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4章 做七(41)
    我这边刚下田,那梨花妹拿着一个纸扎的女人递了过来,压低声音朝我问了一句,“九哥哥,你觉得郑老板媳妇真会把万贯家财送给那何健在么?”

    我瞥了她一眼,又望了望郑老板媳妇那边,就发现那何健在更谄媚地对郑老板媳妇说着什么,看那表情,兴奋到了极点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摇了摇头,淡声道:“这里面应该有诈吧!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点头道:“我也这么认为,那郑老板媳妇虽说瞎了一双眼睛,但心里跟明镜似得,应该不至于把这万贯家财拱手送人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她递过来的纸人,也没再说话,便朝田里走了过去,按照做七的规矩,这纸人摆放的位置,应该摆在二十四山的丁位,原因在于,纸扎的女人在阴阳论中,属阴,而丁位在阴阳论中属阳,一阴一阳,正好符合。

    但由于这田里,我并没有画二十四山向图,所以,想要找准丁位,极其困难。

    当然,肯定有人会问,那怎么不画个二十四山向图,这样能方便不少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也想画,但这做七不同于其它仪式,不能在田里乱涂乱画,会得罪下面那些神明,这就好比,有人在你门上乱涂乱画,你愿意么?

    正因为这个,我没敢画二十四山向图,只能在心里大致上规范了一下二十四山向图,严格来说,我在心里画了一副二十四山向图,然后将这二十四山向图的位置,大致上移到这田里。

    但由于这田太大,压根估算不准位置,我只好提着纸人,盯着田里瞄了一会儿,又在心里熟络了一下二十四山向图的位置,最终确定丁位在田里靠近田埂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过,我没敢放下去,因为这丁位跟戊、丙两个方位极其靠近,只差了那么一点点,甚至可以说是挨着的。

    一旦这个位置放错,将会影响后面所有人纸扎品的摆放位,甚至可以说,一步摆错,后面的东西都会摆错,从而导致整个做七白搭了。

    而整个做七,难也难在摆放这一关,试想一下,二十四山向图,一共管着二十四个方位,在这二十四个方位中又分四十八个小方位,在四十八个小方位中,又管着一百零八个坐向,最为离谱的是一百零八个坐向包涵了三百六十个方针。

    若说就这么些东西,一般记性好的应该能记下来,但这三百六十个方针所在位置,仅仅是整个做七的冰山一角,除此之外,还有七十二个相生相克,九十六个放不得以及三十二个必须放等等。

    个中讲究并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出来,总而言之,这做七,光方位以及讲究,还有什么相生相克足能把一个正常人弄疯。

    在来这边的路上,我脑子就一直在头疼这个问题,生怕将方位弄错,从而导致白干了一场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心态平缓下来,但田埂上的那何健在一直在那嘀嘀咕咕说个没完没了,我这边刚沉下心来,立马被他的话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我也是火了,冲着那边喊了一声,“那个谁,能闭嘴么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何健在好似也火了,想朝我这边冲过来,好在那郑老板媳妇说了一句,“何大哥,你这是要捣乱么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何健在立马摇头道:“嫂子,你这说的是哪里话,我绝不捣乱。”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立马说了一句,“既然不捣乱,就请把嘴闭上,别打乱我思路,否则,摆错了方位,别怪我没把事办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也没再开口,双眼微闭,整颗心浸入二十四山向图,快速找到丁位,又在心里将二十四山向图逐渐放大,缓缓地代入到田里。

    待完全代入到田里时,我没敢睁眼,我怕一睁眼,便会打乱了整个思路,只好凭着记忆,脚下朝丁字位缓缓移动了几步。

    当走到那个位置时,我陡然睁开眼,入眼是田埂边上,严格来说,就是我刚才站的位置的左边四步的地方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我深深地呼出一口气,好在刚才没放,否则这后果真心不敢想象,也没犹豫立马将纸人放在那个位置,也不晓得那纸扎匠怎么捣鼓的,这纸人根本立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让我一阵为难呐,只好让梨花妹找了两根小棍子衬在后面,这才让纸人勉强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按照规矩,这纸人是不能用棍子衬着的,我只好朝纸人作揖,嘴里嘀咕了一句,“人有百样,残缺不全者比比皆是,还望您老人家体谅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又作了几下揖,方才直身朝梨花妹走了过去,让她检查一下剩下的纸人是不是都不能立起来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哦了一句,立马大致上检查了几下,说是那些纸人都能立起来,应该是先前那纸人有点小问题,这才没能立起来。

    我松出一口气,倘若那些纸人都不能立起来,这估计得是一个大工程。

    当下,我又让梨花妹给我递了几样纸扎品,我则用先前的方向,将纸扎品放在规定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坦诚说,这摆放纸扎品当真是个费脑子的活,愣是花了我两个小时,放在将那些纸扎品悉数摆好,乍一看,整个田里好似变得跟街道一般,尽是一些房子跟纸人。

    刚弄好那纸人,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也顾不上田埂脏,一屁股坐了下去,大口大口地喘气,那梨花妹跟谢雨欣走了过来,梨花妹白了我一眼,说:“只是摆放些纸人,你至于这样么?”

    我没跟她解释,主要是怕一旦解释起来,会没完没了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梨花妹就属于那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见我没理她,又来了一句,“行了,九哥哥,这里没外人,你跟我说实话,你刚才在田里干吗?”

    我望了她一眼,掏出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估摸着是这动作把她给惹火了,她推了我一下,“讨厌,人家问你话呢!”

    我真心无语了,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,正准备说话,就发现那谢雨欣一脸羡慕的看着梨花妹。

    瞬间,我立马明白过来,这梨花妹是找我打情骂俏来了,说白了,她还是防着谢雨欣。

    这让我困惑的很,都啥时候了,梨花妹还有这心情?这不像她的作风啊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