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1章 做七(28)
    那梨花妹显然是听出我的疑惑,连忙解释道:“这是我父亲教的,他说雨欣注定跟普通人不一样,每日必须在膻中穴刺上一下,以此释放她体内溢出来的阳气,否则,一旦时间,她的身体会出大问题,甚至会暴毙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微微一怔,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她不像是撒谎,如果真如她说的那样,那这谢雨欣恐怕天生是干抬棺匠的料子。

    我这样想是因为梨花妹说,那谢雨欣体内阳气过盛,还会溢出来,若是让这种阳气极盛的人来抬棺,试问一下,哪个死者能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我甚至可以想象,那谢雨欣往棺材边上一站,什么邪魅之物,绝对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激动起来了,再也坐不下去了,拉起梨花妹就准备走,但那梨花妹却不动,我问她怎么了,她说:“九哥哥,眼下不能考虑以后的事,必须先治好谢雨欣,否则,她随时会暴毙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她说:“头两年,我用绣花针刺入她膻中穴很轻松,而最近一个月,我刺入她膻中穴,能明显的感觉到她体内好似有坚硬的东西,要是没猜错,她体内的阳气用绣花针已经没作用了,据我父亲说,出现这种情况,倘若没找到合适的治疗方法,她的寿命快到终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还能活多久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“算上前面的日子,她的寿命可能只剩下五天左右,也就是说这五天内,你没能治好她,她可能活不下去了。”那梨花妹盯着我说。

    我一听,脑子一重,五天?

    那谢雨欣的情况已经这么严重了吗?

    我一直以为那谢雨欣仅仅是精神有点问题,可听梨花妹这么一说,这何止是精神问题,就连身体也出问题了,这特么当真是给我出难题。

    当下,我说:“你父亲有没有提到做七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说:“当初父亲并没有说怎么治愈她,只是说,当雨欣遇到对的人,才能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对的人?

    我一愣,立马想到洛东川,毕竟,那做七是洛东川说出来,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掏出手机给洛东川打了一个电话,失望的是,那家伙手机一直关机,压根打不通。

    这让差点没暴走,为什么每到关键时刻,电话总是打不通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见我神色不对,拉了我一下,“九哥哥,你也不用那么着急,既然那梨花妹跟何仙姑有关,现在又遇到你这个八仙宫宫主,想必你们的相遇是命中注定,说不定你回去后,理清自己的思路,便有办法救她了呢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深呼一口气,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,脑子不停地想做七的仪式过去,失望的是,压根跟谢雨欣的情况没任何瓜葛。

    咋办?咋办?

    我是真心急了,若说先前不知道谢雨欣的寿元只剩下五天,我或许会慢慢寻找办法,但现在么,根本没那么多时间给我去考虑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对梨花妹说:“我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缓缓起身,朝我问了一句,“九哥哥,你记得你答应过我,不会跟雨欣那啥哦?”

    我白了她一眼,“知道了,别没事瞎担心,你若再不坦白,我都以为你对我那啥了,要知道老刘多次对我说,你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她苦笑一声,也不解释,朝我说了一句,“行了,快回去吧,去救你的小心肝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朝我看了过来,正好我也朝她看了过去,四目相对,相视一笑,谁也没说话,就好似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良久,目光分开,我们俩拦了一辆的士,径直回旅馆。

    当我们回到旅馆时,时间已经是晚上的12点,那梨花妹估计是害羞,说是不跟我一同进去,等过几分钟再进去,我哪能不明白她意思,估计是怕她闺蜜取消她去拍拖了,也没为难她,便径直找到谢雨欣所在的房间,敲了敲房门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门开了,开门的是谢雨欣,至于那毕若彤不在了,我朝谢雨欣问了一句,“还有一个人呢?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说:“去梨花妹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见她也没请我进去的意思,又问了一句,“方便我进来吗?”

    她一愣,冲我尴尬的笑了笑,“不好意思,居然忘了,来,快进来吧,对于你的人品,我还是不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后脑勺,也不知道梨花妹跟她们说了啥,就拿梨花妹的那些个同学来说,一个个都好似对我挺了解的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客气,径直走了进去,在茶几边上坐了下去,大致上问了她一下,身体感觉怎样,有没有觉得异常。

    她说,身体跟以前一样,没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沉如铁,她越是这样说,我越是担心,毕竟,她说哪里不舒服,还可以对症下药,最怕这种身体看上去没啥问题,却能陡然暴毙。

    随后,我大致上又跟她扯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题,都是一些关于她平时的问题,在我们聊了七八分钟的时间,那梨花妹跟毕若彤走了进来,三个小姑娘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半小时的样子,我也没了心情再闲扯下去,抬头瞥了谢雨欣一眼,笑道:“雨欣,冒昧问一句,你身上有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纹身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死死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一怔,疑惑道:“纹身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对,就是纹身,有吗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“我从来不纹身的。”

    估计她是误会我意思了,我忙说:“不是后天纹上去,而是先天的纹身。”

    “先天的?”她想了想,继续道:“纹身倒没有,但我腰间有个很奇怪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脸色一红,我问她,是不是不方便,她摇头道:“也不是不方便,就是那东西生的有点奇怪。”

    我呼吸不由一急促,“能让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不问还好,这一问,她脸色更红了,那梨花妹更是在边上连连咳嗽,“九哥哥,女孩子的身子不能随便看的。”

    好吧,倒是我唐突了,心中不由有些失望,但那谢雨欣的下一句却让我再次燃起了希望,她说:“其实也没什么,九哥哥想看,就给你看吧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站起身,缓缓把衣服撩了上去,露出腰间那个纹身。

    仅仅是瞥了一眼,我眼神再也离不开了,死死地盯着纹身,整个人都抖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