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2章 做七(29)
    但见,她腰间的位置,露出一个像燕子似得肉疙瘩,严格来说是一块肉,长的有点像燕子。

    一看这纹身,我立马将自己衣服撩了上去,稍微对比了一下,简直是一模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,我这个纹身有颜色,她那个纹身仅仅是肉色。

    要是没猜错,当初苏梦珂身上也有这么一个燕子纹身,那乔伊丝曾打趣我,说是这纹身是啥情侣纹身,而现在看来,这所谓的纹身绝非什么情侣纹身。

    在我看到这纹身的同时,那梨花妹忽然拉了我一下,“九哥哥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朝她瞥了一眼,问她怎么了,她说:“你不会因为这纹身,对她有那啥吧?”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看她这表情,她是早就知道谢雨欣有这么一个纹身了,只是担心我对谢雨欣有啥想法,一直瞒着我。

    而那谢雨欣在看到我胸口的纹身后,双眼睁得特别大,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“九哥哥,你也有这纹身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不知道怎样跟她解释,毕竟,两个人的纹身一模一样,真说没关系,谁也不会信,就朝她解释道:“这纹身应该跟八仙有关,具体事宜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脑子不由想起苏梦珂的纹身,若说这纹身跟八仙有关,那苏梦珂的纹身是咋回事?难道她也跟八仙有关?

    这不对啊,据我了解的,八仙只有一个女的,也就是何仙姑,而现在所有的事都指向谢雨欣跟何仙姑有关,那苏梦珂的纹身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压根想不明白咋回事,索性也没再想下去,便问了一下谢雨欣这纹身什么时候出现的,她说,她身上这个纹身,从一出生便有了,这些年一直是这个颜色,也没啥变化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沉如铁,盯着谢雨欣看了半天,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个情况,但脑子里却记住一件事,无论如何得救下谢雨欣。

    当下,我把这一想法对谢雨欣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听后,疑惑地看着我:“救我?为什么要救我?我这不是好好的么?”

    好吧,我估摸着她自身是没丝毫感觉,也没再问下去,随便的跟她扯了几句,让她好好休息,我、梨花妹以及那毕若彤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由于我那个房间有了上午那一幕诡异的事,我也不敢再睡进去,便另外开了一间房子,而梨花妹跟毕若彤则去了梨花妹房间。

    按说那毕若彤跟谢雨欣是一个房间,但想到谢雨欣吃人肉,吓得那毕若彤哪里敢跟她睡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翌日的早上五点左右,我早早的起床,还没来得及洗涮,便钻进谢雨欣房间,与昨天的情况一样,五点钟的谢雨欣眼神涣散,整个人好似变了一个样,坐在床边吃着那所谓肉干。

    我也没打扰她,悄悄地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要说人倒霉,啥事也能遇到,这不,我刚退出来,就发现穿着睡袍站在我后面,一见我,她脸色沉得跟什么似得,说:“九哥哥,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语气特别怪,我一听我就明白,她这是怀疑我昨天晚上在谢雨欣房间过夜,我特么当真是有口难辩,就说:“没啥,就想看看她今早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特意扯了扯衣服,意思是,我若真在她这过夜,肯定不会穿的这么整齐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梨花妹直接来了一句,“你想啥呢,我意思是问你,雨欣今天怎样?”

    好吧,是我想多了。

    我也没再说话,径直朝自己房间走了过去,那梨花妹也跟了上来,一进房,她直接躺了上去,说是她那间房早上噪音太重,睡不着,我这房间没啥噪音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没说啥,说了一句随意,便急匆匆地洗刷一番,直接出门拦了一辆车,径直朝郑老板家里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虽说那郑老板被抓了,他媳妇不是在么?

    来到郑老板家,由于时间太早,他家大门紧锁,我摁了几下门铃也没人开门,大概是七点左右,才有人开门,开门那人我认识,好像是郑老板家的司机。

    一见我,那人微微一怔,立马把大门给关上了,我连忙问了一句,“大叔,我找你们老板娘有事。”

    那人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也不说话,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哪能不明白他意思,无非是说郑老板被抓了,把这事怪到我头上来了,虽说这事跟我没啥关系,但既然是刘颀做的,我自然得承担,深叹一口气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陈九先生,你等等。”陡然,背后传出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郑老板媳妇在一名中年妇人的搀扶下走了过来,我连忙迎了上去,就听到她说:“司机不懂事,还望你莫计较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“您说的是哪里话,那事也的确是我的不对,本来答应你们的,只是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郑老板媳妇罢了罢手,笑道:“没什么,只是提前几天罢了,有钱被抓前,一而再地招呼我,切莫因为这事怪罪于你,来,陈九先生快请进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朝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由于她眼神不方便,做这动作的时候,明显有些偏了,我苦笑一声,也不好说什么,便朝房内走了进去,那郑老板媳妇则跟在我后面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,还没来得及坐下,那郑老板就问我:“陈九先生这次过来,想必是为了雨欣的事吧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犹豫,直接开门见山地说:“昨日给你雨欣测试了一番,发现她体质异于常人,一双眼睛更是能看见常人不能看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郑老板媳妇陡然哭了起来,眼泪簌簌而下,而她边上那名中年妇人则一直在那劝说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她好似恢复了一些,朝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抱歉了,让陈九先生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了一句没事,就听到她继续说:“就你刚才说的事,我曾经也听人说过一些,但都被医院那些检查报告给迷惑了,说是雨欣患上了什么癌症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