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9章 做七(26)
    .. ,抬棺匠

    那谢雨欣见我没说话,死劲晃了晃我手臂,朝我怀里钻了进来,不偏不倚,这一幕正好被梨花妹跟毕若彤看见了,也不晓得她俩脑子想的啥,那梨花妹走了过来,一把抓住谢雨欣手臂,用力一拉,“谢雨欣,你够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莫名其妙,这梨花妹先前还是好好的,咋出去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似得,正准备说话,就听到谢雨欣迷茫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梨花妹,你干嘛啊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都有些搞不懂她们之间到底啥关系了,没发生这事之前,她们几人关系还挺好的,但梨花妹的下一句话,我完全明白了,她说:“别缠着我九哥哥,我跟你说过多少次,我能容忍你任何事,唯独在九哥哥的事情,我绝对不会让半步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捣鼓老半天居然是吃醋,就朝梨花妹说了一句,“行了,我跟她没啥关系,你是不是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嘟了嘟嘴,“我都没钻过你怀抱,她凭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就说:“行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情况,咋还跟她计较上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梨花妹好似小老虎似得,面色巨变,“九哥哥,你不知道她在学校的情况,别看她斯斯文文的,抢了我们学校不少女同学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有点反应不过来,就感觉这梨花妹好似知道谢雨欣不少事,只是,既然她知道这么多,为什么先前不告诉我?

    当下,我朝梨花妹看了过去,正准备说话,手机嗡的一声响了一下,掏出来一看,是刘颀发来的短信。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这短信的内容肯定是跟梨花妹有关,于是乎,我借口说去厕所,便径直朝厕所走了过去,摁了一下查看键,短信的内容很简单,大致上是说,他十分怀疑梨花妹,又说作为警察,他的直觉很准,梨花妹绝对在隐藏着什么事,至于梨花妹是想害我,还是怎保护我,他说他也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看完短信,我缓缓推开厕所的门,露出一条缝,透过门缝朝梨花妹看了过去,就发现她好似正在跟谢雨欣说什么,神情颇为激动,而那毕若彤则在边上劝说梨花妹。

    坦诚而言,我印象中的梨花妹,绝对不会因为这点事冲谢雨欣发脾气,她也绝对不会吃醋吃的这么明显,只能说,她看似在喝斥谢雨欣,实则恐怕这背后有故事。

    具体是啥故事,我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,我能确定的是,梨花妹绝对不会害我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她要是想害我,早就有机会了,完全没必要把我来梧州,再害我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深呼一口气,将那条短信删除,又洗了一把脸,朝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我过来,那梨花妹的语气好似缓和了一些,对那谢雨欣说:“行了,我啥也不想说了,你抢别人男朋友,那是你的本事,我管不着你,但你敢打九哥哥的主意,我会豁出这条命,因为九哥哥是我的全部。”

    “梨花妹!”我走了过去,在她肩膀拍了一下,她扭头瞥了我一眼,立马换上一副笑脸,冲我甜甜一笑,“九哥哥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本来是想直接问她,但考虑到边上有外人在,也不好问,就对她说:“行了,别闹了,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,跟我在一起的女人,没一个落个好下场,我不想害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怕她在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,便朝谢雨欣走了过去,在她边上坐了下去,淡声道:“雨欣,能问你个事么?”

    那谢雨欣的神色好似恢复了一些,抬眼望了望我,又望了望梨花妹,好似想说什么,但看到梨花妹后,她深叹一口气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自己有病吗?”我试探性地朝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一怔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把先前用罗盘跟红绳测试出来的结果告诉她,“雨欣,你身体异于常人,双眼也能异于常人,你能看到常人看不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面色一变,“你意思是我能见鬼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,就听到她继续说:“不,不是这样的,他们不是鬼,他们是恶魔,是要扼杀我的恶魔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神色变得异常紧张,隐约有发作的趋向,吓得我根本不敢深问下去,我怕再问下去,她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。

    这让我苦恼的很,本想着到谢雨欣打探点情况,没想到这小姑娘情绪波动太大,一旦触及到某些事,便会刺激到她,想要从她嘴里知道一些事,恐怕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不过,经过先前的一番动作,却让我明白这谢雨欣绝对有病,甚至可以说,她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**了,站起身,让谢雨欣好好休息,便对梨花妹说:“梨花妹,陪我出去走走?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想也没想,立马同意下来,那毕若彤想跟出来,我说了一句,“抱歉,我跟梨花妹要说一些关于她以后的事,不方便有外人在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,那梨花妹拉了我一下,意思是毕若彤不是外人,但我也顾不上这么多,冲那毕若彤尴尬的笑了笑,便领着梨花妹径直走出旅馆。

    刚走出旅馆,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那梨花问我去哪转转,我想了想,淡声道:“去河边吧!”

    由于我们住的地方离河边有些远,我们搭了一辆车,径直去河边。

    到了河边后,可能是晚上的缘故,河边有不少情侣在那漫步,偶尔还能看对几对野鸳鸯抱着对方狂啃,看的我脸色一阵红,本以为河边是散步的好地方,谁曾想到会遇见这种事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跟我脸色差不多,也是一片绯红,就连说话的声音也低的要命,用呢喃软语来形容也不足为过。

    在这种尴尬中渡过了约摸五六分钟的样子,我们谁也没说话,直到我们眼前出现一座亭台,才缓解这种尴尬气氛。

    那亭台边上有些跳广场舞的大妈,劲爆的音乐响彻很远,我朝梨花妹说了一句,“咱们去亭台内休息会?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我们俩走了过去,找了一处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去,那梨花妹则挨着我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刚坐定,我瞥了梨花妹一眼,淡声道:“梨花妹,我们认识挺长了吧?”

    她轻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又说:“既然这么熟了,我也不跟你拐弯了,有件事我特好奇,不知你能否替我解惑?”

    她神色一怔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是关于我的,还是关于谢雨欣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