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3章 做七(40)
    至于为什么利于做七,说起来也很简单,总得让下面的神明知道是谁在布置法场吧?

    让主家替我洗了手,意思就是告诉下面的神明,我只是替人代劳,主角是替我洗手那人。

    我把这一切告诉谢雨欣时,她疑惑了好长一会儿,说她不是主角,甚至疑惑我们在干吗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我才算明白过来,捣鼓了老半天,我们从头至尾都没告诉她,这做七是替她准备的,我想过告诉她,但怕她情绪激动影响到做七,只好撒谎说,让她替我帮忙。

    她听我这么一说,才同意下来,给我端了一盆清水,又替我简单的洗了一个手,由于梨花妹也要下田帮忙,我让谢雨欣又替梨花妹洗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由我下田布置,由梨花妹负责将那些纸扎等东西递给我。

    当然,这纸扎不是说说放在田里就行了,还得讲究方位布局以及跟周边山势、河流是否相冲,还有就是纸扎的摆放,必须根据鱼鳞阵的走向来布置,否则,不但起不了作用,还会得罪下面的那些神明,个中讲究颇为繁琐复杂。

    说实话,如果不是对阵法颇有研究,我甚至不敢动这种做七,主要是这做七讲究的东西太多,就如民间的一句话说的那般,相处一个人特容易,但得罪一个人却是分分钟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做七,我丝毫不敢大意,生怕一个不小心便得罪下面那些神明。

    但,有些事情偏偏不会按照预想的那样走,这不,那梨花妹刚递了一个纸扎品给我,还没得及接,一道讽刺声响了起来,“哟呵,老子就说嘛,你们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离开了,原来是来柳南村了。”

    扭头一看,来人我认识,是溜驼子村那什么何大哥,他身后跟着二十来个村民,手里提着一些木棍,看那架势是来找事的。

    我面色一沉,也不知道说好运,还是不好运,好运是这布置法场还没来,他们便来了,这算是好运了,原因在于,一旦开始布置法场,就相当于入了地下那些神明的眼,一旦停下来,很有可能会得罪那些神明。

    不好运是因为,有人来捣乱,搁谁身上,心里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什么何大哥已经走了过来,跟郑老板媳妇开始交谈,大致意思是,他们村子已经腾出500平的地方了,让郑老板媳妇去那边弄,至于价钱,跟先前一样,一百万卖给郑老板媳妇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真心有些听不下去了,这分明就是无赖行径嘛!正准备说话,那郑老板媳妇朝我罢了罢手,意思是让我别管,她则对那什么何大哥说:“何大哥,你看这样行不,地,我不借了,红包分文不少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那什么何大哥冷笑一声,在郑老板媳妇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陡然,他猛地抬腿朝郑老板媳妇踢了过去,“死瞎子,老子已经托人打听了,你们家男人已经进了局子,剩下偌大的家财,也没人接,而我跟你家男人沾点亲,他的家产,按道理来说,得由我来继承。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这什么歪理,那郑老板仅仅是进局子罢了,还没死呢,就算真死了,继承家产的也是郑老板媳妇跟谢雨欣,哪里轮得到他。

    我有些气不过,就在边上说了一句,“那个谁,你什么搞错了,你好像没那个资格吧!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也没生气,笑道:“的确,按照普通人的想法,我的确没那个资格,但别忘了这是蒙山镇,更别忘了我们溜驼子村的祖传规矩,女性是没有资格继承男方家产的,那郑有钱只有一个女儿,她早晚得嫁出去,自然没资格继承家产,而这死瞎子更没资格了,万一她带着我们姓郑的男人的钱财外嫁了,我们找谁说理去。”

    还真别说,他这番话也有一定的道理在里面,不少农村都有这种讲究,说的是,女性别继承家产的权利,怕的就是女性嫁出去,家产也成了它姓人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社会的发展,这种习俗逐渐被摈弃了,但在一些落后的村庄,还是有这一习俗。

    那什么何大哥见我没说话,脸上笑意更盛了,围着那郑老板媳妇转了几圈,笑道:“怎样?死瞎子,什么时候办一下交接手续?你放心,我何健在也不是没良心的人,等你把家产转到我名下时,我会给你们母女送一套房子,别跟我客气,这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哪里还受得了,一个箭步凑了过来,将郑老板媳妇护在身后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何健在,冷声道:“就算依你那习俗来说,也得郑老板死后,如今,郑老板活的好好的,你有什么资格厚着脸皮来问家产?”

    那何健在好似没想到我会过来,微微一怔,恶狠狠地盯着我:“小白脸,我劝你,早点滚,要知道在这山疙瘩弄死个人,也没啥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脸色一沉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哟呵,莫不成你就是死瞎子的相好?”他抬手推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一抓住他伸出来的手臂,正准备用力,那郑老板媳妇说,“陈九先生,算了,他要那家产,我给他便是,为今之计,是先把做七弄好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地瞥了郑老板媳妇一眼,立马明白过来,她这是打算用缓兵之计,先将那何健在稳住,也没再说话,便松开那何健在的手臂,站在边上。

    “不错,算你有远见。”那何健在冷笑一声,从背后掏出来一份东西,定晴一看,是一个文件袋,他从里面掏出厚厚的一叠纸,笑道:“既然你也同意了,那在这上面签名吧!”

    我擦!

    这人准备倒是十分充足,连文件都弄出来了,看来,他这次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郑老板媳妇看了过去,想看她如何处理,令我没想到的是,她居然二话没说,接过那文件,由于她眼睛不方便,就问何健在签在哪。

    何健在面色狂喜,先是给郑老板媳妇递了一支笔,后是握住郑老板媳妇的手,语气也变得恭敬起来,“来,嫂子,签这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这郑老板媳妇咋回事,怎么会这么轻易就签名了,要知道那郑老板可是万贯家财啊!

    我忍不住在边上喊了一句,“别签!”

    她寻声望来,笑道:“陈九先生,只要能把做七弄好,就算散尽这万贯家财又如何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在那文件上签了几个名字,又将那文件递给那何健在,问了一句,“现在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嫂子,你说的这是哪里话,我哪能走,必须留下来给你们帮忙啊!”那何健在面色狂喜,一边将文件收了起来,一边招呼他带过来的那些村民,说是要帮忙。

    我被眼前这一切整懵了,咋回事?那郑老板媳妇在搞什么鬼?当真要把郑老板家产全部给那何健在?

    我还想说什么,却被郑老板媳妇一句,“陈九先生,你可以继续捣鼓法场了,我相信何大哥应该不会捣乱了吧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何健在立马说了一句,“嫂子,你放心捣鼓,谁要是敢捣乱,我第一个不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中特疑惑,但既然郑老板媳妇都开口了,我一个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,便再次让谢雨欣替我洗了一次手,然后径直走到田里,开始布置法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