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8章 做七(45)
    不待梨花妹跑过来,我扯开嗓门问了一句,“谁诈尸了?”

    她跑到我边上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了一句,“林…林…李巧儿诈尸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呼一声,那林巧儿已经死了十年,怎么可能诈尸,而我边上那些村民听着这话,一个个也是懵了,几双眼睛直刷刷地朝朝梨花妹看了过去,就听到梨花妹断断续续地说:“就在…刚才,我们去祭拜林巧儿时,她…她…她坟头上的墓碑陡然倒了,墓碑下面有块小石板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深呼一口气,朝我看了过来,继续道:“那石板上面刻着2008年9月27号,陈九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整个人都快懵了,连忙问她:“那石板在哪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刚才跑得急,没来得及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又问:“那你说的诈尸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望了望我,好似想到什么恐怖的事一般,整张脸一下子变了颜色,她说:“那…那坟头,也不知道咋回事,忽然掀开一道口子,里面只有一口空棺材,并没有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尸体?”我懵了,连忙朝边上的村长看了过去,就听到其中一名村民说: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我们当初秦烟看着巧儿的尸体放在棺材内,怎么可能没有尸体。”

    梨花妹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,她也不知道,又说,林村长也说过类似的话。

    尸体去哪了?

    这是我脑子的第一个想法,就准备过去看看林巧儿的坟头,但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离九点愈来愈近了,若是此时过去,肯定得耽搁做七的吉时。

    但若,不过去,又有些不心甘,毕竟,当初林巧儿可是救过我一命。

    在这种忐忑中,我煎熬地过了好几分钟时间,等我回过神来时,郑老板媳妇、谢雨欣以及一些村民走了过来,我大致上看了一下,那林村长没回来。

    待她们走过来时,我朝郑老板媳妇问了一句,“林村长呢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林村长在坟头有点事,一时半会可能赶不回来,对了,陈九先生,现在差不多快九点了,可以做七了吗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为今之计,只有先捣鼓做七了,至于林巧儿的事,只能暂时搁置。

    当下,我正准备说话,那谢雨欣走了过来,朝我递了一块石板过来。

    我接过石板,盯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就发现这石板应该有些年头了,石头边缘的地方都已经起了一层层青苔,而在石板的中间,写的是2008年9月27号,陈九。

    虽说先前梨花妹跟我说过石板的事,但自己亲眼见到这石板,我心里还是掀起惊涛骇浪,就连拿着石板的手,也轻微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按说林巧儿是十年前埋了地下,也就是说这墓碑应该也是那个时候立得,而这小石板又是咋回事?

    莫不成十年前,就有人知道,十年后我会来这里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人也太厉害了吧?

    当下,我盯着那石板上的字看了一会儿,就发现这小石板上的字迹,刚劲有力,整个字迹下来,如同行云流水,每个字与字之间,都透露着一股子傲气。

    坦诚说,在没见到这字之前,我一直以为蒋爷打墓碑的字迹,应该在国内是顶尖了,但拿蒋爷的字迹跟这个一比,这个字迹明显要略胜一筹,甚至可以说,蒋爷所雕刻出来的字,很有韵味,看上去格外舒服。

    而这字迹看上去并不是韵味那么简单,而是有神韵,令人看久了,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让我在原地愣了好长一会儿,从字迹我能看出这小石板不像是有人恶作剧,而是真有人十年前就将这东西埋在墓碑底下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朝边上看了过去,“十年前,是谁给林巧儿立的墓碑?”

    那村民愣了一下,好似在回忆什么,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说:“时间过去那么久了,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我失望的摇了摇头,也没再说话,便将小石块放在田埂上,打算弄好这做七,无论如何得去林巧儿坟头看看。

    打定这个注意,我也没再犹豫,便对边上一名村民说,“叔,等会我让放鞭炮时,你记得立马就放,千万别犹豫,知道么?”

    那人点点头,径直走到鞭炮边上。

    我又朝梨花妹说了一句,“梨花妹,等会无论稻田内发生任何事,你都别下稻田,听到没?”

    她疑惑地看着我,问: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因为等会你所看到的一切未必是真的,很有可能是由瘴气制造传来的幻觉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又扫视了其他人一眼,“还有你们,谁都不能下稻田。”

    他们说了一声好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跟郑老板媳妇说了一句话,大致上是让他绝对保证稻田的绝对安全,不能让任何怀有敌意的人下到稻田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媳妇再三保证,只要有她在,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下到稻田。

    见此,我朝她说了一声谢谢,又扭头看向她边上的谢雨欣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最怕的就是面对谢雨欣,因为这次做七,完全是为谢雨欣弄得,然而,她自己并不知道,而接下来的做七,又必须得将她请入稻田内,让她站在整个稻田的最中间。

    可,一旦让她站进去,她势必会知道她是这次做七的主角,如此以来,我怕她精神会有所动乱,从而影响到整个局面,为今之计,只有先让精神保持在一个稳定的情况下,再告诉一部分事实。

    我在她身上盯了一会儿,也不知道怎样开口,吱吱唔唔了好长一会儿,愣是没蹦出来一个字,而那谢雨欣则一直好奇地盯着我,问我:“九哥哥,咋了,是不是要我帮忙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的确有事想让你帮忙,只是这事可能很麻烦,我怕你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她看着我,说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打算跟她说个谎言,就朝她招了招手,示意她到边上说,那谢雨欣会意过来,跟着我朝田埂的另一头走了过去,那梨花妹想跟过来,被我一个眼神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