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55.第1446章 做七(33)
    但见,那毕若彤脸色一沉,下意识提了提衣,腹部的位置露出一只燕子的纹身。(@¥)

    我呼吸一紧,玛德,咋回事,她也有纹身?

    这特么太扯淡了吧?

    原本我以为这燕子纹身颇为神秘了,怎么现在成了烂大街的白菜了,这…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凑了过去,听见到那毕若彤朝我罢了罢手,意思是让我别声张。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她这什么意思,让我别说?

    不对啊,倘若她真有那纹身,应该说出来才对啊!

    我也顾不那么多,立马问了一句,“你咋有那个纹身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梨花妹好似也听见了,凑了过来,问我:“九哥哥,你说什么,若彤也有那个纹身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不再说话,脑子则迷糊的很,觉得这毕若彤的动作过于做作了,特别是她拉衣时,那个动作好似生怕我看不见,特意推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“若彤!”那梨花妹朝毕若彤走了过去,疑惑道:“你也有那个纹身?不对啊,以前跟你洗澡时,没发现啊!”

    那毕若彤听着这话,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原本还沉着的脸色,一下子变得愉悦起来,紧接着,她猛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笑的是那么莫名其妙,笑的那么令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别说我,连梨花妹也是懵了,不可思迪地盯着毕若彤。

    她足足笑了十几秒钟方才停下来,陡然,她脸色一变,直勾勾地盯着我,盯得我有心里有些发毛,主要是那眼神充满了怨恨,好似我是她杀父仇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盯着我看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便转身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想追去问明白,毕竟,她这番动作太过于忽然了,令人有些摸不清头脑,但梨花妹说,她那个闺蜜这样,不用管她,还是先弄好谢雨欣的事。

    我一想,也对,目前这谢雨欣的事,也捣鼓的差不多了,是时候领着她去郑家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哦了一句,也没再去管毕若彤的事,毕竟,现在的小姑娘娇生惯养,都有些公主病,做事也是全凭个人喜欢而定。

    不过,我脑子却一直记着她腹部的那只燕子纹身,我把这纹身的事,又问了一下梨花妹,她信誓旦旦地告诉我,她以前跟毕若彤洗澡时,没见过她身有纹身,甚至说,那毕若彤身别说纹身,连痣都没有,干净的很。

    我又问她,那纹身咋来的,她给我的解释是,可能是纹身贴之类的东西弄去的,过几天没了。

    好吧,她都这样说了,我也不好再问下去,便带着种种疑惑,领着谢雨欣去了郑老板家,那梨花妹说是一个人旅馆无聊,也跟着我去了。

    当我们出现在郑家时,令我没想到的是,接待我的居然是先前在路要揍我的司机,一见我,他笑脸迎了来,说:“陈九先生,我们夫人在里面等你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抬眼瞥了谢雨欣一眼,又朝谢雨欣说了一句,“谢小姐也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谢雨欣点点头,也没说话,而我则嗯了一声,跟着那司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房里,我们见到了郑老板媳妇,她一个人坐在茶几边,听到我们的脚步声,她连忙起身,朝前面探了探,激动道:“是陈九先生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我应了一声,连忙走了过去,扶她坐下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扶她坐下,那谢雨欣脸色一红,扭扭捏捏的走了过来,叫了一声郑老夫,便躲在我背后。

    我哪能不明白她意思,她这是小三见原配才会表现出来的表情,当下,我也没点破,正准备开口,发现那郑老板神色激动的朝前面探了探,激动道:“雨欣,雨欣,你在哪,让我摸摸你。”

    那谢雨欣好似有些不愿意,直到我推了她一下,她才从我背后钻了过来,站在郑老板媳妇面前,任由郑老板媳妇的手掌在她脸抚摸。

    摸着,摸着,那郑老板媳妇眼睛变得湿润起来,豆儿大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,我能明显的看到她抚摸谢雨欣那支手颤抖的很,好似在抚摸自己心爱的宝贝一般。

    坦诚说,我不知道盲人的世界是怎样的,但我知道此刻郑老板媳妇内心是幸福的,那眼泪也是幸福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!”那梨花妹拉了我一下,压低声音说,“如果有一天,我眼睛看不见了,你会天天让我这样抚摸你吗?”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很多时候,我想不明白女人了,为什么看到感人的一幕,总会把自己代入其,说:“别瞎说,你眼睛好好的,怎么可能会瞎。”

    她嘟了嘟嘴,也不再说话,不过,身子却故意朝我这边靠了靠,黏的很近。

    这样的过了两分钟的样子,那郑老板媳妇已经哭成了泪人,却一直没开口说话,在那低声抽泣着,手头不停地磨蹭谢雨欣的脸。

    而那谢雨欣好似被摸得有点尴尬,整张脸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见此,我走了过去,对郑老板媳妇说:“好了,时间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梨花妹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她带着谢雨欣出去,那梨花妹会意过来,对谢雨欣说:“雨欣,我们先出去逛逛吧!”

    那谢雨欣好似也想走了,忙说:“好!”

    很快,她们俩走了出去,整个房剩下我跟郑老板媳妇,我开门见山地问了一句,“午让您准备的东西,都准备妥当了么?”

    她擦了擦眼泪说,“都准备好了,是你让找一个五百平的空地,有点意外,按照你的要求是这五百平的空地附近不要有建筑物,但你也知道梧州这两天在搞开发,这种地方很难找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低声道:“您意思是没这样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有倒是有,只是那地方附近有些…有些邪门。”她想了一下,支吾道。

    “邪门?”我不是很懂她的意思,听到她说:“对,那地方附近有个坟场,不知道可不可以,实在不行的话,我只能带你去乡下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