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56.第1447章 做七(34)
    坟场?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无语了,这救人是好事,跑到坟场附近,那不是大不吉利么。 ( . v o dtw . )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说:“不行,坟头附近的气场太浑浊了,搞不好会对谢雨欣造成不良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那郑老板媳妇哦了一声,淡声道:“那只有乡下了,否则,在这梧州恐怕很难找到那种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倘若在乡下的话,或许对谢雨欣有帮助,一来乡下的生气重,二来乡下民风颇为淳朴,算遇到点啥事,能找不少人来帮。

    当然,我最为担心的还是这边的警察不会允许我办那么一场做七,毕竟,场地那么大,而所有办得仪式,噪杂声也大,难免会被警察盯。

    说实话,算被盯,我也不怕,怕他们弄个宣传封建迷信,直接把我给带走了,我特么当真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连忙说:“那行吧,去乡下!只是,您敢确定乡下有这样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怔,点头道,“你放心,乡下绝对有这种地方。”

    随后,那郑老板媳妇开始忙碌起来,又找了两个货车,说是要将我让她准备的东西搬到乡下去,我本来想让她带一部分东西下乡行了,毕竟,我先前是让她准备两种做七的东西,而现在已经确定是用道家的做七,但考虑到东西已经买了,这样放在郑家,太不吉利了,只好让她把那一部分也拉到乡下去。

    当天傍晚时,所有的东西都装到货车,满满的两大货车,我大致检查了一下东西有没有备齐了,好在那郑老板媳妇办事挺靠谱的,一样也没落下。

    在装车期间,那郑老板媳妇一直门口看着,谢雨欣跟梨花妹在二楼玩电脑,我则一直跟在郑老板媳妇,问了她一些生活的琐事。

    当天晚的八点,在郑家简单的吃了一顿便饭,由郑家那司机开一辆四个圈圈的车,我、谢雨欣、梨花妹以及郑老板媳妇坐在这车,后面是两辆拉满祭的货车。

    我们这次去的地方是蒙山县下的一个小村庄,叫溜驼子村,村子人不多,地却是广阔的很,民房多数是一层楼房那种。

    一路颠沛流离,直到晚12点左右,我们才到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在路,那郑老板媳妇告诉我,说郑老板是这个村子出去的,前些年头经常回家,后来谢雨欣出了事,郑老板也很少回来,不过,让我没想到的是,她告诉我,郑老板跟村民之间好似有啥误会,这里的村民对郑老板一家人很是排斥。

    我问她有啥误会。

    她说,自从郑老板有钱后,村里不少村民找他郑老板借钱,而郑老板倒也好说话,谁家有点困难啥的,都会伸出援助之手,演变到后来,村民无论半点啥事,都是找郑老板借钱,最为蛋疼的是,开口是十万,八万,有些时候,干脆直接要一百万。

    虽说郑老板有钱,但这郑老板的钱也不是天掉下来,所以,郑老板开始婉言的拒绝。

    这一拒绝,给村民落下了话柄,说是这郑老板发财了,不认老乡了,又说郑老板有了钱,忘了自己的根,到最后,那些村民见还借不着钱,干脆不让郑老板回老家了,只要见到郑老板的车子,一般都会直接弄个什么大石头把马路给堵。

    郑老板曾尝试跟村民交流,也同意给村里给村里修路架桥,甚至提出给村里建栋小学,但村民不同意,说郑老板那么有钱,多的都数不过来了,应该给他们在梧州买栋房子,让全村人到城里去生活,告别这个乡下。

    知道真相的我,对那些村民也是无语了,那郑老板再有钱,也是他家的,跟这些村民有啥关系?再说,人家已经答应修路架桥,还给建小学了,这已经算好的,像我老家那边,有些有钱人,发财了,谁还记得自己老家哪的,至于修路架桥的事,更加别提了。

    所以,刚下车,我便知道,这溜驼子村恐怕不是那么好进。

    这不,我们这边刚下车,从村内跑出来几个村民,四十来岁的年龄,一见我们,那些村民也没说啥,当眼神瞥到郑老板媳妇后,那几个村民脸色一变,立马朝村内跑了进去,一边跑着,一边吆喝着,“大家别睡了,郑抠门一家人回来祭祖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瞥了郑老板媳妇一眼,发现她冲我苦笑一声,说:“陈九先生,这事你别插手,我会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让司机给她找了拐杖,一个人摸着朝村内走了进去,我怕她会摔倒,立马跟了去,她说:“不用了,你在村口等我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瞥她,又看了看这溜驼子村,还是有些不放心,说:“你放心,我在边看着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扭头朝梨花妹喊了一句,“梨花妹照顾好雨欣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哦了一声,跟谢雨欣在村口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去,而那司机则一直守在车子边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再说话,扶着郑老板媳妇进入溜驼子村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几十步,郑老板媳妇告诉我,说她老家在左边第三栋房子,又说了一些他们在这村子所发生的趣事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我们进入村子,那郑老板媳妇说,先去一趟村长家里,说是村长在这村子算较好说话的,找他商量,找那些村民商量有用。

    我也没说什么,问她村长家在哪,她说从左边开始数,第六栋。

    我数了数,发现那第六栋房子颇为寒酸,还是土砖搭建的房子,而周边那些房子看似挺矮的,却都是现代化的红砖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扶着她朝村长家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瞧要到了,陡然,从右边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,扭头一看,好家伙,足足有四十来人,一个个手里拿着扫把、棍子,看那架势是要赶我们出去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媳妇显然也是听到这声音了,说:“陈九先生,你先走,我来应付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让那郑老板媳妇把拐杖给我用一下,又说了一句,“没事,今天我看谁敢拦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扶着她继续朝村长家走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