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61.第1452章 做七(39)
    那梨花妹先是拉了我一下,后是压低声音说,“九哥哥,还记得我闺蜜身的纹身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这事我记得特清楚,问她:“怎么?那个有问题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我若告诉你,她那个纹身是天生的,你信么?”

    我一愣,有些不懂她意思,我记得她好像说过毕若彤身的纹身是贴去的,怎么现在又说天生的了,问她原因。

    她好似不太想说,直到我催了一句,她方才开口道:“她身那个燕子纹身是天生,但不同于谢雨欣身的纹身,以前听我父亲说,她那个纹身属于…属于…。”

    我急了,问了一句,“属于什么,你倒是说啊,非得急死个人不可。”

    她望了望我,也没回答我问题,反问了我一句,“你知道八仙渡么?”

    “八仙渡?”我愈发疑惑了,这本来是说丢箱子的事,她怎么先是扯到纹身,后是扯什么八仙渡。

    她点头,神色变得异常沉重,说:“她那个纹身属于八仙渡,听我父亲说,拥有这种纹身的人,天生跟八仙过不去,好似世仇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呼一声,“还有这种人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具体事情,我也不是很清楚,不过,听我父亲的语气,说是每个人来到这世间,都有着自己特殊的使命,你有,我有,谢雨欣有,而毕若彤的使命是跟你们八仙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的第一反应是,这太扯淡了,再说,那毕若彤身的纹身,跟我身的纹身差不多,甚至可以说,没啥差别,他以什么原因,去分别八仙跟八仙渡?

    我把这疑惑问了出来,她给我的解释是,我们八仙身的纹身是一只燕子,而燕子的双眼是睁开的,意味着睁眼看世界,正气长存,而八仙渡身的燕子是闭着眼睛的,意为闭眼祸八仙。

    我醉了,真心醉了,这什么跟什么嘛!还有这种人专门跟我们八仙过不去?

    我一直以为跟我们八仙过不去的,应该是王木阳才对,毕竟,我们八仙跟他们八大金刚,无论是理念,还是处理事情的方式完全不同,现在倒好,直接冒出来一个什么八仙渡。

    我立马问梨花妹,那八仙渡到底是什么来路,她说,她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没再问下去,心里却记住了这个所谓的八仙渡。

    那么,问题来了,如果一切如梨花妹所说的那样,毕若彤身的纹身属于八仙渡,那么这箱子里面的东西,很有可能是毕若彤给换了。

    说心里话,这样断定毕若彤换了箱子里面的东西,有些鲁莽,但,目前这种情况,也只有毕若彤有动手的嫌疑,再加梨花妹所说的八仙渡,更加坐实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当下,我脸色沉了下去,那梨花妹再次提出她去旅馆找毕若彤,我直接拒绝了,一则是时间来不及,二则我担心毕若彤会对梨花妹动手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去找林村长,让他替我重新准备一些工具,应该应该来得及,毕竟,我所需要的东西,都是一些常见的工具,若说在城里或许难找,但在这乡下,应该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我把我所需要的工具,对那林村长说了出来,他二话没说,立马应承下来,说是给他半小时,绝对给我找齐。

    见他同意下来,我松了一口气,看了看时间,接近五点,我先是叫醒郑老板媳妇她们,后是让林村长替我找了一些村民帮忙搬东西,当然,那郑老板媳妇也没亏待那些搬东西的村民,说是搬完那些东西,每人发两百块钱红包。

    对有钱人来说,两百块钱或许是九牛一毛,但对于淳朴的村民们来说,这两百块钱足够多了,所以,他们搬东西时,速度特别快,仅仅是花了半小时,两大货车的东西,悉数搬到了田里,由于事先准备了两套做七的东西,所以,这些东西分成了两堆,乍一看,跟两座小山似得。

    当然,看去这些东西挺多的,实则这些东西件事不多,只是体积较大,多数都是一些纸扎,还是以纸扎的房子为主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既然这做七是赎罪,自然得送一些档次的东西,这纸扎的房子无疑是高档货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纸扎的房子,还有纸扎的丫鬟、少爷二十四对,黄纸一百刀,蜡烛一百对,纸糊的金银元宝千个,剩下的一些东西,都是我布置法坛所需要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堆东西则是以按照民间所说的做七而准备的东西,以水果跟祭为主,像什么苹果、橘子、乳猪、鱼等等,但由于这次法场的场面大,所以这些水果跟祭准备的十分充足。

    待这些东西搬到田里后,那林村长走了过来,说是我让他准备的东西,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朝我递了一个蛇皮袋过来,我打开袋子一看,墨斗、朱砂笔、桃木剑、龙绳、寿钉…等等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我朝他说了一声谢谢,便准备着手布置法坛,考虑到这田里的泥巴有些软,我没敢让更多的人下田帮忙,仅仅是让梨花妹过来打下手,至于郑老板媳妇等人,我让她们在岸边看着行了。

    而那些村民或许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法场,一个个也没了困意,说是要在田埂看着我弄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是醉了,不过,乡下这样,一般弄个大型一点的东西,很多人会凑过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又让谢雨欣给我端了一盆清水洗手,那梨花妹瞥了我一眼,说我矫情,洗个手,还得让别人给我端,我瞪了她一眼,说:“这个水,必须得她端,因为她是主家,何止是端,等会还得让她替我洗手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没做七有个讲究,讲究干干净净布场,干干净净从场地走出来,而这给我洗手之人,必须得是主家,说白了是沾主家身的一点气,有利于做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