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6章 做七(43)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那郑老板媳妇听我这么一问,微微一笑,罢手道:“何大哥啊,他有点事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回去了?

    我一愣,还没来得及开口,边上的梨花妹插了一句话,她说:“这里咋那么重的血腥味吖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郑老板媳妇,笑了笑,也不说话,那梨花妹还想问,我拉了她一下,就说:“管那么多干吗,弄好自己的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大致上瞥了一下田埂,就发现这田埂上的泥土好似被刨掉了一层,隐约能看到新的泥土中带着一丝鲜血,要是没猜错,那何健在估计是被打了。

    但,从郑老板媳妇表情来看,又好似不止被打这么简单,莫不成被咔嚓了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背后冷汗直冒,偷偷地瞄了郑老板媳妇一眼,她跟我先前离开时,没啥变化,真要说的话,只能说,此时她的表情变得有了微笑,至于她在笑什么,我是实在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久看,心里对这郑老板媳妇的印象却是变得很微妙了,总觉得她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,若说那何健在真被她给咔嚓了,那她也太特么恐怖了,甚至可以说,比郑老板还要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但,此时,我并没有确切的证据,也不好说什么,只好对郑老板媳妇说了一句,可以开始弄法坛了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媳妇笑了笑,也没说话,我懂她意思,她这是让我去弄就行了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再说话,便拿着鞭炮径直下了稻田,又在东、南、西、北、中,五个方位分别放了一小卷鞭炮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片稻田里弥漫了鞭炮过后的烟雾,熏得我眼睛都睁不开,好在这地方大,不到片刻时间,那些烟雾便被轻风给吹散了。

    待那些烟雾吹散后,我让林村长搬了五张小号的八仙桌摆在东、南、西、北、中五个方位,又在八仙桌摆了一些祭品,都是一些比较常见的祭品,倒也没啥好说道的。

    不过,值得一提的是,在捣鼓西边那个方位的八仙桌时,我在八仙桌上放了两样东西,分别是芭蕉扇以及荷花。

    之所以把这两样暗八仙摆在这张八仙桌上,是因为必须得配合鱼鳞阵来捣鼓,否则,单凭这些纸扎品跟祭品,这做七恐怕没啥效果。

    而这两样暗八仙的作用,则是起到一个镇场的作用。

    捣鼓好法坛时,我看了看时间,八点半,离九点仅剩下半小时,我深呼一口气,从稻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到田埂上,那郑老板媳妇问我,边上的水果跟蜡烛元宝咋办?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等会做七时,可以将这些水果分散给村民,不过,得留一部分水果摆到柳南村的堂屋,还得拿一部分水果去祭拜一下柳南村的坟场,尽量保证每个坟头上都有水果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想了一下,反正还剩下半小时,就继续说:“要不,您看这样成不,由你跟谢雨欣以及林村长三人拿着一些水果跟祭品去祭拜坟头,说一些好话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想让她们拿着这些水果、蜡烛元宝去收买附近坟头的主人,毕竟,我们这次过来做七,也算是借了他们的地方,这礼物自然不能少。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,边上的谢雨欣立马开口了,她说:“九哥哥,为什么要让我去啊,这不是替她弄的么?”

    她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,那郑老板媳妇眼泪又掉了出来,想伸手去抚摸谢雨欣,却被谢雨欣巧妙地避开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苦笑一声,真心不知道咋跟她解释,我怕告诉她其实就是郑老板媳妇的女儿,她的精神会混乱,更会导致她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。

    这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,就对她说:“是这样的,我在这边还有点事,你替我陪着郑老板媳妇去坟头,可以吗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我语气特别轻,生怕她不同意。

    然而,令我没想到的是,她一口回绝了我,说:“不行,你可以让梨花妹去啊,她也在这里也没事吖!”

    好吧,梨花妹在这的确没啥事,我朝梨花妹看了过去,又朝她使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她跟着谢雨欣一起去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好似不太愿意,嘟着嘴,老半天都没说话,直到我说了一句,“梨花妹,你这次帮了我,等事后,我给你送个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那梨花妹面色一喜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还没来得及开口,那谢雨欣也开口了,她说:“不行,九哥哥,你也得给我送礼物。”

    我很是苦恼,她们俩是明显杠上了,正准备开口,那梨花妹神色一凝,扭头朝梨花妹看了过去,“不行,他是我九哥哥,凭什么给你送礼物。”

    顿时,我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,压根不知道怎么解决眼前的事,只好对梨花妹说:“梨花妹,你父亲把你交给我,也就是说,我是你的监护人,作为监护人,我有权利让你去陪着雨欣去。”

    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,那梨花妹瞪了我一眼,说:“切,我已经成年了,哪里需要你管,再说,你管过我么?”

    我哑口无言,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眼瞧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我也是急了,就答应给那梨花妹送两份礼物,她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那谢雨欣又有意见了,说了一大堆话,大致上是说不公平之类的,我只好安慰了她几句,这才勉强让她同意。

    很快,她们几人朝山上走了过去,由于东西有点多,那林村长又叫了一些村民去帮忙,整个田埂上只剩下我跟另外六名村民以及给郑老板开车那司机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的背影,我笑了笑,又在剩下的六名村民身上瞥了几眼,朝他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些村民见我过来,好似有些警惕我,其中一名四十来岁,身着灰色便装的村民问了我一句,“小伙子,你想干吗呢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叔,是这样的,我这边还需要点东西,还想麻烦你们帮我去村子找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几名村民明显不信,先前说话那人又开口了,他说:“小伙子,你这是想支开我们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