,她就是郑老板的女儿,又想告诉她,这次做七是为她而做。

    但,我的下一句话,却令她整个变得躁动起来,我说:“郑老板的女儿姓谢。”

    仅仅是说了一个谢字,那谢雨欣整个人开始抖了起来,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向,吓得我连忙说:“叫谢雨彤。”

    我没敢说出谢雨欣三个字,主要是怕她精神一下子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而谢雨欣听着这三个字时,整个人陡然变得安静起来,瞪大着眼睛望着我,疑惑道:“郑老板不是姓郑么?他女儿怎么姓谢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能感觉到她精神目前还是稳定的,就打算以讲故事的方式,把原本发生在谢雨欣身上的事,转移到一个莫须有的人物上。

    唯有这样,方才能令她逐渐去相信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说实话,先前我准备这样做时,心里没一点底子,但说到这里,我隐约有点把握,便缓缓把一些事情,从头到尾跟她讲了一遍,为了防止她会有所察觉,我把吃人肉的事情换成了吃牛肉。

    当我把所有事情说完后,我一动不动盯着谢雨欣,想从她的表情zhong看出来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令我欣喜的是,她听完后,仅仅是愣了一会儿,便开口道:“九哥哥,那谢雨彤后来怎样了,有没有被那人就治好?”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我知道重要的关头来了,先是深呼一口气,后是抖了抖有些麻木的腿,又将声音压得特别低,说:“还不知道,就看那谢雨彤会不会配合了。”

    她望了望我,就问我:“应该怎样配合呢?”

    我缓缓起身,说:“雨欣,假如你是那个谢雨彤,你会配合我吗?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“会啊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好似明白了什么,整个人毫无征兆地抖了起来,双手拼命朝头上抓了过去,一双冷冰冰的眼珠子,毫无任何感**彩。

    我急了,一把抓住她肩膀,“雨欣,雨欣,是我,是我啊!”

    她好似没听到我的话一般,缓缓站了起来,整个人看上去就好似没了精气神一般,不过,让我想不明白的是,她居然朝稻田那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在后面喊了几声,她还是没理我,脚下却一直稻田那边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