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60.第1451章 做七(38)
    那梨花妹听我这么一说,笑了笑,“我知道九哥哥对我最好了。 ”

    我…我…我很无语。

    真的,我特么无语。

    我这是对她好么,分明是不想跟她在那个问题纠缠下去,不过,眼下这种情况,我也没心情跟她纠缠下去,说:“做七道家的一种仪式,其仪式本身是赎罪,而那谢雨欣吃了不少人肉,也造了不少杀孽,光凭这做七的赎罪肯定不行,得用鱼鳞阵加持,才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鱼鳞阵?”她疑惑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不错,是鱼鳞阵,顾名思义,这鱼鳞阵如鱼鳞一般,将整个仪式分成五到六段,一层压一层,最后将主坛摆在最后方,一旦鱼鳞阵起阵,前部分的几段仪式能加持到主坛,最终将整个做七的效果达到最佳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不太想再解释下去,主要是这种阵法解释起来,没完没了,没个一天一夜都解释不完,说:“鱼鳞阵大致这样了,对了,你能不能帮我去村里,把我那个皮箱提过来?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没动,而是疑惑地盯着我,“九哥哥,你不是想打发我走吧?”

    我特么真的无语了,说:“这四个小洞,是阵眼,得往里面放些东西,否则,这阵法没用,行了,快去吧!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我这么一说,在我身盯了好长一会儿,才说:“真没骗我?”

    “真没骗你。”我不耐烦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吧,信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缓缓起身,朝村内走了过去,也不晓得是她不放心我,还是咋回事,她走几步,便会回头瞥我一眼。

    对此,我真心醉的一塌糊涂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有句话说的挺对,我的确是支开她,如先前说的那般,这四个阵眼要放东西不错,但却不能放一般的东西,唯有放一些较污秽的东西,例如:小便、米田共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把那梨花妹支开,其目的是往这四个小洞,倒点小便。

    待那梨花妹离开后,我朝那四个小洞洒了一些小便,又捡了几颗石头,这种石头要圆,不能有菱角,原因在于,有菱角会损到起阵者的身体,更会导致其身子出现病痛之类的。

    大概花了七八分钟时间,我选了一些看去较圆的石头,但有一部分石头看较圆,还是有些菱角,我只能将这些石头打磨一番,最后在东南西北四个小洞内,放入三枚圆石,又对着每个小洞念了一些词,最后找了一些泥巴,将四个洞封了起来。

    考虑到等会还要在四个洞面插点东西,我在这四个小洞做了一个标记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弄好,那梨花妹拖着我的皮箱来了,一见我蹲在田里,朝我喊了一声,“九哥哥,你要的东西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已经走到我边,将箱子朝我递了过来,我接过箱子,稍微提了提,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,活见鬼了,这箱子怎么会那么重,我记得我皮箱子没这么重才对啊。

    当下,我脸色一变,连忙拉开皮箱子,仅仅是瞥了一眼,我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这皮箱子哪有什么东西,全是一块块砖头,满满的一箱,难怪那梨花妹拖着皮箱子那么费力。

    我特么差点没破口大骂,这皮箱子装得全是平常能用到的一些工具,而现在居然被人全部换成砖头了,这特么太操蛋了吧!

    那梨花妹一见这情况,好似也发现事情变得大条了,问我:“九哥哥,是不是有人偷了你东西?”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,也没心情说话,转身朝村子跑了过去,那梨花妹也追了来。

    一回到村子,我找到村长的房子,走了进去,发现郑老板媳妇等人已经熟睡,整个房子静悄悄的,我压低声音朝梨花妹问了一句,“你在哪拿的箱子?”

    她朝左边指了指,“在那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,那是客厅的一个角落,郑老板媳妇有不少东西放在那,我走了过去,大致翻了翻,除了郑老板媳妇的一些东西,再无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玛德,我有些急了,我记得先前来这村子时,我并没有要求把皮箱子提过来,而是放在车厢,也不晓得是谁给提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时走的有些急,我也没怎么在意,朝梨花妹问了一句,“你还记得是谁提了我的箱子?”

    她想也没想,说:“是我啊,我看你箱子放在车子后面不安全,给你提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顿了顿,望着我,急道:“九哥哥,你不会是怀疑我动了你箱子吧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梨花妹不可能动我箱子,也没时间动我箱子,如果真是她提过来的话,想要动我箱子的机会,只有两个,一个是我们住的那个旅馆,有人把我东西拿走了,换成了一块块砖头,还有是在郑老板家时,有人动过我箱子。

    而这两个地方,能动手的人不多,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开车的司机,还有一个是梨花妹的闺蜜,毕若彤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俩人,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这俩人都有动手的动机,那开车的司机,为了郑老板的事,曾偷袭过我,他换走箱子里面的东西,也在情理之。

    而那毕若彤动手的原因,我说不出个所以然,但觉得她有动机,具体是啥,我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见我没说话,问我:“九哥哥,要不…我回旅馆帮你去找找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了一句不用了,便径直找到开车司机住的房子。

    我进去时,那司机正在睡觉,没有任何犹豫,我直接摇醒他,问了一句,“动了我箱子没?”

    他睁开朦胧的双眼,疑惑地看着我,“什么箱子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里有了几分把握,也不再说话,径直走了出来,从他刚才的表情来看,应该不是他干的,那只剩下一个可能,毕若彤换了我箱子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她为什么要换我箱子里面的东西?

    要知道,我那箱子里面只是一些工具,根本不值啥钱,至于那暗八仙之一的荷花以及芭蕉扇,我一般都是随身携带的,根本没敢离身。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梨花妹凑了过来,她的一句话,令我浑身都抖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