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54.第1445章 做七(32)
    那郑老板听完我的话,稍作沉思了一会儿,说:“这样,你先容我仔细想想。(&¥)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抬手死劲敲了敲自己脑袋,嘴里一直嘀咕着,“我记性咋那么差,这么重要的事居然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我在边也没说话,一直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他陡然说:“想起来了,洛东川先生除了说做七,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他说:“好像是什么八仙的,还提了何仙姑三个字,对了,他原话是这样说的,你这女儿不是凡人,自然要承受凡人不能承受的苦难,唯有用做七才能救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学着洛东川的语气,叹了一口气,“想八仙当的何仙姑,成仙之路,何等轻松,没想到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什么?”我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“他后面没说了,便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心却对洛东川佩服的很,他仅仅是看了谢雨欣几眼,便知道谢雨欣与何仙姑有关,而我则是通过纹身方能确定。

    想来我还是八仙,却不及洛东川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瞬间,我心情有点沮丧,也没再说什么,跟郑老板告了一个别,便打算回旅馆。

    在离开之前,那郑老板一而再的招呼我一定要救她女儿。

    离开看守所,我站在大马路边,脑子想起洛东川那句,何仙姑成仙之路何等轻松,便觉得他这话,绝对有另一层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何仙姑之所以成仙,之所以成为八仙之一,原因仅仅是因为吃了一颗什么仙丹,相其他几人,这何仙姑成仙的确是太轻松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吃…。

    我脑子一懵,玛德,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啊!

    传说何仙姑是吃了仙丹成仙的,而这谢雨欣吃的东西却是人肉,莫不成这里面有什么恩果报的说法在里面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洛东川说做七,也变得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传统的做七,又叫斋七、理七、七七等说法,从道家的角度来说,这做七原本属道家的一种礼仪,即每个月的初七,请七名道士朗诵经,其目的是祈祷天下太平,国泰民安。

    后来这种习俗传到民间,却成了一种图,与道教的地狱结构图完全相吻合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便有人认为这做七是一种因果循环,说的是,人活着时行了大恶之事,死后,其魂魄必然下地狱,接受地狱的惩罚。

    而活着的后人,想要让先人不接受惩罚,那只能替先人做七,说穿了,也是利用做七去赎罪。

    说到这种赎罪,其实是一种加以修辞的词语,说难听点,做七的赎罪,其实是去收买管理地狱的一些人员。

    但,你要是说收买,肯定难听,所以,这才将赎罪这个词用在这里,美名曰替先人赎罪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仅仅是关于道家对做七的说法,而根据民间默认的一种做七,是源于先秦时代的‘魂魄聚散说’,说的是人之出生,以七日为腊,一腊而一魄而,故此,有人出生后四十九日而七魄全的说法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人认为,既然生时是四十九日而七魂全,那么人死后,自然也得遵循这个规矩,便以七日为忌,一忌而一魄散,先人死后第四十九日而七魄散,做七的意义便成了祭送死者。

    此外,做七又因天气而定义,用那个时候的话来说,阴阳二气及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衍生万物,谓之七政,人得阴阳,五常而有七情,故天之道惟七。

    这话很好理解,阴阳二气代表晴天、雨天,若是遇到雨天则属阴,这一天日子不得算入期内,也是说,真正的四十九日是四十九个晴天。

    正所谓,天气像孩童的脸,说变变了,这四十九个晴天,真要算起日子的话,得二个月时间左右,甚至更长,主要还得看地域。

    而按照洛东川所说的做七,很有可能是道家虽说的那种做七,也是所谓的因果循环以及赎罪。

    而我一直想的做七,却是民间流传甚久的做七,这两种说法,看似都叫做七,实则操作步骤却是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好在我先前考虑到这点,让郑老板媳妇准备了两套做七的东西,说穿了,我那个时候也不敢确定是哪一种,是打算一样一样来试。

    现在么?

    估计不用试了,只能用道家那种做七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没久留,拦了一辆的士回到旅馆,直接对谢雨欣说,我带她去郑老板家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那谢雨欣一听到郑老板这三个字,整个人变得狂躁起来,时而站着,时而坐着,看的我很是郁闷,问她怎么了。

    她愣是不说话,一直在房内走着,走着,又坐下,坐一会儿又站起身,继续走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弄得很是郁闷,找梨花妹,希望梨花妹全劝劝她,哪里晓得,梨花妹一来,那谢雨欣变得更加狂躁了,时而笑,时而哭,把我们所有人看懵了,压根不知道咋回事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!”那梨花妹估计也是急了,拉了我一下,问我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我也不知道谢雨欣是什么情况,倒是那毕若彤在边说了一句话,点醒了我们,她说:“在雨欣的潜意识,她是郑老板的小三,你们说,她这样是不是因为害羞?”

    还真别说,很有可能是这样,毕竟,谢雨欣现在看去挺正常,但毕竟,她内心深处还是把自己当成了小三,而不是女儿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跟梨花妹对视一眼,右梨花妹去劝说,我则跟毕若彤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,那毕若彤缓缓关门,我掏出烟,点燃,吸了一口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大概在门口待了十来分钟,我一直在那抽烟,那毕若彤好似有些受不了这股烟味,皱眉道:“你能不能别抽烟了,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说话,将手的烟头掐灭,丢在地面,用脚踩了踩。

    在这时,门开了,开门的是梨花妹,她冲我招了招手,说:“进来吧,梨花妹已经答应跟你去郑老板家了。”

    我面色一喜,连忙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进门的一瞬间,我眼神被毕若彤一个动作给吸引了,再也移不开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