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53.第1444章 做七(31)
    那郑老板媳妇听完这话,仅仅是哦了一句,说:“你确定这样能救雨欣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点头道:“要是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可以。 ( . v o dtw . )”

    她没再说话,而是拉了她边那年妇人一下,那年妇人会意过来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妇人回来了,这次,她手里多了一把菜刀,她将那菜刀交给郑老板媳妇,听到郑老板媳妇说:“菜刀在这,命在这,你要,随便拿去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懵了,她估计是误会我意思,我所说的要她的性命做引子,意思是将谢雨欣那些毛病转到她身。当然,说是转,其实也有一种祝福在里面,大抵是用特殊的法门,将这对母女放置在特定的地方,最后用暗八仙做一场法事,能否成功,完全看她们自己的造化。

    当下,我把这一想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听后,呼吸一紧,伸手朝前面探了探,好似想抓我手,我连忙抬手朝前伸了过去,她一把抓住我手臂,激动道:“陈九先生,这样真的能救她吗?”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具体情况,我也不好细说,不过,眼下也没别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大致跟她说,让她准备好一些东西,又告诉她,我下午把谢雨欣接过来。

    那郑老板媳妇神色颇为激动,一个劲说好,又说,我招呼的事,她绝对会办好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她闲扯了几句,便准备离开,那郑老板媳妇本来想留我吃餐,被我婉言给拒绝了,她又提出让司机送我。

    这次,我没拒绝,跟着那司机离开郑家。

    路,那司机开着车,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,那司机觉得郑老板被抓是我告的密,一直没给我脸色看,而我试探性地问了他几个问题,他只说了一句,“我不跟你这种言而无信的小人的说话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也不想自找没趣,便坐在副驾驶的位置,睡了一个回笼觉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陡然,车子踩了一个急刹,我整个人猛地朝前倾斜过去,睁眼一看,发现那司机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有事?”

    他没有理我,而是从车坐下捞出一把扳手,照着我脑袋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看这一幕,我活生生吓得一大跳,一把抓住他砸下来的扳手,脸色一沉,厉声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伸出另一只手,紧握拳头,朝我太阳穴砸了下来,怒声道:“没什么意思,只是想杀你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他这身手,还杀我?

    要是搁在以前,我或许会有些害怕,现在么?

    我脑袋轻轻一扭,轻而易举地避开他砸落的拳头,听到哐当一声,他拳头砸在车窗前面的挡风玻璃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玻璃应声而碎,哗啦一声,碎了一地,全是那种一颗一颗的小玻璃珠子。

    那司机见一拳不成,举起拳头又砸了下来,正所谓泥菩萨还有三分火,我也是有些恼怒了,不待挥拳落下,一把抓住他手臂,用力一捏,听到他吃痛一声,整张脸一下子变了色。

    “够了,再闹下去,别怪我翻脸无情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先是从他手夺过扳手,后是举起扳手砸在方向盘,哐当一声,吓得那司机也不敢说话,双眼却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若说眼神能杀人,我估摸着,我已经被他杀了不下于十次。

    事情闹成这样,我也没了坐车的心思,打开车门,准备下去,那司机忽然开口道:“陈九,你若没救活雨欣,我老板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本以为这司机也是一普通司机,没想到还是个重情义的司机,不过,他的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我,那便是郑老板。

    下了车后,我给刘颀打了一个电话,问了一下郑老板被关在哪,他说,郑老板目前应该被暂时关押在警察局,要等判刑后,才会送走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拦了一辆车,直奔警察局。

    来到警察局,我把刘颀的名字一说,那些警察应该是知道刘颀,立马领着我去了一趟看守所,在看看守所的一间小房子里,我看到了郑老板。

    仅仅是一天没见,郑老板整个人憔悴了一圈,他被两名警察押着,手、脚带着重重的铁链。

    一见我,神色颇为激动,一开口是一句,“陈九先生,我女儿有救没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已经想到了办法,能不能救活,得看雨欣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办法好,有办法好。”那郑老板重复的说了好几句,陡然,整个人手舞足蹈起来,哈哈大笑起来,“雨欣终于有救了,我所做的一切值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那郑老板直接对我跪了下来,拼命磕头,嘴里不停说:“谢谢陈九先生,谢谢陈九先生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怪不好意思的,但考虑到郑老板的确杀了挺多人,心里感觉怪怪的,我不敢说郑老板是个好人,但他绝对是好父亲。

    “郑老板,我这次过来,是想问你一个事。”我扶起郑老板,朝他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在我对面坐了下去,应该是知道自己女儿有救了,他心情挺不错,“陈九先生想问什么,尽管问是了,我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是这样的,那个办法,我目前只是想出一点轮廓,具体怎样操作却还是迷茫的很,我想问问您,当初洛东川跟你说做七时,他有没有说其它话?”

    那郑老板一愣,忙说:“我也记得不是清楚了,这样吧,我媳妇那有洛东川先生的电话,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“我有他电话,那家伙不知道在搞什么,电话一直关机,还望您老再细想一下,因为他的话,很有可能影响到这事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丝毫没有危言耸听,原因在于,那洛东川既然说出做七能救谢雨欣,以我对他的了解,那家伙绝对不会说大话,相反,他是有十足的把握,才敢如此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