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66.第1457章 做七(44)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笑道:“叔,您这说的是哪里话,怎么能支开你们呢,要不,您看这样成么,你们在这看着,我去村里找找?”

    他一愣,好似有些摸不准我的意思,但又不敢轻易同意,说:“不行,村长说过,你在哪,我们得在哪。 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大致有点明白了,应该是我先前离开时,林村长跟他们应该交待过什么,而那林村长虽说看去对郑老板媳妇很是尊敬,但,从他看郑老板媳妇的眼神,我能察觉出一丝不妥,不像是村民与村民之间的眼神,更多的却是一种别有韵味的眼神。

    我曾经怀疑过他俩的关系,说句难听点,我甚至怀疑过他俩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,可,从他们的肢体语言来看,不像是这种关系。

    这让我很是头痛,而我现在唯一的想法是趁这半个小时,摸清林村长跟郑老板媳妇的关系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特不想怀疑林村长,但,那何健在的消失,令我不得不怀疑林村长,否则,单凭郑老板媳妇,不可能有本事让何健在消失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冲那人笑了笑,又掏出烟给他们派了一支,他们好似怕我在烟里下药,也不敢接,直到我说了一句,你们放心,我没那么龌蹉,他们方才接过烟,点燃,抽了几口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跟他们聊了几句,都是一些扯家常的话,言过三旬后,那几个村民话逐渐多了起来,我趁这个机会,又把先前的事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在这个事,他们一口否定,说是村长招待过,他们不能随意离开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也绝了这个想法,看来,他们是打定他们主意不会离开,跟他们又扯了一会儿,还是一些家常话。

    大概扯了十来分钟,我发现一个问题,这些村民嘴挺严的,只要说到郑老板媳妇的事,他们立马避开,扯到林村长,他们也会避开。

    这让我更加好了,问了一句,“对了,你们这柳南村跟溜驼子村相处的怎样?”

    其一个村民说,“还能怎样,不是那样么,一年到头要打不少架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我一愣,问他们:“为什么打架啊,这乡里乡亲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,打架多尴尬呐!”

    那人叹了一口气,“小伙子,你是不清楚我们这边的关系,这么跟你说吧,我们柳南村跟溜驼子村共了一个水库,每到春耕时,都需要从水库放水出来灌溉稻田,但那水库的水那么多,一旦满足我们柳南村,那溜驼子村得有一部分稻田不能灌溉,而满足他们溜驼子村,我们柳南村也得一部分稻田不能灌溉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明白过来了,这种事在农村较为常见,为了灌溉的水,村与村之间经常发生矛盾。

    当下,我又问他:“那你们村长怎么看待这件事的?”

    那人好似打开了话匣子,说:“十年前,我们村长态度很坚决,一旦遇到抢水的事,我们村长都会领着我们去抢水,而溜驼子村也不敢跟我们打架,只能任由我们抢,而这十年后,唉,我们村长领着我们去抢水,多数是被溜驼子村的人给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呼一声,问他:“十年前,溜驼子村那些人为什么不敢跟你们打架?”

    那人嘿嘿一笑,“你是外人,你肯定不知道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有啥原因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他抬眼瞥了我一眼,后是自豪道:“那是因为我们村子十年前出了一个牛人,那溜驼子村的村民不敢动我们,只要他敢动我们,我们村子那牛人回来,他们村子得倒霉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的好心完全被勾了出来,而他边另外几名村民,在说到这牛人,也是一脸的自豪。

    这也是意料之的事,一般一个村子出了牛人,整个村子的村民也跟着沾光,甚至可以说,这个村子的村民走出去都能挺直了腰杆子,逢人得说一句,我们村子那个谁,在某某地方,干什么事,又会说,他跟我家是什么亲。

    说白了,是自己跟牛人沾亲带故的,你要是得罪我,那牛人会回来揍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村子出了一个什么牛人?”我朝他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深呼一口气,好似挺忌讳说人名的,只说了一句,“我只能告诉他是林村长的弟弟,我们柳南村的村民无论年龄老少,一般看到他都会喊一声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故意停顿了一下,又在我身瞥了一眼,这才继续道:“都会喊一声林叔。”

    “啥!”我懵了,脚下一个错步,差点没摔倒,好在边一名村民扶住我。

    我朝那村民说了一名谢谢,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了,颤着音说:“你说的那个林叔,是不是去过香港?”

    那人一怔,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脱口而出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我懵了,彻底懵了,转悠大半天,敢情那林村长居然会是‘自己人’,说:“那个林叔是不是有个女儿叫林巧儿,还有个儿子叫林天。”

    他惊愕地看着我,嘴巴张得能塞进一颗鸭蛋,“连这个你也知道?”

    我何止知道啊,我跟他们还有过一番际遇,虽说那场际遇,亦真亦假,但终归来说,还是有场际遇啊。

    等等…。

    我记得刘颀离开梧州前,曾跟我说过,说是谢雨欣跟林巧儿有点啥亲戚,而这林巧儿又是林村长的侄女,也是说,郑老板媳妇跟林村长存在某种亲戚关系。

    一想通这个,我恍然大悟过来,捣鼓老半天,这郑老板媳妇跟林村长有着亲戚关系,也难怪林村长对郑老板媳妇的事会如此心。

    弄清楚这一点,我又问了一句,“对了,叔,您知道林巧儿葬在哪么?”

    他说:“葬在我们村子啊!”

    他们村子?

    不对,不对,我记得刘颀说过,他说,他打听到的消息是,林巧儿葬在郑老板家附近,而郑老板家在梧州,林巧儿的尸身怎么可能葬到这边来。

    我把这疑惑问了出来,他给我的解释是,林巧儿的坟头离郑老板家的确没隔多远,只隔了一块稻田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当初刘颀打听的消息应该是指郑老板的老家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我也没再问什么,又跟他们随意的扯了几句,在这时,一道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九哥哥,快,救命啊,诈尸了,诈尸了。”

    诈尸?

    我一愣,扭头朝发声处看去,发现梨花妹惊慌失措地跑了过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