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49.第1440章 做七(27)
    我一听,她这是变相告诉我,她隐瞒了我两件事,否则她绝对不会说这句话。(#¥)

    当下,我深深地望了她一眼,淡声道:“你想告诉我关于哪方面的呢?”

    她一愣,娇羞一声,“九哥哥,你真想知道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听到她说:“告诉你也行,不过,你得答应我一件事,知道后,你不准生我气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听她这语气,她所隐瞒的事应该不大,否则,她绝对不会这般语气,点了点头,示意她说。

    她说:“九哥,你作为八仙,知道八仙过海么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了一句知道,又听到她说:“那你知道八仙是哪些人么?”

    我白了她一眼,作为八仙,我哪能不知道八仙是哪些人,把吕洞宾等人的名字告诉她。

    她听后,神秘一笑,“那你知道何仙姑么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我一愣,何仙姑?这何仙姑是八仙唯一一名女性,传闻她的成仙过程很是幸运,仅仅是因为吃了一样东西,便成仙了。

    而她吃的东西,却有各种版本,有人说她十三岁时入山采茶遇见一位化作道士的神仙,那神仙给她吃了一个桃子,从此不饥不渴,洞知世事休咎,于景龙年间白日登仙。

    也有人说她十四岁时云游遇见吕洞宾,吕洞宾给她吃了一些云母片,从此能知人间祸福,常去罗浮山访仙,后其父母为她找了一个冯姓婆家,她不肯嫁人,于景龙年间的八月初八投井自杀,不知道何故,在第二年的八月初八白日登仙。

    类似这般版本不知何其多,不过都有相似之处,那便是何仙姑吃了某种东西,于景龙年间白日登仙。

    至于她吃的是什么,却是没人知晓。

    等等,梨花妹怎么说到何仙姑?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问她原因,她瞥了我一眼,缓缓开口道:“我父亲曾见过谢雨欣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示意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父亲曾说过谢雨欣或许跟何仙姑有某种关系,很有可能会称为八仙,只是,我父亲当初没点明,她会成为那种八仙,还是你们这种抬棺材的八仙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哪里还坐得住,若说刚入行那会,有人跟我提何仙姑等人的故事,我肯定会嗤之以鼻,但现在不同,从入行到现在,我接触过不少东西,这其有吕洞宾的火龙纯阳剑以及次在香港弄到的芭蕉扇,这两种兵器皆是来自于八仙之一。

    若说我们这个八仙,跟那个八仙没有关联,打死我也不信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见我脸色不对,神色一萎,“你果真在乎她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她一眼,嘀咕道:“这不是在乎,这是行业内的大事,倘若说谢雨欣真与何仙姑有着某种联系,你知道这意为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有些激动,很多时间,我一直在纳闷蒋爷那句,八仙聚,聚八方,翼龙当空是啥意思,直到现在我才算摸到一点门道,他说的应该是将八仙聚在一起,至于后半句聚八方,翼龙当空是啥意思,却是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我也没心情再想下去,因为我所有的心思全在那谢雨欣身,倘若说谢雨欣与何仙姑有关系,那她身绝对有特殊的印记,例如我左胸有个纹身,郎高身也有个纹身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心思在这待下去,满脑子全是谢雨欣会不会有纹身,对梨花妹说,“我们回去吧?”

    她好似不太愿意,在我身盯了一会儿,缓缓道:“还有一个关于我的秘密,你不想知道?在你心里,我还不如一个谢雨欣吗?”

    我一愣,瞥了她一眼,总觉得这梨花妹怪怪的,不过,看到她表情,我反倒有些明白她为什么会隐瞒这件事,要是没猜错,她是担心我对谢雨欣有啥想法。

    毕竟,那谢雨欣要是没出意外,很可能会成为八仙,一旦成为八仙,那么跟我朝昔相处的时间多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白了梨花妹一眼,说:“你瞎想什么呢,你真以为我会跟谢雨欣发生点啥?”

    不说还好,这一说,那梨花妹直接抽泣起来,说:“难道不是吗,一个乔伊丝,我忍了,一个程小程,我也忍了,还有那个温雪,我也忍了,因为我出现的她们晚,但这谢雨欣我绝对不能忍,因为你注定是我男人,我绝不会让你沾花惹草。”

    醉了,我真醉了,这什么跟什么啊,说:“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,我跟谢雨欣怎么可能会有故事,顶多是拿她当同事,再说,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情去谈感情之类的事么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声音有些沮丧,脑子一下子想到颜瑜跟苏梦珂,便把颜瑜跟苏梦珂的事跟她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我眼角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完后,问我:“那你以后咋办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“能怎么办,走一步算一步吧!!或许如某个名人说的那般,每个人来到这个世间都有自己的使命,当我的使命完成后,指不定每个靠近我的女人不再会受伤,不再会殒命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哥,我不怕!”她一把挽住我手臂,嬉笑道:“你师傅说,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

    我翻了翻白眼,说实话,我对这梨花妹仅仅是拿她当妹一样相处,有些时候,我甚至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晚辈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说:“行了,别扯这个了,现在能告诉我你的那个小秘密了?”

    她白了一眼,“什么叫我的小秘密,其实也是跟这件事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我一愣,问道:“到底怎么个事?”

    她再次白了我一眼,嗔道:“九哥哥,你肯定看到了,只是你没说出来罢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立马明白她在说什么事,要是没猜错,她应该是指她拿绣花针刺谢雨欣膻穴的事,说:“你是指膻穴的事?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开口道:“我每天都会在她膻穴刺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她,满脑子全是疑惑,只觉得她这做法太那啥了吧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