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9章 做七(36)
    ..,抬棺匠

    我一想,村长说的挺对,一般农村有山头的地方,多数都会有坟头,唯有种庄稼的田才能有那么大一块空地。

    可,当下是九月zhong旬,田里的二季稻谷离成熟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,若说此时要在田里捣鼓法事,只能将田地的那些稻谷提前收割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村长问了一句,“有没有空下来的田地?”

    他说,“有是有,但没那么大的地,你也知道现在不少人外出打工,乡下的田地荒了不少,可,一些大的田地还是有人种的,一来这种田方便收割稻谷,二来田太大了,荒了可惜,所以,一些大的田地目前都种了稻谷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本来想说,能不能提前收割了,但想到村民们辛辛苦苦种了一大块田,就这样收割了,产量肯定要少很多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们所有人都没有说话,主要是谁也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那村长见我们没开口,大手一挥,“你们看这样成不,我去召集一些村民连夜将那些稻谷给割了,而产量少的问题,先前不是多拿了一个红包么,就把红包给那村民,你们觉得怎样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脸色微微一变,也没说话,倒是郑老板媳妇又拿了几个红包出来,死活要塞给村长,说是补偿那村民,村长死活不要,说那一千块钱的红包足够补产量问题了,不能多拿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村长朝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那村长的背影,我们几个人谁也没说话,就连一向话多的梨花妹也没开口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我叹了一口气,“当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,两个村子如此接近,民风却是截然不同。”

    那郑老板媳妇说:“是啊,柳南村的村民世世代代都比较殷实憨厚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又商量了一会儿,将明天做七的安排妥当后,我有点过意不去,就想出门帮帮那些村民收割稻谷,毕竟,五百平的地,一下子也收割不完。

    当下,我对郑老板媳妇打了一声招呼,便准备出门,那梨花妹跟谢雨欣也跟了上来,说是她们也想出去看看。

    我也没拒绝她们,一行三人在附近转悠了一圈,压根不知道村长说的那田在哪,直到梨花妹拉了我一下,说:“九哥哥,你看那边有灯火,他们会不会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,就发现她指的那地方是在水库边上,田里又不少灯火在那晃动,我没有急着过去,而是盯着田里打量了一下四周山的走势。

    这一看,我脸色狂喜,原因在于,那块田在来龙方向的***,最为兴奋的是,那田的位置不但是***,还是左旋的***。

    我差点没跳起来,风水有云,来龙入首处,顺着山势为来向,左旋为逆,右旋为顺。

    在这逆顺zhong又分阴阳,顺为阳,逆为阴。

    而那块地正属于极阴之地,要知道我一直对郑老板媳妇说,找一块五百平的空旷地就行了,没其它要求,实则并不是这样,相反,这五百平的地方要求特别苛刻,需要找一块极阴之地,这样效果才是最好。

    可,这极阴之地特难找,甚至可以说,几百公里内,未必能有一块极阴之地,更何况我要求的极阴之地还得0平。

    正因为我知道这种地方难找,所以才没说出来,主要是郑老板媳妇没信心找到这种地方,而导致她对整件事失去信心。

    而现在居然在柳南村发现这种地方,怎能叫我兴奋。

    当下,我兴奋的喊了一声,有救了,便马不停蹄朝那个方向跑了过去,那梨花妹跟谢雨欣相视一眼,见我跑了过去,立马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跑到那那田地时,不少村民在田里收割捣鼓,粗略的数了一下,估计有十人,而田坎上则是三四个**岁大的小孩打着电筒给他们照明。

    一见我,村长放下手zhong的禾镰,朝我看了过来,疑惑道:“小兄弟,你大晚上的不睡觉,跑这边干吗呢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说了一句没事,便脱下鞋子,倦起裤脚,又瞄了瞄四周,在田坎上有几把空置的禾镰,我捞起一把下了田。

    这田不算干燥,但绝对算不上潮湿,一脚下去,仅仅是留个脚印,并没有陷下去,这让我心头松出一口气,先前还担心这田会不会太湿,如今算是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小兄弟,你这是干吗呢,这割稻谷是粗活,你哪能干这事。”那村长立马朝我走了过来,看那架势是要拉我上去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“叔,没事,我也是农村的,我父母跟您一般大小,现在家里估计也快收稻谷了。”

    那村长好似有些不信,又跟我说了几句,直到他见我割稻谷的手法格外熟练后,才信了我。

    很快,那梨花妹跟谢雨欣也跑了过来,见我在田里割稻谷,她俩也下来了,一人一把禾镰,在我边上开始忙碌起来,由于她俩不太会,闹出不少笑话。

    不过,我心思也没在她俩身上,一边割稻谷,一边朝村长问了一句,“叔,向您打听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啥子事?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就说:“这田里的稻谷,每年产量应该很低吧,哪怕施再多的肥料,这产量也上不去吧?”

    他一听,停下手头上的动作,疑惑地看着我:“你是咋知道的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没解释,又问:“对了,这田里一旦有水了,是不是这里面的格外凉,一脚下去,就好似踩在冰窟窿里面。”

    他更疑惑了,说:“你又知道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不说话,而村长的好奇心被我勾了出来,一个劲地问我咋知道的,我也没故作神秘,就告诉他,这块地方是极阴之地,寒气重,庄稼自然长不好,水自然也是凉的很。

    我又告诉他,这种极阴之地有个好处,那就是把生辰八字属阳的先人葬在这里,令阴阳二气达到平衡,后人会有大出身。

    村长听完我的话后,琢磨了一下,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他说:“小兄弟,你说我把自己埋在这里,后人会有出息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