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57.第1448章 做七(35)
    我们这边刚走着没几步,过来几个人拦在我们前面,其一人四十来岁的年龄,长着一张薄情寡义的脸,开口是一句,“哟,这不是郑家的大贵人回来了么,怎么滴,大半夜回来干吗呢!打算偷偷摸摸祭祖?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也没说话,倒是郑老板媳妇在边说了一句,“何大哥,我们家出了点事,想来村子找个空旷一点的地方做场法师,还望各位乡亲们能同意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掏出一叠红包,我大致瞄了一眼,估计有几十个,而且还挺厚的,得有一千块左右,又掏出其一个红包,探着手朝那什么何大哥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人接过红包,也懒得拆,直接将红包丢在地面,笑道:“你郑家这么有钱,拿这点钱干吗呢,打发要饭的啊,以我看,你既然想来我们村子找块空旷的地方做法事,这样吧,我们村子把地卖给你,也不多要了,一百万,以后那块地属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大哥,我…我…我们只是暂借,用不了买,这点红包是我的小心意,还望大家莫嫌弃。”郑老板媳妇说了一句,将手的红包朝那些围着的村民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趁这个机会看了看,不少村民想拿那个红包,但碍于那什么何大哥,立马缩回手,愣是没一个人敢拿那红包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算是明白过来,捣鼓老半天,这溜驼子村的村民应该是以这什么何大哥马首是瞻。不过,想想也对,哪个村子没一个或者几个这种人。

    “何大哥,你看…”那郑老板掏出三个红包,朝那人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,那人还是不接,死活一句话,想在村里办法事,行,你把那块地买去行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拉了郑老板媳妇一下,压低声音说:“只要有块空地行了,没必要在这村子,实在不行,我们可以去隔壁村子试试,我不信了,这么多红包还借不到一块地。”

    “真行?”她问我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弯身捡起被那什么何大哥丢在地面的红包,便扶着郑老板媳妇朝村外走了过去,那什么何大哥好像有点急了,连忙走了过来,一把拦在我们身前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“怎么,看你这架势还想拦我们不成?”

    那人脸色一沉,支吾老半天,也没说话,不过手头的棍子却一直拦在我们前面,我又说了一句,“莫不成你们溜驼子村想限制人身自由不成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一把打开他拦在我们身前的棍子,抬步朝前头走去,那人在背后讽刺了一句,“我纳闷了,一把年纪找个小白脸算什么事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还有那小白脸。玛德,这社会咋落败成这样了,年纪轻轻的,为了钱,居然愿意跟一个了年纪的瞎子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郑老板媳妇明显有了怒色,整个人都抖了起来,说:“陈九先生,不好意思,拖累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低声道:“没事,这种人不值得心。”

    坦诚而言,我特想回身揍那人一顿,但这做七迫在眉睫,我也不好再生事端,算去别的村子作法事,但那什么何大哥毕竟是这一块的地头蛇,得罪他,最会让做七变得更加麻烦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也不是那种怕事的人,他要是敢再纠缠,我绝不会手软,绝对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会开的那么嫣红。

    而那什么何大哥,骂了几句,也没再追来。

    见此,我松出一口气,扶着郑老板媳妇回到村口,又向她问了一下隔壁村子的情况,她说,隔壁村子的村民颇为淳朴,真要到那边借地做七的话,应该没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,他有一个担心,说是怕在别的村子做七,会不会影响做七的效果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告诉她,绝对没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们一行人了车,直奔隔壁村子,这隔壁村子叫柳南村,那溜驼子村要小一些,不过,空旷的地方还是有不少的。

    进了村子,与那溜驼子村的待遇截然相反,这柳南村的村长先是热乎地请我们到他家,又给我们端了一些水果,对那郑老板媳妇更是嘘寒问暖的,好不热心肠。

    交流了一会儿后,郑老板媳妇把借地做七的事说了出来,那村长二话没说,立马同意下来,在说红包时,那村长说,都是乡里乡村的,只是借块地方做七,哪里需要什么红包,要是给了红包,那是打他的脸。

    但郑老板媳妇觉得既然借地了,钱还是要给的,把先前准备的红包拿了出来,悉数给了那村长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村长一见红包,吓了一大跳,忙说:“哪能给这么多,你要是实在觉得过意不去,这样吧,我拿一个红包行了,明天去镇给村民买点小礼物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拿了一个红包,塞在裤兜里,剩下的红包悉数推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瞥了那村长一眼,五十来岁的年龄,挺憨厚的,面对金钱诱惑,依旧能坚守自己的底线,这人颇不错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媳妇好像还想坚持,而村长则一直是那句话,不能拿这么多。

    这样的,俩人相互推托了一番,最终村长实在拗不过郑老板媳妇的坚持,又拿了一个红包,再多的红包,他也没拿,说,要是再给红包,他只能不借地了。

    见此,那郑老板媳妇也没再说什么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再后来,村长给我们安排了一些住宿的地方,由于我们这边有好几个人,村长一家睡不了那么多,村长干脆让我睡在他自己床,他则领着一家人去同村人那借宿了。

    待那村长走后,我跟郑老板媳妇商量了一下做七,按照我事先掐算好的日子,明天早的九点适合做七,但由于法场有点大,估计早五点得去提前布置法场。

    在我们商量做七时,村长又回来了,他一脸苦恼地说:“哎呀,刚才走的太急了,忘了跟你们说,你们借的那块地要500个方,还不能有坟场,恐怕只有在田地才能进行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